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康达尔退市风险未解除,与中粮纠纷案或引发资金短缺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9-05-22 20:10:35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京基集团掌权后的*ST康达,不再愁于股权之争,但从*ST康达发布的31页回复函中可以发现,这家公司依然存在着很多问题。

    文/时代财经    黄银桥

    康达尔.jpg

    准备了一个星期,*ST康达在5月21日晚间对深交所发出的问询函逐一进行了回复,内容涉及房地产销售收入确认与成本归集、部分预付投资款商业实质、业绩的季节性波动、同业竞争、控股股东质押率等六大方面问题。

    京基集团掌权后的*ST康达,不再愁于股权之争,但从*ST康达发布的31页回复函中可以发现,这家公司依然存在着很多问题,京基集团需要收拾的“烂摊子”还有不少。

    8750万预付投资款成谜

    康达尔2018年年报“其他非流动资产”项下显示,*ST康达存在合计8750万元的预付投资款。其中,第一笔投资款为*ST康达于2018年1月向深圳君合民汇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支付的1500万元合作意向金,用于寻找优质农业并购项目,但合作期限后,君合民汇未退还该笔款项。

    第二笔投资款为*ST康达于2018年3月向深圳前海光信创新并购投资有限公司支付的5000万元委托投资款,用于投资“深圳城市更新类项目”,目前*ST康达尚有3650万元投资款未收回。

    第三笔投款为*ST康达于2018年8月以商务顾问费用名义向深圳市启晖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分2笔转账支付3000万元和600万元,用于山海上园预付投资款。但*ST康达未找到与启晖投资签署的相关协议。

    *ST康达表示,截至目前公司前董事长罗爱华等人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等案仍在审查起诉阶段,相关涉案人员已被采取强制措施,且目前案件尚无司法结论,公司暂无法判断其商业实质。

    年审会计师给出的核查意见则显示,前述三笔投资款目前处于“死无对证”的状态,*ST康达未能提供与前述三家公司签订投资协议的合同及用印审批流程。

    公司前管理层被刑拘,加上对8750万元预付投资款商业实质存疑,导致*ST康达2018年财务会计报告被会计师出具保留意见,内部控制报告审计意见为否定意见。此外,*ST康达2017年财务会计报告和内部控制报告均被会计师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此外,截至2018年底,*ST康达所有权或使用权受到限制的资产涉及货币资金、存货、固定资产以及无形资产等合计约7.89亿元,同比增加87.41%,大幅增加的原因主要是与中粮深圳公司的股东出资纠纷案。

    2018年1月,中粮深圳公司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请求查封、扣押冻结*ST康达价值约5.19亿元的财产,其中*ST康达在售山海上园二期项目中65套房源在资产保全过程中被查封,后于去年12月被解封。

    *ST康达表示,由于上述纠纷案导致查封冻结公司资产金额较大,致使公司流动资金使用受限,可能出现资金短缺、公司房屋销售存在障碍、相关房屋预售合同履约受到影响。

    如何规避同业竞争

    在经过与*ST康达原第一大股东华超集团多年的股权争夺之后,京基集团于去年11月正式成为*ST康达的真正控制人,拿下*ST康达控制权之后的京基集团,又在今年3月26日涉足另一A股上市平台——阳光股份,计划受让阳光股份29.12%股权。

    *ST康达、京基集团、阳光股份三家公司都涉及房地产业务,因此这三者之间的同业竞争问题亦引起了市场的关注。

    于回复函中,*ST康达首先厘清了三者的具体房地产业务状况。*ST康达主营业务为饲料生产、自来水供应、房地产开发、公共交通运输、商业贸易、养殖业、房屋及土地租赁、物业管理、金融等。主营业务中存在的房地产开发项目所在地均位于深圳市,物业管理业务均是对自有开发楼盘提供物业管理服务。

