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互联网小强:一个金融狗的救赎与梦想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8-11-30 22:01:30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这是个全民创业的年代,人人见面谈融资,言必称估值,现在和以前好像。

    文/时代财经    韦恩阳

    2018年盛夏,又到上海,落脚在以前来上海时住的一个青年旅社里,平时蜗居在住处,无聊时就外出见见同学和多年未联系的老朋友。

    住处离黄浦江不远,天气好的时候,会去江边散散步,看着“浪奔浪流”的黄埔江水,不时思绪翻滚,会想起一些往事。

    望江阁

    住处是一栋商业办公楼一层空间改造成的青年旅社,靠江一面的过道空间被装修成一个公共空间,因为靠近黄浦江,所以被大家称为“望江阁”,但因为远处的高楼都挡住了视线,其实黄浦江一点也看不到。这地方主要是公共社交空间,住客们闲时间就在这里吃饭抽烟聊天。

    一日饭后无事,在望江阁处,“远眺”黄浦江,在公共办公长桌的尽头,一个头发有点凌乱、IT男模样的青年眼镜男不时发出会心的笑声,时而喃喃自语。桌上笔记本电脑旁边放着一个ipad,一会看着笔记本大屏幕,一会扭头看看iPAD,完全陶醉在外放的音乐里。

    我凑过来打岔问道:“哥们玩什么呢,这么开心啊?”

    IT模样眼镜男答道:“听听音乐呗,完了还要继续修改代码呢!”

    在这样的开场白后,大家开始了自我介绍,然后就是一番互相吹捧。原来IT男是上海X梦科技公司创始人,公司成立两年了,为了这个侵入式实景看房软件,他已经投入自己的积蓄两百多万了。在张江创业园有个免费的办公地点,但自己不愿意去,因为公司也没什么人,公司团队成员有在乌克兰的程序员,还有一个负责销售产品的在上海,而他自己一个人“独自”地随时随地办公。

    这个软件主要是给出租二手房中介用,租户可以通过这个软件实景看到房子里面全貌,有身临其境的效果,目前希望天使融资500万,出售10%股权。

    吸引天使投资的消息立刻引起了旁边抽烟的中年男注意,并加入了“树新风”(tree new bee)行列。我打量着这个中年男,中等矮胖身材撑着一身略显宽大的西服,皮鞋锃亮,啤酒肚隆起。烟雾缭绕的阁台里,中年男单手掐在腰间,眺望远处,言语间不时弹着烟灰,眉宇间似乎略带“英武之气”。

    经过一番热闹的寒暄后,得知中年西服男是一个律所“高级合伙人”。

    “感觉你长的好像一个人,哦,想起来了,像我们高中课本里的‘努尔哈赤’”,我对高伙开玩笑说。

    “嗯,我是满族,我以前姓氏是吉不初,满语里是猎鹰的意思,解放后才陆续改汉姓的。”高伙答道。

    “怪不得第一眼看你时觉得面熟,原来真有渊源啊,清高祖是野猪皮,你们吉不初是猎鹰的意思啊,果然是渔猎民族。”我似有所悟说道。

    “驻扎在热河的铁帽子王就是你们祖上的吧?”我继续问道。

    “嗯,我们祖上是镶黄旗的,瓜尔佳(关)芝林就和我们是一支的旗人”高伙露出得意的笑容。

    三个人谈笑间歇,我打开了手机里的XX地图,对IT男和高伙说道,“你们看我们这个地方,在黄浦江的臂弯里,像一张拉满的弓,而我们正在这个拉满弓手捏箭的地方。在老的风水理论里,这处在反弓弧的位置,是凶煞啊,但那是农业社会,但我们现在是互联网时代了,老祖宗的风水理论应该用发展的眼光看啊”,我向他们炫耀着南方学到的风水知识。

