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已过会仍受市场质疑 奥美医疗五大问题仍待厘清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9-02-02 21:04:35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奥美医疗日前已顺利过会,但市场对其仍有质疑。该公司存在依赖境外市场、毛利率不稳定、偿债能力低于同业、分红比例巨大、信披瑕疵等问题,令人疑窦丛生。

    文/时代财经    何蕴虹

    奥美医疗用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美医疗”)日前已顺利过会,但时代财经注意到,市场对其营收状况仍有质疑。时代财经了解到,对于有6成境外销售收入在北美市场的奥美医疗而言,国际贸易格局变化对其业绩和经营的影响备受市场关注。而该公司存在的毛利率不稳定、偿债能力低于同业、分红比例巨大、信披瑕疵等问题,令人疑窦丛生。

    收入依赖境外市场

    奥美医疗招股书显示,该公司主营业务为医用敷料等一次性医用耗材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为国际医疗器械品牌厂商提供OEM贴牌服务,形成了从纺纱贯穿到检测等完整产业链。产品包括伤口与包扎护理类、手术/外科类、感染防护类及组合包类四个系列。

    招股书透露,其外销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从2015年的87.53%上升至2017年的96.67%,水平较高且保持逐年递增。其中,北美市场是奥美医疗最大的境外市场,且增长最快,2017年收入比2015年增长了23.47%。

    而与此形成强烈反差的是,奥美医疗的境内市场持续大幅下降,收入占比从2015年的12.47%下降至2017年的3.33%,收入下降了71%。该公司解释,由于其纺纱设备及厂房搬迁,棉纱主要用于内部使用及储备,因此对外销量大幅下降。

    2018年以来,国际贸易格局发生变化,中美调整部分产品进口关税,纱布等基础低值耗材医疗器械产品、棉花等农产品受到波及,依赖北美市场的奥美医疗却并未在其更新预披露的招股书上提示该风险。对于奥美医疗而言,这对其采购端和销售端都造成较大的影响。

    采购端方面,该公司产品最主要的原材料为棉花,其采购以美棉(美国棉花)为主,国产棉花为辅。如果未能及时找到替代品,该公司棉花成本将会大幅增长。七禾网研究中心研究员韩奕舒在其去年4月研报中计算,关税落地后,按时价计算,国内进口美棉的成本或将增长超过3400元/吨,可能会削弱该公司市场竞争力。而这些问题,均有可能重创奥美医疗2018年的盈利能力。

    对此,发审委要求奥美医疗保荐代表人:进一步分析贸易环境变化对发行人持续盈利能力的影响及应对措施;说明人民币汇率波动趋势对公司进出口业务的影响,对2018年净利润的影响。

    据时代财经了解,人民币汇率对奥美医疗的影响较为明显。其2015年至2017年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2.44%、35.04%及33.58%,变动幅度分别为-0.07、2.59及-1.46,先升后降。奥美医疗前两大收入来源——伤口与包扎护理、手术/外科产品的毛利率在2017年实现较大幅下降。

    针对2017年综合毛利率下降的原因,奥美医疗在招股书中解释,这是因为2017年耗用的棉花、包材等原材料价格上涨;及2017年人民币升值,折算后的产品单价下降所致。

    1549096008301003143.png(2015-2017年奥美医疗主营业务产品毛利率变动情况,数据来源:奥美医疗招股书)

    3年分红占净利润近8成

    时代财经查阅奥美医疗招股书发现,2015年至2017年,该公司与同行业可比公司相比,除振德医疗外,该公司流动比率、速动比率较低,资产负债率则较高,偿债能力在业内较低。

    奥美医疗解释,一是公司融资渠道较单一,短期借款及长期借款余额相对较高;二是公司财政补贴每年有较大金额计入递延收益,非流动负债相对较高。

    在这样的偿债能力下,奥美医疗在当期却进行了5次利润分配,分配利润金额总计近5亿元,相当于其三年归母净利润(63,884.78万元)约80%。

    令人疑惑的是,奥美医疗2014年度股东红利在2015年及2016年共分配了3次,数额分别为221.48万元、8,181.02万元及12,750万元,分红总计21,152.5万元,超过其当年归母净利润(19,842.54万元);2015年度股东红利在2016年5月及8月也有两次分配,分别为1亿元及7,067.80万元,分红总额也超过当年归母净利润(15,698.00万元)。

    据奥美医疗2017年预披露的招股书显示,其于2014年5月已通过分配2013年股东红利7,300万的决议。

    回顾奥美医疗股本结构变化历程,2013年是一个较为特殊的节点。彼时,为拆除境外股权架构实现在境内上市,奥美医疗前身——奥美有限股东香港奥美将其持有的奥美有限100%股权转让给崔金海等12名自然人,转让作价100万元。转让完成后,奥美有限变更为内资企业。

    2014年,杜先举和崔金海分别无偿转让其部分奥美有限股权给各自的儿子。同年,奥美有限新增股东金美投资、志美投资、宏美投资,其为员工持股平台,增资价格为4.45元/注册资本。2015年,崔金海、陈浩华、程宏、黄文剑将其持有部分股权转让给海富恒康和海富恒和(以下共称为“海富系”),转让价格为8.23元/注册资本。海富系随后还以同一价格对奥美医疗进行增资。2015年底及2016年,长江经济带、长江普惠等新股东也陆续入局。

    或是因为这样的巧合,外界对上述事项有质疑声音——多次巨额分红,与奥美医疗业绩增长性匹配吗?这是否为了满足股东要求?

