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弘股份退市在即,法人王继红欲抽身“退场”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8-10-17 10:09:21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法人王继红准备撇下这个烂摊子“走人”。

    文/时代财经    童洁

    中弘股份.jpg

    股价连续18个交易日低于1元,中弘股份距离退市仅有两步之遥。就在每个人都为中弘股份捏一把汗的时候,法人王继红却准备撇下这个烂摊子“走人”。

    10月16日晚,中弘股份发布一则公告,称收到公司董事长王继红及董事、总经理张继伟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两人因个人原因分别辞任公司董事长、董事及法定代表人职务以及公司董事、总经理职务。

    中弘股份在公告中表示,张继伟的辞职自辞职报告送达公司董事会之日起生效,其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的任何职务,其所负责的工作已平稳交接,不会对中弘股份的日常运营造成影响。而王继红的辞职将导致中弘股份董事会成员人数低于法定最低人数,因此,王继红要在补选出新的董事后才能卸任。

    王继红准备“退场”

    王继红是中弘股份实际控制人王永红的哥哥,两兄弟携手搭建了中弘帝国。但相较于弟弟王永红的高调大胆,王继红明显要低调许多,他极少在外“抛头露面”。如果不是两年多之前的那场“意外”,王继红可能都不会坐上中弘股份董事长的位置。

    2016年,“徐翔案”爆发,这个涉及400亿筹码的大规模股市操纵案震动整个中国金融界。根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披露的一些案件细节,在2010年至2015年间,徐翔先后与13家上市公司的23名上市公司高管合谋操纵股票交易,先由上市公司择机发布利好消息,然后由徐翔拉升股价,继而双方合谋高位套现,最后获得利益分成。

    中弘股份正是徐翔案涉及的13家上市公司之一,时任董事长王永红、董秘金洁也双双出现在涉案的23名上市公司高管之列。案件爆发后,王永红为了降低对中弘股份的影响,辞去了中弘股份董事长等职务,并退出董事会。

    2016年8月和2017年11月,王继红在无奈之下接任了王永红的职位,成为中弘股份的法人、董事长以及中弘卓业的法人。当然,这些信息的变更并未让王永红失去对中弘控股的控制,他全资持有的中弘卓业持有中弘股份26.65%的股份,是中弘股份目前第一大股东。王永红至今仍是中弘股份的实际控制人。

    不过,徐翔案之后,中弘股份每况愈下,尤其是接连遭遇债务逾期、股权冻结、项目停工、股东集体减持等状况之后,作为法人和董事长的王继红无论如何也不能独善其身。

    今年1月,因中弘股份未能及时披露控股股东份被冻结的相关事项,违反了信批规定,深交所向王继红和时任董秘吴学军及控股股东中弘卓业下发监管函。深交所在监管函中指出,对于中弘股份的违规,王继红和吴学军负有重要责任。

    来自监管层的压力不断加剧,王永红于2018年年初奔赴香港为中弘股份寻求援助,前后主导了与深圳港桥、新疆佳龙、加多宝的三次重组,但无一成功,中弘股份丝毫没有好转的迹象。

    雪上加霜的是,9月,由于中弘股份存在未及时披露交易信息、募集资金补流到期无法归还专户、业绩预告修正公告披露滞后、重大行政处罚事项未及时履行披露义务等违规行为,深交所决定对王永红、王继红、董事兼财务总监刘祖明予以公开谴责的处分,对张继伟等予以通报批评的处分。

    这样的形势下,旧高管陆续离场几乎成为必然事件。今年以来,中弘股份已经有原监事龙丽飞,原董事、总经理崔崴,原董秘吴学军陆续离职。此次王继红辞职,中弘股份亦表示会尽快补选新的董事接任,但法人辞职的举动难免再为中弘股份蒙上一层阴影。

    国厚资产紧急介入

    虽然中弘股份表示王继红和张继伟是因个人理由而辞职,但抽丝剥茧后不难发现,“老将”的离去背后实际带着一丝“让位”的意味。

    2008年,张继伟被王永红招入麾下,至今已有十个年头。今年3月1日的股东大会上,张继伟被选举成为中弘股份新一届董事会董事,在此之前,他历任中弘卓业计审部经理、中弘控股监事、中弘控股人力行政中心负责人和中弘控股副总经理。

    十年老将上任7个多月就请辞,着实有些不同寻常。有意思的是,在宣布张继伟和王继红辞职的同一天,中弘股份还发布了另一则公告,宣布任命原北大科技园项目经理、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副院长张永宏为公司新总经理,全面接手张继伟的工作。

    公告中提到,张永宏为北京大学法律系学士硕士,具有法律、教育、企业经营等从业背景,2008年到2012年曾任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副院长,2013年至今为深圳源泉汇创业孵化器总经理,并与中弘股份新傍上的“白武士”国厚资产有着不解之缘。

    时代财经查询发现,张永宏的名字曾在去年3月被加入国厚资产高管名单中,于今年3月退出高管行列。此外,其名下深圳市朗润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朗润”)是国厚资产原始股东之一,2014年国厚资产成立时,深圳朗润的持股比例高达46%,为第二大股东,随着后续资本的加入,目前深圳朗润对国厚资产的持股比例被稀释至14.65%。

    另外,天眼查信息显示,2016年10月,深圳朗润发生一项投资人变更事项,深圳市厚磁科技有限公司注资深圳朗润,成为其大股东,持股比例达80%。而深圳市厚磁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就是国厚资产现在的法人--李厚文。

    这就表明,张永宏极有可能是从国厚资产空降而来。一周前,中弘股份宣布与国厚资产旗下宿州国厚及中植系中泰创展共同签署《经营托管协议》,其中宿州国厚将对中弘股份实施为期3年的经营托管,托管费用为每月基础费用100万元。

    国厚资产是安徽省内唯一一家可从事金融企业不良资产批量转让处置的“坏账银行”,在王永红看来,国厚资产的资源能够给处于谷底的中弘股份带来极大的拉动力。但这些都是后话,眼下要思考的是,如何将中弘股份的股价拉回1元水平线。

    10月16日收盘,中弘股份发布可能将被终止上市的第九次风险提示性公告,其已连续18个交易日收盘价格均低于股票面值(即1元)。国厚资产的紧急介入能否打破僵局?答案将在未来两天揭晓。

    童洁.jpg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中弘股份 王继红 的报道

  • ·新疆佳龙接盘中弘股份 受让26.55%股权成控股股东(2018-06-30)
  • ·中弘股份断臂自救,海南如意岛委身佳兆业(2018-07-12)
  • ·中弘股份上演重组闹剧?加多宝否认参与其中(2018-08-28)
  • ·中弘股份退市在即,法人王继红欲抽身“退场”(2018-10-17)
  • ·中弘股份被强制退市,但危机并未就此解除(2018-11-09)
  • 在肖耿看来,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对中国国家发展战略具有非常深刻的意义。

    如何高效率使用这种低成本的资金、并且达到住房保障的效果,需要对此有一定的规定和限制。

    如何改变现状?张军教授提出,我们应该转变管理经济的方式,尊重市场规律,风险应该被市场分摊掉,建立分享型的经济组织方式才是关键。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