    高伙深表赞同,并慨叹道:“我说怎么在火车站住的时候,第一天就和别人打架了,那里才是凶煞的地方啊,搬到这里之后,我的业务也开始有起色了!”。

    我继续补充说,“反正自从我搬到这里后,就从来没有失眠过,每天都是倒头就睡,睡眠质量非常好,我们睡觉的地方就像一个棺材盒子,其实气息密闭的空间,容易养神。你看故宫里皇帝住的房间也不过六七平米的地方,床也并不大。所谓风水就是顺风顺水,聚气养神的地方,没那么复杂的。”

    一番风水创新理论后,众人听得有点懵懂的样子。正当我们三个聊的正欢的时候,一个身材精瘦、脸颊自带“高原红”,满脸“喜感”的人也凑了过来。他对IT眼镜男的项目不感兴趣,而是诉说自己的项目。可能高伙对这个项目听太多次了,对精瘦高原红的项目并不感冒,主动撤出让我顶上来和他闲聊。

    镶黄旗的高伙叫他小强,反正大家都叫他小强,刚开始我以为是调侃,后来才知是真名。小强是这里的常客,住了一些年份了。

    小强是上海撸瑟(Loser)金融信息公司创始人,老家在陕西咸阳,高中毕业后来上海十多年了,曾从事房产中介、保险、某互联网金融公司业务员,现在主要跑“闪送”为生,另外还兼职卖pose机,现在最大梦想是以自己注册的一个金融信息公司为平台,对外融资,他自己估值1个亿,首轮融资2000万,融资主要用来租办公场所和招募业务和技术人员。

    小强希望我来帮他写商业计划书,并希望多介绍点陆家嘴的金融专业人士给他认识。我有点不知可否,并推脱说其实很多商业计划书都是东拼西凑网上下载的。

    在商业计划书探讨和关于金融信息牌照价值的争论中,结束了第一次闲聊。

    叔本华

    约莫过了一两个星期,小强搬到了我住的房间。

    同时,房间又搬回来一个20090后玄幻小说胖作家。之前也在这里住,因为要准备找女朋友,就出去找房子了。在吸了几个月X如短租房几个月甲醛后,受不了短租房的气味,损失了1万元左右的押金后,搬回来了。

    90后作家是一个享受副店长待遇的“店长”,最大梦想是宅在家里写90后爱看的的玄幻小说。之前在某大型国企的超市平台做销售,在新零售的风潮下,其领导带领他们一帮人加入了某鲜生店。

    作为小强多年老朋友,胖玄幻作家平时主要是讽刺打击小强的互联网金融发财梦。他最大的口头禅是“强总,再不去跑闪送就要饿死了啊!”,引得众人哈哈大笑。

    玄幻胖作家没什么大发财梦,每月工资都买其公司的理财产品,有一次还定了早上六点钟闹钟,来抢购XX平台的短期理财产品。我调侃玄幻作家说他很像媒体圈一个财经媒体人,在融了某外星人互联网巨头2000万融资后,买了1800万(大概是这个数字,具体记不清楚了)左右的理财产品,成了媒体圈和投资圈的笑话。我笑说,估计这个创业者以后再也融不到钱了,“投资人不担心花钱,会看你如何花钱的”。

    一天晚上,小强极力推荐我看XX科技公众号的一篇文章,讲的是某互联网巨头下的XX资本谈如何做并购投资的经历,他们是如何拿下XX公司,如何失掉某风口公司的。小强希望从这则新闻学习到投资人的心理。

    我则回答道:“XX副总裁怕是要找下家了吧,这么高调的谈并购投资往自己脸上贴金,他肯定不是投委会的,投委会很少谈如何决策。你看XX电器的董小姐经常讲她提高公司员工待援,她从来不谈她是如何从一个打工妹到国企领导者,这个是最关键的啊。新闻有时候就像漂亮的女人,暴露出来的都是不重要的,重要的都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小强似乎若有所悟。

    90后作家要减肥了,希望小强能早上叫他起床,在叫了一两次后,小强没有了耐心。小强最大的耐心每晚临睡前的每天新闻大事解读,这是每天房间里最热闹的时间,仿佛又回到了大学宿舍的卧谈会。

    在小强描述他的互联网金融致富梦里,撸瑟金融是给穷人提供金融服务,利用互联网平台作为平台,让真正需要资金的穷人能获得需要的资金帮助,自己只是个中间人,收取一定的佣金。

