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大规模的减税”如何推进?增值税有望成重头戏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8-12-10 15:35:22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目前增值税税率由三档减少至两档,并适当降低税率已经是业内共识,但税率具体降低多少,则众说纷纭。“减一个百分点的增值税率,对国家财政收入而言就是百亿元甚至千亿元的损失,这考验的是政府财力。”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学教授林江告诉时代财经。

    文/时代财经    柳军

    减税_meitu_2.jpg

    近日,国家税务总局发布消息称,在减税效应的作用下,今年税收收入增幅呈现出“前高后低”的特点:前11个月,全国税收收入比上年同期增长9.5%,其中,前4个月增长16.8%,后7个月增幅回落至4.7%。

    上述消息还称,从今年5月1日实施增值税改革以来,5-10月合计减税2980亿元;个人所得税改革于10月实施便已减税316亿元。

    国家税务总局局长王军表示,今年实施的增值税降低税率、个人所得税改革等措施取得了明显的减税效果,下一步中国还将推出更大规模、更具实质性和普惠性的减税降负举措。

    实际上,自今年下半年以来,中国高层频繁表态将推进更大规模的减税:例如9月19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达沃斯论坛上表示,要以更大力度通过减税降费为企业减负,激发市场活力;而10月8日,财政部长刘昆则透露,财政部正在研究更大规模的减税、更加明显的降费措施。

    多位专家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随着决策层频繁透露减税信号,接下来“更大规模的减税措施”有望出现在增值税领域。

    今年减税目标或将提前完成

    从政府角度看,今年中国已推出多项减税政策。

    其中最受企业关注的,是今年5月1日起,制造业等增值税税率从17%降低至16%,交通运输、建筑、基础电信服务等行业的增值税税率从11%下降至10%。降低税率的同时,部分行业税基也随之降低,如工业企业和商业企业小规模纳税人的年销售额标准由50万元和80万元上调至500万元。

    而在7月2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将企业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比例提高到75%,并且这项减税政策由科技型中小企业扩大至所有企业,对企业而言,税前扣除越多,应纳税所得额就越少。

    此外,今年由于对外贸易压力较大,中国两次上调了部分产品的增值税退税率,一共涉及1569种商品;在进口环节,中国推出的减税政策更多:包括对符合条件的国内企业进口关键零部件、原材料商品等,免征关税和进口环节增值税;将汽车整车及零部件79个税号的进口关税税率下调;针对部分进口日用消费品下调关税,涉及1449个税目;针对抗癌药品以及进口博览会合理数量进口展品下调关税及进口增值税、消费税等等。

    更值得关注的是,从今年10月1日起,个税起征点调整至5000元,政策还确定,个税将根据子女教育、继续教育、大病医疗、住房贷款利息、住房租金和赡养老人六项专项附加综合定额扣除。

    那么今年总体减税规模大概是多少?太平洋证券研根据各项减税政策,测算出今年的减税规模:增值税2400亿元,留抵税额返还1130亿元,小规模纳税人年销售额标准提高470亿元,个税免征额提高800亿,企业研发费用抵扣扩容650亿,高科技企业、创业企业和小型微利企业企业所得税税率下调及亏损抵补延长650亿,出口退税1000亿,进口相关税收减免3500亿。如果再加上各项降费3500亿,今年总体减税规模将在1.4万亿以上。

    这也意味着,今年1.3万亿元的减税目标将提前完成。

    市场反应冷热不均

    不过,既然今年有望超额、提前完成减税目标,为何市场对减税的效果感觉并不明显?

    “在一定程度上,这和税种有关。”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系教授林江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以增值税为例,虽然政策降低了增值税税率,但现实中,增值税税负可以在商品流转过程中转嫁和抵扣。因此,对部分企业而言,增值税名义税率较高,实际上并不高,而现在政策是从名义税率来参考,企业则从实际税率来对比,所以部分企业对减税的获得感并不明显。

    而在业内看来,目前推出的各项减税措施,往往是特惠式的政策,不具有普惠性。以近年来最具普惠性的营改增政策为例,市场反应也出现了冷热不均的现象。

    赛意企业研究所研究部主任唐大杰向时代财经列举了《2016年中央决算报告》的一组数据:2016年中国通过“营改增”共减税5736亿元。房地产及相关行业的税收负担在“营改增”中减了四分之一;而100多万亿产值的工业制造业,只获得了1000多亿的减税。唐大杰认为,这说明减税效果并没有使经济主体普遍受益,尤其是最应该受益的制造业获益最少。

    而就在减税的同时,企业面临的社保支付压力却在增大。据51社保发布的《中国企业社保白皮书2018》显示,国内社保基数完全合规的企业不及三成,这也意味着,随着税务部门接收社保征管工作的政策逐步落实,超七成社保缴纳不合规的企业将如实缴纳社保。

    “对企业而言,不论是税还是费,都觉得是交给政府的,因此税费负担并未觉得减轻。”林江向时代财经分析说。

    另外,一位企业负责人向时代财经透露,“现实中能够享受政策红利的企业,一般闷声发财,不愿意声张,反而那些没有享受减税的企业,或者税负转嫁能力弱的企业在舆论上叫得最响,这也给舆论一个错觉。”

    增值税有望成重头戏

    随着决策层频繁传递减税信号,接下来“更大规模的减税措施”,将有哪些值得期待的措施?

    “目前企业所得税25%的税率是从33%降下来的,若减企业所得税,动作比较大;若减免消费税,需要和税基扩围结合在一起,但目前消费税多以奢侈品、环保型商品为主,若将消费税扩大至一般商品,则不利于扩大内需。”因此,林江认为,目前减税最有效的办法还是在增值税领域。

    唐大杰认为,从现行的增值税制度看,以制造业、批发零售业为代表的传统产业均适用最高税率16%,部分农产品、民生服务领域适用10%税率,而现代服务业基本都适用6%税率。从业务性质上看,第一类和第二类是一致的,因此,16%降低到10%,实现两类业务的税率一致顺理成章,这样也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同业不同税的市场不公和抵扣差异。

    实际上,增值税税率由三档减少至两档,并适当降低税率已经是业内共识,但税率具体降低多少,则众说纷纭。

    据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与治理研究院助理研究员田志伟等人结合2017年增值税收入数据计算,若16%的税率降低一个百分点,则增值税税收变动1687亿元,若6%的税率变动一个百分点,则整个增值税变动2616亿元。

    “减一个百分点的增值税率,对国家财政收入而言就是百亿元甚至千亿元的损失,这考验的是政府财力。”林江向时代财经表示,若增值税税率如果只减少1个百分点,对企业而言减税意义不大,但若降低多了,则国家财政压力更大。

    这也意味着,接下来减税规模的大小,取决于明年政府财政赤字增加多少。

    天风证券研报指出,若结合2018年的宏观税负、非税收入、财政支出等各项数据来看,在不施加额外减税刺激,财政收支自然演化的情境下,2019年财政收支差额将为29713亿元。在4%的赤字率约束下,大约有10000亿元左右的减税空间。

在肖耿看来,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对中国国家发展战略具有非常深刻的意义。

如何高效率使用这种低成本的资金、并且达到住房保障的效果,需要对此有一定的规定和限制。

如何改变现状?张军教授提出,我们应该转变管理经济的方式,尊重市场规律,风险应该被市场分摊掉,建立分享型的经济组织方式才是关键。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