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生率低、老龄化加剧 上海力推托幼一体化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8-11-30 21:30:00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作为国内户籍人口老龄化最严重的城市,上海积极探索托幼服务的经验,对全国而言将具有示范意义。

    文/时代财经    柳军

    托幼服务.jpg

    来源:全景网

    为了提供更多普惠性的托育服务,日前上海正在积极推动托幼一体化,鼓励符合条件的公办、民办幼儿园开设托班。

    与此同时,上海将“新增50个普惠性托育点”也纳入2019年市政府实事项目,并为市场化托育机构提供场地、减免租金、以奖代补等“真金白银”的政策支持。

    作为国内户籍人口老龄化最严重的城市,上海积极探索托幼服务的经验,对全国而言将具有示范意义。

    托幼服务普遍短缺

    上海的人口老龄化到底有多严重?上海市统计局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上海户籍60岁以上老年人口为483.60万人,老年人口占户籍总人口的比重达到33.2%,这意味着,上海每三个户籍人口中,就有1个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

    老龄化的背后是低出生率。时代财经梳理上海统计数据发现,该市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生育率总体水平维持在人口世代更替水平以下。其中在1995年,上海人口自然增长率为-2.06‰,此后二十多年中,上海的人口自然增长率正增长出现了3次,分别在2012年、2014年和2016年,但即便是增长最快的2016年,也仅增长0.5‰。

    上海的人口结构,其实是全国人口老龄化的一个缩影。全国老龄办数据显示,2017年底,中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已达2.41亿人,占总人口的17.3%。与此同时,全面二孩政策出台两年后,全国人口出生率仍呈现下降趋势。

    而根据今年10月全国政协双周协商座谈会透露的信息来看,目前出生率下降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养育孩子的时间和金钱成本越来越高,尤其是托幼服务短缺。

    “托幼是当前影响二孩生育最突出的问题。”湖北省副省长杨云彦认为,当前首先要解决养育子女中一些难点、痛点问题,构建家庭、社区、机构“三位一体”的婴幼儿护理照料社会化服务体系。

    那么,目前国内的托幼服务短缺到什么程度呢?

    目前媒体广泛援引的一个数据是,国内0~3岁婴幼儿在各类托幼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远低于部分发达国家50%的比例。更明显的对比是,2017年中国幼儿园毛入园率已接近80%,这个数据是0-3岁的婴幼儿入托率的20倍。

    这种情况下,短短几个月的产假无法解决婴幼儿照料问题。国家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发布的一份调研报告称,有六成妈妈是因为“孩子无人照料”而放弃生二孩。

    但更严峻的是,近年来部分地区幼托资源出现减少趋势,这进一步加剧了托幼的供需矛盾,继而影响生育率,产生恶性循环。以上海为例,上海市总工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15年上海独立设置托儿所只有35所,比2011年减少了21所,总托儿数仅5222人,比2010年减少了3000多人。在2015年03岁四个年龄组约80万婴幼儿总数中,能上托儿所的只占0.65%

    “如果婴幼儿托管教育的难题得到解决,将有利于提升许多双职工家庭的生育意愿,人口生育率会有所提升。”著名人口学家何亚福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

    国家婴幼儿发展规划有望今年出台

    实际上,许多发达国家也同样面临着人口出生率低、老龄化加剧的难题,为了应对人口危机,各国都曾出台政策以解决托幼难题。

    例如,瑞典早在1975年就规定,针对1~3岁儿童的托幼服务,由市政部门提供,并由瑞典国家教育署统一管理。瑞典幼儿从1岁起可以进入学前学校,3岁以上可享受每年525小时的免费教育。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简称OECD)数据显示,到2014年时,瑞典3岁以下婴幼儿入托比例达到47%。瑞典为此付出的代价是,托幼公共服务的经费几十年来一直占到教育经费的三分之一。

    法国则于2004年开始实施“托儿所计划”,政策规定举办03岁托儿所的企业可以获得税收优惠政策,后来政策更是加码,法国政府提出从20152017年要增加超过27万个03岁幼儿照看“位子”。而所有这些举措,也伴随着每年大约0.5亿欧元的财政支持。

    作为亚洲的人口老龄化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日本政府为了鼓励生育,从1993年开始对设立保育设施的企业每年支付不低于360万日元的“企业内托儿补助金”,并且,政府要求企业从1995年开始给享受“育儿休业”的女职工交纳社会保险金。此外在2016年,日本内阁会议批准的“一亿总活跃计划”提出增加保育事业的财政投入,当时从消费税中拨付0.7兆日元后,于2017年又追加了0.3兆日元。

    放眼国内,就在上海积极布局托幼服务的同时,全国层面对托幼服务的支持也已经得到决策层的重视。

    例如2016年,国家卫计委就曾组织03岁婴幼儿托育服务发展的相关调研。2017年,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组织了“0-3岁儿童托育公共服务和政策支持”的课题。到了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卫计委副主任王培安对媒体表示,目前相关部门正在加紧调查研究,国家婴幼儿发展规划预计今年出台。

    而在今年10月的政协双周协商座谈会上,一直从事人口工作、关注人口政策的委员、专家们建议,应加快促进生育政策和相关经济社会政策配套衔接,构建生育友好的社会环境。

    “对3岁以下孩子由家庭自带的,可考虑每月给予相应补贴。”上海外国语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上海市妇联副主席黄绮委员建议,“此外,在个税抵扣项中,学前教育经费可考虑加上03岁婴幼儿的托管教育费用。”

    可以肯定的是,随着政策逐渐明朗,未来将有更多地方和上海一样积极扶持托幼服务市场。

自教育部1月底宣布2020年春季开学延期,并提倡“停课不停教、不停学”以来,网课平台、教师、学生和家长,都经受了各自的考验。

在经过10多天的全民隔离之后,据国家卫健委数据统计,2月8日0-24时,全国除湖北以外地区新增确诊病例509例,连续第5日呈下降态势。

一石激起千层浪。多位专家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住房公积金这块人民群众的“蛋糕”,还没到动的时候。

无论是贷款的企业还是个人,一两个月的还贷或许可以“挤一挤”,但当下疫情形势尚未明朗,持续时间不确定才是它们最担心的事情。

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全国已有全联房地产商会和安徽、江西等地房地产协会发布了有关“纾困房地产”的建议。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