• 控股股东申请破产重整,ST银亿还有近百亿短债迫在眉睫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9-06-20 07:42:59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等着ST银亿的还有一堆烦恼事。

    文/时代财经    黄银桥

    银亿.jpg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准备了将近一个月,先后两次延期,风雨飘摇中的ST银亿总算对深交所5月21日发出的问询函进行了回复。

    不过,在长达123页、包含15个问题的回复函中,ST银亿对于控股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以及控股股东债务情况两个关键问题,并未进行回应,且表示已向深交所申请延期至6月30日前回复。

    去年平安夜,因控股股东占用上市资金,ST银亿一笔规模仅3亿的债券逾期未还,并由此陷入债务违约危机,触发一系列诉讼、仲裁、银行账户被冻结、资产被冻结事件。今年5月6日起还被实行其他风险警示,从“银亿股份”变成了“ST银亿”。

    2018年全年,ST银亿累计发生控股股东及关联方占用资金31.93亿元,期间偿还了9.45亿元,但截至年底仍有22.48亿元资金被占用,该等资金占2018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14.92%。

    但一直等着股东归还占用资金的ST银亿恐怕有点困难。6月17日,ST银亿宣布,因持续面临流动性危机,且无法彻底摆脱,控股股东母公司银亿集团、控股股东银亿控股已于6月14日向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

    控股股东占用资金的关键问题之外,ST银亿对其余13个问题进行了详细回答,其中包括高端汽车制造业未实现承诺业绩的原因、未清偿债务、短期负债、应收账款、百盛麒麟应收利息、计提商誉等。等着ST银亿的还有一堆烦恼事。

    转型汽车产业引发五年首度亏损

    2016年初,ST银亿董事会正式提出“房地产业与高端制造业”总体战略部署,2016-2017年期间,银亿集团一口气收购了日本艾礼富、比利时邦奇集团、美国ARC集团,后两者被注入到上市平台ST银亿中。

    进军汽车高端制造业的短期效果立竿见影。2017年,尽管地产业务营收大跌47.69%,但在汽车零部件营业收入同比大增353.1%的拉动下,ST银亿的整体营收还是实现了29.1%的增长,达到127.02亿元。当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01亿元,同比增长134.76%。

    而且,来自汽车零部件的营业收入也迅速地超过了ST银亿原来的房地产主业。2017年达到80.73亿元,占总营收63.55%;2018年为51.23亿元,占总营收57.12%。

    但这样的好景并没有很长。2018年,汽车高端制造业的经营情况开始急转直下。这年,ST银亿的地产业务营收跌幅收窄逾一半至21.81%,但受汽车零部件的营收下滑36.54%的影响,ST银亿的整体营收同比下跌29.39%至89.7亿元。

    与此同时,比利时邦奇集团、美国ARC集团原定的利润承诺也无法兑现。

    按照收购计划,持有比利时邦奇集团的东方亿圣承诺2017年度、2018年度、2019年度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7.52亿元、9.17亿元、11.18亿元。持有美国ARC集团的宁波昊圣承诺2017年度、2018年度、2019年度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68亿元、2.62亿元、3.26亿元。

    其中,2017年度,东方亿圣、宁波昊圣分别实现净利润8.03亿元、2.72亿元,均超额完成了既定承诺。但2018年,东方亿圣、宁波昊圣净利润分别为-7.92亿元、692.46万元,与既定承诺相去甚远。

    因未兑现净利润承诺,东方亿圣计提了9.37亿商誉减值损失,宁波昊圣计提了8400.52万元商誉减值损失。受商誉减值损失的拖累,ST银亿2018年计提资产减值增加至13.47亿元,这对净利润产生同等额度影响。

    过去2018年,ST银亿实现净利润为-5.73亿元,同比大跌135.88%,这也是ST银亿最近五年首次出现亏损。

    ST银亿给出的解释是,2018年国内整车市场的下滑传导至上游汽车零部件行业,引起相关零部件生产商销售出现更大幅度的下滑。

    针对未达到承诺的情况,东方亿圣、宁波昊圣的原股东也给出了盈利补偿方案。最初,ST银亿是通过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东方亿圣、宁波昊圣,若实施补偿,东方亿圣、宁波昊圣原股东一方面要按取得的ST银亿股份进行补偿,另一方面要返还相应的现金分红。

    具体为,东方亿圣原股东应补偿的股份数为2.39亿股,返还的现金分红金额为1.67亿元;宁波昊圣原股东应补偿的股份数为4243万股,返还的现金分红金额为2970.34万元。这些应补偿股份,要么被ST银亿回购并注销,要么赠送给其他股东。

    不过,业绩补偿承诺虽在,但也很有可能像当初的净利润承诺一样落空。ST银亿直言,由于本次补偿方案涉及金额较大,且东方亿圣、宁波昊圣原股东持有ST银亿的股份存在质押情形,两者是否有能力以及是否愿意执行补偿方案,都存在着很大不确定性。

