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挤入印度前五后,OPPO子品牌回归国内,今年销量目标2000万台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9-05-17 10:07:16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尽管多次“回避”关于出货量目标的提问,但李炳忠最终还是透露了个“小目标”:希望2019年能够轻松超过2000万台。“这对于我们来讲也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毕竟是成立不到一年的品牌,希望我们能够创造奇迹。”

    文/时代财经    罗燕珊

    新选手的机会_meitu_3.jpgrealme CEO李炳忠

    手机江湖又出现一个新的弄潮儿,realme正式进入国内智能手机市场。

    过去一年,从OPPO单飞的realme已在海外入驻10个市场并有所收获,这是其首次回到中国市场。

    realme X系列新品价格段在1000-2000元之间,结合配置和售价来看,其对标的友商被认为是红米无疑。但摆在面前的现实是,国内手机市场竞争早已陷入胶着状态,作为新选手的realme还有机会吗?

    海归新选手

    早在一年前,realme便以OPPO子品牌身份首次亮相印度市场。随后的两个月内,realme背后的注册公司深圳锐尔觅移动通信有限公司和执掌人李炳忠等信息浮出水面,realme的独立引发了外界对于“realme是否为第二个‘一加’”的热议。

    但细比之下,两者仍有明显区别。相似的是,realme与一加都是从OPPO衍生而来,并且由OPPO得力老将带领。不一样的是,一加一开始便是国内外市场同步发展,并且售价普遍在3000元或以上,属中高端品牌。而realme则从印度出发,海外发布的机型价格在千元以下,走性价比路线,主打电商销售渠道,暂无布局线下渠道的计划。

    可以确定的是,OPPO认可子品牌发展策略并“乐此不疲”,毕竟无论是一加还是realme,都在海外市场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2018年,一加已跻身全球高端智能手机(售价400美元以上)市场份额前五。“新手”realme今年一季度在印度市场以6%的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五位,排名第四的为OPPO,其市场份额为7.6%,两者相加已经可以追上第三名。

    虽然外界将realme对标红米,但李炳忠在强调“性价比永远不会成为realme做产品的出发点”,“做出让年轻人惊喜的产品”才是出发点。显然,李炳忠不想让外界将realme与“死磕性价比”的红米作直接对比。

    谈及先在海外市场起家再回国内的发展路径,李炳忠在接受时代财经等媒体采访时解释称,这和其此前在OPPO的从业经历有关。“我负责OPPO海外业务的5年时间,从三个市场做到三十几个国家。所以,我对海外是非常熟悉的。而从印度做起,除了我个人的经历以外,印度也是一个有十几亿人口的国家,和中国一样,智能手机市场有非常大的潜力。”

    时代财经了解到,realme已经先后进入印度、印度尼西亚、越南、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巴基斯坦、埃及、缅甸和新加坡等10个市场。李炳忠表示,回到中国市场后,接下来会进入欧洲和俄罗斯市场。

    不做小众品牌

    事实上,realme在国内市场的竞争对手远不止红米,小米、华为、荣耀、vivo甚至OPPO都是其竞争对手,市场竞争的激烈程度不言而喻。但李炳忠认为,现在是realme回国的恰当时机。一方面品牌集中度越来越高,行业期待新品牌的出现。另一方面realme是为5G而来,其对于2020年5G市场的爆发有很高的期待。

    李炳忠明确表示不希望realme成为一个细分市场的小众品牌,同时透露realme将是国内市场第一批推出5G手机产品的厂商。

    尽管多次“回避”关于出货量目标的提问,但李炳忠最终还是透露了个“小目标”:希望2019年能够轻松超过2000万台。“这对于我们来讲也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毕竟是成立不到一年的品牌,希望我们能够创造奇迹。”

    realme瞄准的年轻人市场有多大?realme 产品总监王伟对时代财经表示,年轻人是一个概念性的描述词汇,不过从所谓更原点的核心人群来说,的确会偏向大学生人群,但realme更多的是瞄准喜欢年轻潮流的人群。

    不过,从价格段来看,由于2000元以下市场体量在增大,机会也相应地更多。“2000元以下的市场基本能占到整个市场的70%,这个市场非常大,不像游戏手机或者是老年手机那样细分,用户换机周期也比较短”。

    调研机构Counterpoint研究总监闫占孟进一步告诉时代财经,近两年,消费者升级趋势明显,千元以下市场份额在缩小,相应地1000元-2000元的手机市场空间在不断增长。

    Couterpoint数据显示,在手机寒冬季,2018年150美元-250美元价位手机销量(大致对应1000元到1800元市场)仍逆势上涨18%。

    回归国内市场,realme有哪些海外市场经验能够适用?realme全球市场营销负责人徐起对时代财经表示,“第一点在于跟用户的沟通和交流,这在去年给我们提供了很多宝贵的经验,这也是我们为什么把养成系放在非常重要地方的原因。第二,还是要打磨一个好的产品,产品才是一切竞争的根本。”

    虽然realme是新品牌,但其背靠OPPO大树,这点实际上是最大优势之一。据李炳忠介绍,目前OPPO为realme提供供应链采购和生产制造支持。

    目前,年轻的realme尚没有给自己设下太多限制。“对于realme产品来讲,我们永远遵守最佳策略,绝不会推出所谓的机海战术。对于我们推出产品的价位段来讲,我们没有太多的价位段限制,是根据我们战略的选择以及消费者的需要而定。”李炳忠说。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手机 OPPO realme 的报道

  • ·360手机李开新:已能“养活自己”,未来出货目标一千万(2017-11-29)
  • ·AI、全面屏、区块链,智能手机真创新还是伪噱头?(2018-03-21)
  • ·“非洲之王”上市终止,传音手机借壳计划落空(2018-06-14)
  • ·格力手机卷土重来,家电企业还能做好手机吗?(2018-06-20)
  • ·Find X不负旗舰之名 OPPO藉此登陆欧洲市场(2018-06-22)
  • ·游戏手机卷土重来,华为不看好的业务出路在哪?(2018-06-27)
  • ·将推游戏手机? 华为官方:没有规划(2018-07-03)
  • ·三星华为“站位”,可折叠屏手机提前开战?(2018-07-07)
  • ·补救印度市场,三星扩厂对垒“中国军团”(2018-07-12)
  • ·TCL集团半年业绩“飘红”,但手机业务依然很尴尬(2018-07-14)
  • 越接近21世纪,服装的款式、颜色、面料便越多样,颜色丰富、款式大胆的衣服打破了中国人保守的心,大家不再认可整齐单一的服装款式。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孙正义在采访中仍显得云淡风轻:“这些公司将在10年内产生可观的利润,与之前相比,今天到处出现的小危机只不过是小孩子的游戏。”

    刚刚成立的新中国,急切地需要大量粮食以解决人民吃饭问题,因此如何在解决人民的穿衣问题的同时,避免棉花和粮食争地,也就成了当务之急。

    接受采访的业内人士表示,央地收入划分改革、增加地方收入不但是“及时雨”,也是对今后地方能够继续积极实施减税降费的“未雨绸缪”。 

    2017年济南市GDP为7200亿元,在26个省会城市当中排名第10,低于长沙、合肥、西安等传统中部和西部大省的省会。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