    我则推荐小强看网络上某著名天使投资人外号叫XX愤青写的关于互联网金融的文章,让他理解什么是真正的互联网金融。小强引述哲学家叔本华的话说,如果一个人年纪轻轻就开始世故,表现得对社会表现得理解深刻,那么这个人不会有大的成就(大意如此,叔本华是否说过这话真不知道)。第一次听小强说出叔本华的时候,我有点惊异,开始改变了之前对他的一些认识。

    按照小强自己的描述,最早的互联网金融梦想来自之前认识的一个北大毕业的某省理科状元,该状元来上海谋职时曾经和他同住一屋。在小强的回忆里,中国第一个登陆纳斯达克上市的XX贷创始人就是这个理科状元的的同门师兄。在小强描述的这名理科状元最深情的回忆里,XX贷的X宁在创业的时候曾在一起喝咖啡聊创业,但因未毕业而参加而成了最大遗憾。理科状元在上海呆了一年时间,面试过高盛、摩根等几家大型投资银行后未果而离开上海后消失了,但却给小强带来了最初的互联网金融梦想的雏形。

    小强现在手上最值钱的东西是他自己在国家鼓励万众创新大众创业的时候于2015年注册的一个金融信息公司牌照,当时花不了多少钱,但现在已经停止注册了,于是成了稀缺品。有老乡曾经介绍投资人过来买牌照,但因出价太低被小强拒绝了。

    大约教师节前后的某一天,同屋住的某纳斯达克上市公司HR给小强带来了一个有价值的消息——XX鱼正在做互金平台,但没有一个金融信息牌照,小强听到后如获至宝,第二天就火速前往该公司,但被前台一句“没有预约不能接待”给挡在了公司门口,小强讪讪的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就原地返回了。第二天,小强在该公司门口久久盘旋,终于等到一个人并成功搭讪,说明来意,并留了电话,在对方礼貌性地说有意愿会通知你后,小强再一次陷入了等待。

    一个星期过去了,两个星期也过了,小强一直没有等到XX鱼那边的消息,房间里也变得沉寂了好多。这时候,新闻不断传来互联网金融平台关停的新闻,后来听说XX鱼也跑路了。

    XX时代

    秋天到了,上海的秋天和以前在上海时候感觉没什么不同,仍是秋高气爽,天空变得湛蓝,傍晚时分的晚霞美得让黄浦江边遛弯的路人流连忘返。秋天是收获的季节,也是老男人们贴秋膘的季节,和小强相约去吃了几次火锅。

    国庆节将至,互联网上不时传来XX互联网公司登陆美国和香港资本市场获得融资的新闻。其中一个XX资本登陆香港资本市场,虽然有几个知名投资机构购买其股票,但开盘后仍然是一路下降,几乎下跌了30%,其后又传来其“尖嘴猴腮”的董事长“亲自”增持其股份的新闻;而与此同时,登陆香港资本市场还不到半年的的X米集团股价开始下跌,比起当时上市时的千亿估值,股价几乎下跌了一半。

    这样的新闻让小强变得羡慕嫉妒又极其不爽,尤其是一个刚成立不到两年的“X头条”,尤其让小强感到羡慕,“别人的公司又融到钱了”成了小强的口头禅。

    一次偶然的机会,小强发现了电视剧《毛泽东》,闪送不去跑了,天天待在房间看电视剧,看得废寝忘食,旁边的玄幻作家还不时讽刺小强说,“强总,再不去跑闪送就要饿死了”,小强只是附和性地礼貌地“呵呵”。

    在看完电视剧后,小强时不时会向大家汇报看剧心得,似乎对创业有了一些新的认识,重燃了希望。我则问了他看了毛主席他老人家的人生奋斗历程后,有啥启发?中国革命胜利的“三大法宝”是什么?小强并没有作答。

