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源枯竭,人口流失,东北四线城市房价“断崖式下降”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9-04-15 21:33:06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吉林大学东北亚研究院教授衣保中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鹤岗是煤炭资源型城市,资源枯竭后,煤厂大部分停产,这导致当地就业率非常低,在没有其他产业的情况下,大量年轻人外流,购房需求减少,因此房价下降是必然趋势。

    文/时代财经    柳军

    房价.jpg

    图片来源:pexels

    近日,黑龙江鹤岗市一张卖房广告的照片引起广泛关注。

    照片显示,鹤岗滨河小区一套55平米的房子,售价仅4.9万元;而在九州小区,一套55平米的房子,只卖3.7万元;更低的是,该市滨河北一套70至73平方米的房子,只卖1.9万元。

    当地一位房产中介向时代财经表示,这是鹤岗楼市的常态。安居客数据显示,2019年3月,鹤岗二手房均价为1423 元/㎡;而58同城数据显示,今年2月,鹤岗二手房价仅为989元/

    “鹤岗房价下降是必然趋势。”吉林大学东北亚研究院教授衣保中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由于鹤岗是煤炭资源型城市,资源枯竭后,煤厂大部分停产,这导致当地就业率非常低,在没有其他产业的情况下,大量年轻人外流,这导致购房需求减少。

    资源枯竭的考验

    鹤岗房地产“白菜价”背后,是当地经济连续几年的低迷。

    作为一座产煤大市,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鹤岗便大规模开采煤炭资源,其年采煤达1000万吨以上。由于长期依赖煤炭资源,当地产业结构呈现出“一煤独大”的格局。国家统计局鹤岗调查队张艳华等人撰文指出,鹤岗产业结构调整经几代人的努力,依赖煤炭经济的现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

    具体来看,上述文章指出,2017年鹤岗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的比重达74.3%,居各行业之首。相比之下,鹤岗新兴产业发展缓慢,截止2017年鹤岗被省统计局认定的战略性新兴企业只有6户,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重仅为1.3%。

    这造成的结果是,煤炭成了鹤岗经济的单一引擎,当地经济发展往往被煤炭行情所左右。

    一位煤炭行业人士向时代财经表示,“2008年左右煤炭经济好转,煤价高涨,煤炭产业产能大增;但在2012年,煤炭产能严重供大于求,且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煤价下行,形势急转直下,直到2016年下半年,供给侧改革后才有所好转。”

    鹤岗经济也随煤炭行情波动。时代财经梳理发现,截止“十一五”末,当地GDP增速高达16.1%,高于全省平均水平3.5%。而自2012年下半年随着煤炭市场价格持续走低,鹤岗经济呈断崖式下降,甚至在2013年呈现负增长,增速降至-9.5%,比全省低21.8%。

    煤炭行业在经历了5年的低位运转后,随着供给侧改革而逐渐好转,鹤岗经济也在2016年遏制住下滑态势,2016年鹤岗经济增速为-1.2%,到了2017年,当地经济增速已经恢复至7.3%。不过,从规模来看,2017年282.9亿元的经济总量仍然比2006年少了37.1亿元;从人均来看,2017年鹤岗人均GDP为27658元,仍低于全省平均水平35.2%。

    目前,在鹤岗规模以上工业的18个行业中,除了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外,鹤岗产业仍然呈现“星星多、月亮少”的局面。更重要的是,2012年鹤岗市被国务院确定为资源枯竭型城市,鹤岗正在面临着资源枯竭带来的严峻考验。

    “资源枯竭了,煤厂大部分停产,这导致当地就业率非常低,而在没有其他产业的情况下,大量年轻人外流。” 衣保中说。

    未来房多人少?

    除了经济增速外,鹤岗的人口也在萎缩,而年龄偏大的人口结构,使得当地购房主力人群不足。

    鹤岗市统计局数据显示,自2012年至2017年之间的5年里,鹤岗总人口减少7.6万人,降至100.9万人。而在这100.9万的总人口中,35岁以上人口多达70万,其中,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数量为22.6万人,鹤岗老年人口数量比17岁以下人口数量的2倍还要多。

    不仅如此,截止2017年底,鹤岗城镇人口为83.3万人,这意味着,在约83%的高城镇化水平下,鹤岗已经很难享受到农村人口进城落户来支撑房价的福利。

    “现在全国大城市都放开落户限制了,在这种趋势下,东北农村人口并没有流向当地城市,而是去了经济发展更好、工资水平更高的北上广以及东南沿海地区。”衣保中告诉时代财经。

    在人口负增长、老龄化加剧、城镇化发展缓慢的背景下,当地老年人也出现外出现象。

    “许多老年人退休后去投奔子女,不在当地居住,他们会把当地的房子卖掉,这样大家都在卖房子,没人买房子了。” 衣保中说。

    面对“白菜价”出售的房子,不少网友认为,鹤岗将会像日本奥多摩町一样,面临房多人少的局面。

    奥多摩町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曾是著名的木业小镇,但随着后来产业衰退以及城市化发展,大量人口抛弃旧宅选择进入大城市生活,如今当地人口已经不及曾经的一半,而当年修建的房屋如今多已荒废。

    奥多摩町的一些村庄为了生存下去,推出了免费发放房子的政策。不过,由于入住者需要承担房产税以及日常修缮费用,响应免费送房的人寥寥无几。

    “东北和日本相似的是,人口老龄化严重,而年轻人口持续外流,老年人一旦去世,那房子就荒废了,因此类似鹤岗这样的地方,现在大家都想着卖房子,而没人买房子。” 衣保中向时代财经分析说。

    他认为,鹤岗不是特例,整个东北地区除了几个大城市外,一些煤炭、钢铁、石油等资源性城市也在面临同样问题。“人口会跟着产业走,没有产业便没有就业,没有就业,年轻人就会离开,这种现象在东北特别普遍。”

近年来,宏观审慎政策和传统的数量型调控、价格型调控一起,构成了我国货币政策的调控框架。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目前,超大特大城市还是以减量发展为主的,尤其是京沪,应该还会延续此前比较严格的户籍管理制度。此次政策调整,应该说,使除京沪外的城市落户变得更加顺利了。”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