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一路狂奔”到“弃店保命”,生鲜“新物种”转战“菜市场”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9-04-18 16:08:08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今年盒马鲜生、京东7FRESH、苏宁苏鲜生等生鲜“新物种”商超均放缓了开店步伐,转而向菜市场这一“小业态”进军,生鲜“新物种”的光环已逐渐褪去。

    文/时代财经    黄淑妹

    3.jpg

    4月16日,据多家媒体报道,美团旗下的新零售业态“小象生鲜”位于江苏常州的三家门店将于4月18日起全面停止营业。时代财经向美团方面求证,对方回应称,“因经营表现不佳,小象生鲜进行了试点期内调整。”美团方面表示,这是行业性问题。

    确实,不只是小象生鲜,今年盒马鲜生、京东7FRESH、苏宁苏鲜生等生鲜“新物种”商超均放缓了开店步伐,转而向菜市场这一“小业态”进军,生鲜“新物种”的光环已逐渐褪去。

    窘境凸显

    小象生鲜是美团旗下集生鲜食品、餐饮、电商和即时配送于一体的线上线下一体化生鲜超市,于2018年5月首次落地,不到一年时间在北京、无锡、常州三个城市开店7家。如今,无锡及常州店的关停,意味着小象生鲜关闭了全国近半数门店。

    对于小象生鲜的后续发展,美团方面表示,小象生鲜的经营范围将缩小为1个城市的2家门店,重心聚焦于优化消费体验和运营效率,暂无新的开店计划。

    36氪旗下《零售老板内参》报道称,一方面,美团线下导流不理想,小象生鲜北京方庄店每天线上订单约为五六百单,同期盒马鲜生小营店的线上订单量为每日3000多单;另一方面是选址问题,常州是大润发等传统大卖场的优势区域,盒马生鲜在常州的布局基本与大润发形成默契分工,即大润发和盒马各自的优势区域市场,基本没有重叠。在此情况下,美团想“虎口夺食”,难度颇大。

    除导流以及选址问题外,新零售专家鲍跃忠向时代财经分析称,美团当初跟进生鲜商超其实有一定的盲目性,美团的生态链规划是围绕外卖业务进行的,生鲜商超与其业务关联度较低,难以相互作用。

    电商战略分析师李成东则直指小象生鲜“亏损率太高,模型不成立。”

    根据《北京商报》曾经的报道,生鲜商超的运营成本较高:一个5000平方米的店铺,月租金至少90万元,前期装修成本约2000万元,还有水电、设备运营以及人员培训等多项长线投资。

    “从2016年下半年至今,市场上的生鲜商超亏损都相当严重,运营难、转换成本高,转换率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好,‘坑’特别多。”资深零售分析师、灵兽传媒创始人陈岳峰告诉时代财经。他认为,生鲜的“非标”(无行业标准和规格制造的产品)属性注定它不是高毛利高回报品类,配合互联网“烧钱式”玩法,在经济上行时,企业还烧得起,一旦经济下行,就容易出各种问题。

    如今,不只是美团小象生鲜,盒马鲜生、京东7FRESH、苏宁苏鲜生等基于“餐饮+零售”模式的生鲜“新物种”均遇到不同程度的发展问题,开店速度更是从早前的急速“狂奔”到现在的放缓“慢行”。

    发展受阻

    据时代财经了解,2018年全年,除盒马鲜生完成了规划外,永辉超级物种、京东7FRESH、苏宁苏鲜生、美团小象生鲜均未达成原定的开店计划。如永辉超级物种2018年计划开100家,最终只开出46家。

    “放缓是因为亏损问题,盒马鲜生2018年的亏损率和亏损总额也很高,7FRESH虽然亏但门店少,永辉超级物种也是亏损状态,复制扩展难以为继。”李成东向时代财经分析道。他笑称,“盒马鲜生CEO侯毅在演讲时都谈新零售‘填坑之战’,生鲜商超发展不容乐观”。

    阿里巴巴CEO张勇近期在盒马鲜生管理会上的内部讲话也提到,“盒马鲜生团队非常不容易,保命狂奔也是狂奔,希望大家每一步都跑得好,跑得扎实。跑得久才是最关键的!”

