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便利店卖药,药店的压力来了吗?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8-12-05 17:47:23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便利店卖药加入药品零售,是否会和药店争夺医药零售市场这块大蛋糕呢?

    文/时代财经    李淑君

    VCG41N496669111 (1).jpg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近日,北京市首家可以经营药品、医疗器械的便利店正式落地,这意味着便利店也能买到药了。

    便利店卖药,北京市并非首创,上海、成都、莆田等地纷纷试运行过。然而,便利店卖药加入药品零售,是否会和药店争夺医药零售市场这块大蛋糕呢?

    便利店卖药

    在北京工体东路的京客隆便利店,70多种非处方药品和30多种医疗器械静静地躺在新增的三个货架上,有感冒药、医用酒精、退烧贴、医疗器械……这是北京首个获批经营药品、医疗器械的便利店。

    京客隆便利店被赋予非处方药品和医疗器械的经营许可授权,这是落实北京市近日出台的《关于进一步促进便利店发展的若干措施》的最新举措。如果北京市试运行成功,很可能将在全国范围内推广。

    其实,连锁便利店经营乙类非处方药,北京市并不是第一家。早在2012年,成都市食品监督管理局就颁发《关于加强对商业超市内乙类非处方药品零售专柜监督管理的通知》。

    三年后,福建省政府又出台《推进内贸流通现代化建设法治化营商环境实施方案》,提出允许连锁便利店设置便民药柜。2016年4月,莆田市的便利店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去年7月,沈阳市政府法制公布了《沈阳市开办药品零售企业验收细则》,其中指出“以连锁或特许方式经营非药品的企业可以申请经营乙类非处方药专柜”。

    冲击药店

    便利店卖药,或将打破药店的垄断性经营,也扩大了药品经营市场的竞争。随着大批便利店的涌入,零售药店市场或将迎来一场变局。

    与传统药店相比,便利店的地理位置优势明显。《2018年中国便利店发展报告》显示,2017年便利店的门店数量从上年的9.4万家增长到10.6万家。广东省医药零售行业协会副会长刘桂春对时代财经表示,“便利店布点多,大多数在社区,方便消费者就近购药。”

    而易观医疗分析师陈乔姗也认为,便利店本身数量多,覆盖范围要比传统药店多。“很多便利店都是24小时营业,这样也增加了药品可及性。”这样,便利店也补充了传统药店无法完成的服务时间。

    如此看来,零售药店或将对药店的消费者造成一定的分流,给药店带来一定影响。

    便利店可以零售乙类OTC(非处方药),这也意味着零售药店将面临一定的冲击。众所周知,对零售药店来说,OTC市场至关重要。近年来,由于药占比控制、合理用药等政策的持续影响,与用于重症、临床需求更强的处方药相比,用于预防保健的OTC往往被优先削减,零售药店承接了部分医院转移而来的OTC药品销售,成为非处方药销售的主要终端。根据国内专业医药数据研究机构中康CMH监测,2017年零售市场OTC药销售额达1,368亿元,占零售药店药品市场份额为50.9%。

    而且,中国的OTC市场发展潜力较大,未来也不仅只有零售药店才能享有这块“蛋糕”。《2018年度非处方药白皮书》数据显示,中国是全球第二大健康消费及OTC市场,年均增长率达6%。随着中国大健康市场扩容,OTC市场规模将从目前的3000亿元左右扩大到未来的6000亿-8000亿元。面对越发壮大的OTC市场,便利店也难免不心动。可以想象,便利店和零售药店之间或将掀起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据此,陈乔姗指出:“便利店卖药对药店的影响不是很大,但单体中小型药店会最先受到冲击。”刘桂春也认为,“便利店会分流部分急性常用药患者,但短期内不会对便利店产生太大影响,专业性是门槛 ,而且便利店药品的品类有限。”