    小强确实有所悟,他自己在房间里宣布要推出“吃饭保”,让每个人都有饭吃。按照他的话说是“让每个人都能用得上的金融产品才是真正的平民金融产品”。

    小强的灵感来自XX金服第三方支付平台推出了“互助保”,在很短的时间里,就有1700万人意愿购买该产品。该产品宣称,每个人不需要交钱,只是有病的时候缴纳一笔钱,到手凭发票申请就可以获得一定比例的资金返还。小强要推出“吃饭保”金融产品的消息在房间里引来了大家极大的响应,大家都纷纷让小强请客吃饭。

    几乎与此同时,电视剧《XX时代》在XX卫视热播,讲述一个郭姓青年的创业故事,小强又再一次重新燃起了希望,似乎获得了无穷的动力。“如果有又投资人来谈,必须先让他看两遍《XX时代》,这主人公和我太像了,就像是说我的。”小强兴奋地说。

    房间里的钢琴王子笑着调侃说,“强总,别看中国的电视剧了,国内电视剧看多了会拉低智商的,不如听听肖邦的“一协”(第一钢琴协奏曲)。

    钢琴王子是一名90后肤白帅气小伙,以教钢琴为生,经常在房间里听莫扎特,贝多芬的曲子,平时和小强业余时间打羽毛球,还曾经给小强介绍一名上海有钱妇女(某行长夫人)给小强融资。

    钢琴王子继续推销肖邦说,你看现在很多广告的配乐都用古典音乐,X格立马提升了不少。肖邦的“一协”(第一钢琴协奏曲),那可真是“行云流水”。

    在钢琴王子的多次推荐下,我终于听了一次肖邦的“一协”,终于知道了古典音乐里的行云流水,精神上为之一振。我开玩笑说,现在如果看一集抗日神剧拉低智商后,只需要听10分钟肖邦就能来回倒原来的智商。众人哈哈大笑。

    国庆节后,小强在某宝上花了十元钱购买一份商业计划书,自己比葫芦画瓢弄了一份自己的商业计划书,撸瑟金融的融资计划书终于出炉了。钢琴王子用自己刚买的二手日本品牌的单反相机,帮小强去陆家嘴某金融公司大辉煌大厅里拍了一张形象照,小强用在了他的商业计划书里。

    在我的建议下,小强终于换掉了原来15xxxxxxxx的手机号,用上了上海本地的139号,又买了1700元买了二手的苹果7,换掉了原来的“大米”手机。

    离别

    国庆节过后不久,IT眼镜男去深圳了,偶尔会在微信里聊几句他项目的境况,后面则没有了消息。镶黄旗的高伙在对面的小区里租了一间房子,不时回来向我们展示他新买的iphoneXmax,“哎呀,也就万把块钱,主要是见客户放在桌子上用的,平时我还用我的Iphone6s”,众人只是附和地笑着。高伙手机里传来律所前台挂一支“箭”的照片,成了公司公司辟邪用你的“吉祥物”。

    房间里已经炒股二十年的“股神”,已经出差去北京一个月了,据说要融资2000万做私募股票型基金。在和他多次交流股票后,房间里做保洁的大叔也因为嫌工资太低,辞职回家炒股了。

    玄幻小说作家渐渐在宿舍开起了超市,平时会把店里的“临期食品”拿回来卖给住处的旅客。千元的“帝王蟹”也被他99元的价格拿回来大家吃了。

    我开玩笑说,我下次见到你们张总,会告诉他你们现在为什么会亏损了,你们内控做得不好啊,“韦哥,我们这可都是临期食品啊”,帮助公司内部消化的。”玄幻作家笑答道

    冬至那天,我搞定了一个新住所,小强知道我要搬走的消息后后执意要请我吃饭。这次饭局,我们的火锅终于加了两个荤菜,牛肉和羊肉,以前都只是素菜。

    席间,小强终于说出了自己的一些真相。以前他一直想找金融专业人才,最近终于想明白了。在他看来,金融专业人才根本不会和他一起创业的。其实小强之前做pose机积累的客户基础每个月会有不少的佣金返还的,反正吃饭不愁了,跑闪送只是闲着无聊时才找点事干。