    作为较早探讨生鲜的“新物种”,盒马鲜生的“保命”言论道尽了生鲜商超当前的状态。在盒马之外,永辉超级物种以及京东7FRESH也遭遇瓶颈。

    2018年12月,永辉剥离云创业务,据财务数据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永辉云创亏损6.17亿元,累计亏损额高达10亿元,其中大部分亏损来自超级物种。

    京东7FRESH在今年4月面临人事调整。京东集团高级副总裁、京东商城生鲜事业部总裁王笑松调离原岗,不再负责京东任何生鲜业务。业界观点认为,王笑松的调离将让还没来得及大干一场的7FRESH进入新的迷茫期。

    艾媒咨询分析师李松霖认为,生鲜零售业务的开展,对于企业在供应链方面有很高的要求,这种强调商品配送即时性、还有冷链物流技术要求高的特点,决定了各个平台在供应链方面的较高成本,所以在前期趁着新兴行业关注度高的热潮快速扩张后,资本回归理性、市场泡沫开始逐渐褪去。

    “生鲜商超要沉下心来反思和调整,注重效率和产出比,先做好已有门店的坪效、商品、经营服务。并且在加强资本运作的同时,拓展服务品类以满足消费者其他时段的消费需求。”陈岳峰表示。

    转战菜市场

    事实上,在服务品类的扩展上,阿里、京东、苏宁、美团等都在积极探索,尤其是对于社区生鲜、菜市场等“小业态”模式,希冀以此找寻到新的突破点。

    今年1月,美团曾低调上线“美团买菜”APP。美团方面表示,小象生鲜所属的小象事业部今年的重点就是美团买菜。

    今年3月底,盒马鲜生也在上海开了一家“菜市场”,取名盒马菜市。

    4月,苏宁方面宣布,苏宁小店APP将上线苏宁菜场和商品预售两大功能模块。

    对此,陈岳峰分析称,通过不同的消费场景、不同的业态定位吸引不同的流量人群是一个很好的转变。“菜场会比标准店更小、更灵活,且专注于消费者一日三餐的食材,密集度更高。”不过,他也认为,菜市场“小业态”的经营要求并不比生鲜“大业态”低,并且这一业态也没有比传统菜场的竞争力高,因此想要依靠菜市场这类“小业态”来补救亏损可能并不现实。

    李松霖也认为,美团偏向于生活服务,苏宁以电商运营为主,盒马则是生鲜零售平台,这些类型的平台都在新零售方面有拓展的需求,买菜配送的业务有助于他们完善新零售布局,但仅仅通过这个业务不一定能实现盈利。“未来,生鲜零售平台市场竞争关键还是在于能否解决供应链方面成本过高的问题。供应链资源实力越强的平台,未来越有机会在竞争中脱颖而出。当然,资本的支持也对竞争有重要影响。”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小象生鲜 盒马鲜生 京东7FRESH 的报道

  • ·从“一路狂奔”到“弃店保命”,生鲜“新物种”转战“菜市场”(2019-04-18)
  • ·永辉超级物种首店关闭,“生鲜新物种超市”们难过盈利关(2019-07-06)
  • ·盒马鲜生签广东百家产业基地(2018-12-27)
  • ·盒马鲜生上线第五种业态,不切实际还是击中了痛点?(2019-07-03)
  • ·新华都分手盒马鲜生 大卖场难玩转新零售 (2019-10-23)
  • ·“云买菜”走红:消费者定闹钟抢菜 拣货员加班加点拼手速(2020-02-16)
  • 发行特别国债可增加全社会的广义信贷,弥补疫情阶段的商业贷款下降,有助于保持广义信贷增长的基本稳定。

    2月24日,国家发改委党组成员、秘书长丛亮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透露:全国规上工业企业复工率正逐步提高,浙江超过90%,江苏、山东、福建、辽宁、广东、江西超过70%。

    据澳洲教育部统计,因这一政策滞留国内的中国留学生超过10.67万人。澳洲是中国学生留学的重要目的地。

    据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估计,在今年1―2月,疫情对消费的总影响是1.38万亿元,等于去年总消费的5.5%。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