    VCG41171577478 (1)_meitu_4.jpg信披瑕疵,还是内控失调?

    根据经济观察网早前报道,FDA官方网站显示,从2014年1月1日至2018年12月24日,报告的生产商为奥美医疗(AllMED MEDICAL)的质量事故为24起。此外,2018年1月至12月24日,强生公司产品造成“伤害/Injury”等级的事故报告共有12起,其中有3起为奥美医疗所代工生产的产品,占比为25%。

    ah.png(2014年至2018年12月24日奥美医疗在FDA官网上各项不良事件报告数量,数据来源:FDA官方网站、经济观察网)

    据了解,FDA对不良事件/EventType分为四类:第一类:死亡/Death;第二类:伤害/Injury:包括严重伤害和一般伤害,报告查询时不区分;第三类:故障/Malfunction:指器械不能满足其性能规范或不能进行预期运行(第三类可能导致第一类或者第二类);第四类:其他/Others:不属于以上任一范畴的。

    但是,上述事项并未出现在奥美医疗的招股书中。系列不良事件会对该公司在美国市场造成何种影响?为何招股书中没有体现?保荐代表及监管是否知情?时代财经将邮件发送至奥美医疗招股书上的公开邮箱,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应。

    实际上,奥美医疗在FDA的不良事件报告并非孤例,近年来中国大量医药企业因类似情况被媒体质疑产品质量问题。挖贝网撰文称,“提交一份医疗器械不良事件报告并被FDA审核公开,并不意味着FDA认定产品/使用机构/进口商/经销商/制造商/医务人员等与该不良事件相关。要多方收集信息,才能客观、全面地了解事件的相关情况。”

    值得一提的是,奥美医疗还在预披露及预披露更新的招股书中,因季节性收入数据前后不一被媒体质疑。

    在招股书预披露中,奥美医疗自称其销售无明显季节性,但其自2015年起,一季度收入金额及占比均高于当年其他季度,发审委在首次反馈中询问该现象产生的原因及是否存在跨期调节收入及利润的情形。

    据时代财经了解,跨期收入背后反映的是公司内控问题。监管一直对跨期收入调整较为关注,这对IPO企业是否过会更有重要影响。据大象IPO数据显示,2018年1至9月被否企业中,有45家企业涉及财务真实性合理性质疑,“是否存在跨期确认费用调节利润”也在列。

    2018年,招股书更新预披露后,奥美医疗对报告期内四个季度的收入金额进行了调整,并称其销售有季节性,“第四季度销售相比前三季度较高,由于西方圣诞节和境内春节影响,客户一般会提前下订单备货。”

    有外部审计人员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上述情况可能是因为该公司调整了收入确认原则,或是其对业绩进行了跨季度调节。根据现有材料,未能判断具体是何原因。”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奥美医疗 不良事件 IPO 的报道

  • ·已过会仍受市场质疑 奥美医疗五大问题仍待厘清(2019-02-02)
  • ·区块链峰会遭突击检查,严监管信号灯亮起(2017-08-22)
  • ·布局大健康产业 恒大健康上半年营收近6亿(2017-08-22)
  • ·经营现金流继续为正,碧桂园财务管控水平提升(2017-08-22)
  • ·碧桂园可售资源超2.7万亿,5000亿新目标被说“太保守”(2017-08-23)
  • ·60亿元理财方案被否背后 方大炭素上涨记(2017-08-22)
  • ·联手阿里健康 GSK“触网”开卖HPV疫苗(2017-08-22)
  • ·21个涨停板 华大基因闪现游资身影(2017-08-22)
  • ·潘石屹的SOHO 3Q要全国扩张,但它的盈利仍然成谜(2017-08-23)
  • 近年来,宏观审慎政策和传统的数量型调控、价格型调控一起,构成了我国货币政策的调控框架。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15名江苏东海劳工冲着贵州七建海外项目而去非洲“淘金”,发现上当欲回国却遭雇佣兵持枪监视。现在看来,这是一件颇为荒唐的事,堂堂正规企业贵州七建被两个“黑劳务”玩了一把。而在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宋锦和新中装在APEC会议上的应用是我们向全世界体现和传达中国的多元性和丰富性的一种方式。”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