    小强慨叹说道:看了XX时代之后,终于明白了,做金融要有资源和背景啊,如果没有那就得继续搬砖。他举例说,AB在剧里有有英国留学背景,家里又有政商人脉,公司主要是看重这个啊。那个在AB下边想跳槽的,以为AB走后自己能接任投资总监的位置,其实公司根本不会给她这个机会的,不管你有多努力,能力有多强。我以前给投资公司发商业计划书,获得融资的机会几乎是零啊,以后不会再这样干了。

    “统一战线对我来说就是多交朋友,武装斗争要等到融到钱和竞争对手撕X了,党的建设就是要加强团队建设。”小强讲述自己理解的中国革命胜利的“三大法宝”。

    小强说会把我之前在学校那个XX史的作为突破口,做一些金融研究写一些文章来自己的公司引流。我则安慰他道:中国的事在靠谱之前都不靠谱,关键是找到支持你的人啊!我看好你“强总”,“你看天上的云,散了又聚,聚了又散,人生离合,亦复如斯”,小强听后哈哈大笑。

    临别前一天,小强说他一个小土豪朋友对他的项目感兴趣了,要向周围的朋友推荐他的项目。“只要有前期200万启动资金,我的平台公司马上就可以开始了”,小强兴奋地说。

    尾声

    离别前,我终于爬到大厦顶层,但还是没有看到黄浦江,倒是看到马路上如蝼蚁一样渺小穿梭的行人,看着渐渐消失的人群,莫名地忽然想起周星驰的《大话西游》最后一幕。

    大话西游里,孙悟空师徒四人慢慢消失在西天取经的路上,紫霞仙子对至尊宝说,“你看,他的背影好像一条狗啊!”,似乎一下子明白了,互联网时代,大家都是一条狗啊!

    不是么,我们每天在墙内用着“盗版”古狗,翻墙后用正版狗哥;每天上班吃着热狗或者中国热狗煎饼果子;有人在网上“官宣”撒着狗粮,单身狗们内心崩溃了;陆家嘴喧嚣的人群中,拥挤的地铁里,金融狗们每天坐着四块钱的地铁,吃着五块钱的煎饼果子,电话里谈着几千万甚至上亿的生意,开心时像哈巴狗,失落时像落水狗。都希望走狗屎运,不希望当落水狗。

    人生道路上大家都有着一条狗命,又要像“打不死的小强”,最后才能修炼成“斗战胜佛”。某东网站似乎真正明白了互联网的真谛,把公司吉祥物弄成了一条狗,我们在网站上买着“狗东西”时候,东哥也在明尼苏达的森林里修炼成了“饿狼传说”,据说这辈子都再也去不了美国了。

    新闻里不时传来大师们远去的消息。单田芳大师走了,金庸大侠仙逝了,最后一朵小花赵丽颖也被人摘走了,王撕葱的IG夺冠消息已经转发1000万了。旧时代正在离我们远去,新时代已经到来了么?

    遛狗男女“狗咬人”的新闻不时充斥互联网,人咬狗肉吃则成了谈资。之前,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的。狗男女们的新闻还充斥了大洋两岸,时代真的变了么?

    我们正站在新时代的大门口,而我们自己却浑然不觉。未来会怎样不知道,小强会融到钱么,衷心祝福他梦想成真,而我却要去一个叫“时代”的老地方了。

    现在和十年前好像,又要开始一段人生路程了。

    我的2018,不知道自己知道。


天价机票抢购潮之下,是全球疫情告急。截至北京时间3月23日14时,全球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已经超33万例。除中国外,全球累计确诊256278例。

“当然,如果疫情在全球范围内得不到控制,市场的恐慌情绪持续蔓延扩散,则不排除会发酵为一场更大范围的金融危机。”巴曙松说道。

时代周报记者统计,截至目前,多省份2月财政收入出现下降,其中,山西省全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降幅最大,高达39.9%。

江西省社科院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孙育平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北京、天津二市,以及广东、江苏、浙江三省,改革开放较早、经济发展水平较高,“城镇化率比较高是自然的”。

截至3月23日20∶00,南京市面向市民发放的三批、价值1.5亿元的消费券已经全部发放完毕,共有近70万人领到消费“红包”。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