    在上述人士看来,便利店卖药也有一定的劣势。与药店相比,便利店可售药品的品种较少,很难满足用药综合需求。“便利店没有药店的专业服务能力和质量管控体系,专业服务能力不够,会影响患者的用药安全,而且便利店售卖的药品数量有限。” 刘桂春分析称。

    陈乔姗表示:“便利店药品的SKU(种类)会少一些,药店的SKU要到700-800 ,大的药房要到2000-4000,但便利店的SKU有限。”在她看来,药品比较特殊,需要一定的专业性知识,此外,药品的质量和来源也不好监管。

    除此之外,便利店卖药在推广中也面临着建立消费者信任的难题,“建立一个质量管控体系和采购体系也不会那么容易。”刘桂春说。

    守住城池

    近年来,医药连锁的房租和人工成本不断上升、医药电商也不断蚕食零售的市场份额,中小医药零售企业压力越来越大。随着便利店药品销售权的放开,它们或将面临着更大的竞争压力。零售药店如何才能守住自己的城池?

    陈乔姗认为,零售药店可以从降低成本、提高客单价、提高服务和提高流量这四个方面着手。在降低成本方面,零售药店应实现供应链的数字化,强化物流及时组织配送,确保安全库存量又保证不因缺货而流失客户。此外,零售药店还可以提供一些差异化、个性化、少量需求的药品来扩大市场。

    专业药师是传统药店的优势之一。药店要想生存,也必然要提高店员的专业服务能力。刘桂春认为,零售药店要“加强专业服务能力”。要做好健康教育、慢病管理,服务前移进入社区加强与消费者互动。重视执业药师配备与作用发挥,加强店员药学服务能力。

    此外,药店还可以通过开通线上业务来提高流量。目前,线下多家药房已经拥抱电商,如北京国大药房、北京111医药、大参林、嘉事堂、海王星辰大药房等众多连锁药房都与阿里健康有所合作。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便利店 卖药 药店 压力 的报道

  • ·P2P又爆雷,这次炸伤了便利店(2018-08-02)
  • ·便利店卖药,药店的压力来了吗?(2018-12-05)
  • ·物美集团卡位药品销售,便利店卖药或许只是“看起来很美”(2019-06-05)
  • ·盒马鲜生上线第五种业态,不切实际还是击中了痛点?(2019-07-03)
  • ·执业药师被高薪“挖角” 大整治来临药店各出奇招(2019-04-24)
  • ·首开股份前5月销售降幅近三成,后续业绩或承压(2018-06-08)
  • 国家统计局公布2019年上半年中国经济“成绩单”。据初步核算,2019年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GDP)达到45.09万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6.3%。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新一轮环保督察将持续四年时间。生态环境部曾披露,从2019年开始,利用三年的时间对被督察对象开展新一轮督察,再利用2022年一年的时间,对一些地方和部门开展“回头看”。

    周小川口中的Libra,就是6月18日社交媒体Facebook正式发布的加密数字货币,项目一经推出便引起全球热议。有人将Libra视作是一种超主权货币,也有人认为,Libra会重塑国际货币金融体系。

    去年10月,国务院首亮国有资产“家底”。有业内人士按照10%的划转率推测,认为至少可以为社保基金带来3万亿—5万亿元的增量资金。

    6月28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G20大阪峰会上宣布,中国将进一步开放市场,新设6个自由贸易试验区,增设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新片区,加快探索建设海南自由贸易港进程。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城镇老旧小区改造,重点改造建设小区水电气路及光纤等配套设施,有条件的可加装电梯,配建停车设施。促进住户户内改造并带动消费。

    “宏颜获水”后,百度再度引发争议。

    GCOA也指出,当下只有15%的企业会为老年经济制定相关的发展策略,未来与老人有关的产业还有很大的开拓空间。

    值得关注的是,《意见稿》强调, 个人在政府租赁平台上签约且租金不高于指导价的,在2023年年底前实行零税率。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