    近百亿短期债务迫在眉睫

    相较于转型不顺带来的业绩亏损,目前更让ST银亿焦头烂额的是一堆迫在眉睫的债务问题。

    由于控股股东资金流动性困难,ST银亿的外部融资形势目前面临严峻考验。因部分金融机构未按批准额度给予续贷或展期,截至6月18日,ST银亿的逾期贷款已经达到26.46亿元,其中仅1.35亿元取得银行展期批复。

    这只是冰山一角,截至2018年底,ST银亿有合计91.55亿元的短期借款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包含“15银亿01”及“16银亿04”两期公司债)需要在2019年解决。

    据ST银亿最新披露,这91.55亿元短期债务中,已偿还4.19亿元,已办理好展期手续2.18亿元,预计可以展期15.96亿元。

    此外,根据目前与金融机构协商沟通情况,比利时邦奇银团贷款2.4亿欧元(折合人民币18.83亿元)及宁波邦奇银行贷款4.9亿元预计可以继续按借款协议约定的还款期限进行偿还,前者期限为2020年底,后者分期偿还,最早一笔在2020年5月,最后一笔在2024年8月。

    排除掉那些预计可以展期的贷款,2019年6-12月ST银亿尚需偿还45.49亿元。

    此外,还有部分不确定的债务,ST银亿也需要考虑。2019年7月、2019年8月,ST银亿发行的“16银亿05”、“16银亿07”两期公司债将进入第一次回售期。若投资者全部行使回售选择权,ST银亿需要斥资7.98亿元进行赎回。

    算上前述45.49亿元,ST银亿合计在2019年底之前尚需偿还的短期债务有可能达到53.47亿元。

    针对短期债务的偿还情况,ST银亿算了一笔帐,预计全年度现金可以达到基本平衡。

    其中,2019年预计资金来源共计161.86亿元,主要包括经营性销售回款90.64亿元、循环融资贷款13.21亿元、出售金融资产及股权回款15.02亿元、收回合作项目股东投入4亿元、应收款回收38.72亿元(包括大股东资金占用22.48亿元)以及其他资金流入0.27亿元。

    而2019年度其预计资金支出共计166.24亿元,主要包括:材料、动力及物料等采购53.54亿元、固定资产及无形资产研发投入11.75亿元、房地产项目工程款10.43亿元、偿还贷款本金及利息64.65亿元、支付税款6.71亿元、人员工资及社保13.21亿元、营销及管理费用支出5.74亿元,以及其他经营性资金需求0.21亿元。

    虽资金支出超出了来源的4.38亿元,但ST银亿称,考虑到公司还有7.47亿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全年收支基本平衡。

    乍看起来,情况似乎没有想象中危急,但这笔建立在理想状态下的账却未必经得起考验。

    在ST银亿的资金来源中,有一项包括了控股股东占用的22.48亿元,这笔资金在控股股东申请破产重整的前提下,2019年能否收回尚不得而知。而高达90.64亿元的销售回款,也需要前期足够的现金投入才能实现,这对于基本丧失外部融资能力的ST银亿来说难度不小。

    ST银亿也不讳言,若2019年对外投资及应收款回款计划落实不理想,则短期偿债能力的确面临一定风险。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破产重整 银亿 的报道

  • ·新三板“破产第一股”ST展唐重整启动(2018-06-05)
  • ·控股股东申请破产重整,ST银亿还有近百亿短债迫在眉睫(2019-06-20)
  • ·区块链峰会遭突击检查,严监管信号灯亮起(2017-08-22)
  • ·布局大健康产业 恒大健康上半年营收近6亿(2017-08-22)
  • ·经营现金流继续为正,碧桂园财务管控水平提升(2017-08-22)
  • ·碧桂园可售资源超2.7万亿,5000亿新目标被说“太保守”(2017-08-23)
  • ·60亿元理财方案被否背后 方大炭素上涨记(2017-08-22)
  • ·联手阿里健康 GSK“触网”开卖HPV疫苗(2017-08-22)
  • ·21个涨停板 华大基因闪现游资身影(2017-08-22)
  • ·潘石屹的SOHO 3Q要全国扩张,但它的盈利仍然成谜(2017-08-23)
  • 深圳不能仅仅是在经济领先,只实现经济现代化,还需要在民生、文化等方面补足短板,推动政治现代化、文化现代化、社会现代化、生态现代化。

    继对在岸、离岸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双双破7作出官方回应后,8月7日,网络有消息称,央行将自2019年8月10日起降息0.25个百分点。当晚,央行微信公众号辟谣,称此为假消息。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此次报价行扩围,增加城商行、外资行和民营银行,在很大程度上更加全面地参考了整个银行业不同的风险偏好。”

    今年上半年,我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8%,但从投资结构来看,制造业投资增速仅为3%,与去年全年9.5%的增长相比,下滑幅度较大。

    多位业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自今年5月21日郝鹏兼任国资委主任以来,更有利于党委与行政工作班子加快形成改革共识,快速推进改革举措落地实施,提高效率。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