    京基集团的主营业务为房地产开发与经营、商业经营与管理、酒店投资与管理、物业管理等。

    阳光股份主营业务目前及未来均以投资性房地产出租与资产管理为主,主要聚焦在京津沪地区不良、低效资产的收购、改造、提升和退出。2017年转让天津杨柳青开发项目后,阳光股份主要销售物业为北京阳光上东及成都锦尚项目的尾房和车库,近几年来没有开发新的房地产项目。

    *ST康达指出,在房地产开发业务方面,京基集团与*ST康达存在相同、相似业务。但因阳光股份主营业务以投资性房地产出租与资产管理为主,已逐步退出房地产开发业务,现有房地产开发销售收入为销售住宅、商住等开发库存销售,阳光股份近几年来没有开发新的楼盘,阳光股份与*ST康达、京基集团之间不产生实质性竞争。

    在商业管理与经营方面,京基集团控制的深圳市京基百纳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与阳光股份存在同业竞争或潜在同业竞争,但*ST康达与阳光股份之间在商业管理与经营业务方面不存在同业竞争或潜在同业竞争。

    在其看来,*ST康达、阳光股份都与股东京基集团存在同业竞争,但*ST康达、阳光股份两个上市平台基本不存在同业竞争问题。

    为解决与*ST康达的同业竞争问题,京基集团已作出关于避免同业竞争的承诺。至于阳光股份,京基集团在成功受让股权后,将把商业管理与经营的业务优先提供给阳光股份。

    市场普遍认为,京基集团强势入主主要是看中了*ST康达持有的大量廉价土地,这无可厚非。另一方面,京基集团持有*ST康达的股权也成为其融资的重要方式。

    截至2019年5月8日,京基集团已将持有*ST康达的41.65%股份全部质押。*ST康达称,京基集团质押股份是为了满足京基集团及其控制的部分企业的流动资金需求。目前,京基集团所持有的*ST康达股份质押融资余额为20.34亿元。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康达尔 退市 的报道

  • ·控制权之争升级:康达尔停牌,京基提请罢免董事长(2018-05-05)
  • ·万科回应:康达尔事件不影响祝九胜履职总裁(2018-05-10)
  • ·康达尔“披星”,董事会换届再燃争权战火(2018-06-29)
  • ·康达尔答深交所问询函:允许京基代表出席后续董事会(2018-07-08)
  • ·股东会被取消,康达尔年报审计机构“难产”(2018-07-26)
  • ·康达尔年报审计机构终过审,但仍存暂停上市风险(2018-08-10)
  • ·董事长被刑拘、CFO失联,京基集团“夺位”康达尔(2018-08-13)
  • ·康达尔控制权之争的下半场:京基集团“反客为主”(2018-09-04)
  • ·康达尔退市风险未解除,与中粮纠纷案或引发资金短缺(2019-05-22)
  • ·深圳两宗地逾期未开工或受罚,康达尔将着手申请听证(2019-06-15)
  • 农业部公布数据显示,7月份400个监测县生猪存栏环比减9.4%,同比降32.2%,全国规模以上生猪定点屠宰企业屠宰量1730.34万头,环比减1.6%,同比降11.3%。

    中央预算支持是普惠养老、城企联动的政策重点。蒋洪卫:“与试行方案相比,此次发布文件最鲜明的特点就是中央预算内投资对普惠养老的支出力度进一步加大。”

    《市场准入负面清单(2019年版)》在保持原有框架的基础上,进一步缩短了清单长度、减少了管理措施、优化了清单结构,既确保了清单的稳定性和连续性,又增强了清单的科学性和规范性。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根据央行此前公告,9月16日生效的全面降准幅度为0.5%,释放资金约8000亿元。央行相关负责人称,降准可有效增加金融机构支持实体经济的资金来源,还降低银行资金成本每年约150亿元。

    今年1-9月新增企业12379家,其中内资11829家,外资550家;注册资本1亿元以上的164家,5000万元以上的446家,1000万元以上的2253家。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