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映客港交所挂牌上市 直播的下半场战事打响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8-07-13 11:54:47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对于经历“借壳上市”失败的映客而言,港交所IPO是件好事,但是在上市之后其也将面临一系列内外部的挑战。

    文/时代财经    黄淑妹

    7月12日,映客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上市,股票代码为“03700”。上市首日,映客开盘报4.32港元,较发行价3.85港元上涨12.2%,开盘之后涨幅一度超过40%,高见5.48港元。截止今日11:30,映客涨12.91%,报4.81港元,成交额3.9亿港元。

    据映客最新IPO配售公告,映客IPO发行价为3.85港元/股,总发行3.0234亿股,占总股本的15%,募资额约为10.49亿港元。按目前3.85港元的定价,映客总市值约77亿港元,折合人民币不超过65亿元。按2017年净利润计,PE为8倍出头,可谓互联网行业IPO中少见的低估值。

    有观点认为,目前港交所上市企业超7成破发,映客正好遇到小米上市,低估值一定程度上降低破发风险。

    亦有观点认为,映客或参照虎牙的增值之路,虎牙当时IPO时估值约人民币160.35亿元到184.43亿元之间,如今市值已经超过400亿。

    艰难的上市路

    同为直播行业头部企业,映客上市之路要比虎牙曲折得多。虎牙有腾讯支持,映客还在单打独斗。映客CEO奉佑生在IPO前曾发公开信称,映客没有BAT的加持和站队,是凭借自己产品和技术,在最惨烈的千播大战中笑到最后的。

    而在挂牌仪式上,奉佑生也用“创业九死一生,上市水到渠成”来感叹其创业历程。

    22.png

    映客创始人奉佑生

    映客成立于2015年3月,彼时,直播风口正旺,映客也成为了资本的宠儿。据天眼查资料显示,映客成立不到半年就获得多米音乐1000万元天使投资。4个月后再获赛富亚洲、金沙江创投和紫辉创投的数千万元A轮投资,2016年1月获昆仑万维6800万元A+轮融资。三轮融资后,映客的估值已经到了70亿元。

    此后映客再无融资消息,直至2017年,宣亚国际宣布拟与映客“联姻”。2017年9月,宣亚国际发布公告称,拟以近28.95亿元人民币收购映客运营主体蜜莱坞48.2478%股权,交易完成后,宣亚国际将成为蜜莱坞(映客运营主体)第一大股东暨控股股东。

    此次交易采用全现金方式支付,但宣亚国际账面现金只有3.3亿元,其主要收购资金来自四个大股东的借款,映客核心股东又增资了宣亚国际的四个大股东,所以,这起交易被质疑是映客变相借壳上市,并遭到深交所问询。2017年12月,宣亚国际宣布终止收购映客。

    双方磨合近8个月,最终无疾而终。这时,“借壳上市”失败的映客选择独立上市,并于今年3月提交招股书。7月12日,映客终于成功在港交所敲钟。不过,此时的映客估值已没有当初那么高了。

    对此,易观分析师殷实向时代财经分析称,前两年映客在移动直播平台市场上占据的份额相对较高,所以估值也高。2017年后,受资本、平台以及外部短视频等多因素冲击,映客的市场地位和流量受到影响,所以估值相对下降。

    虽然上市估值较低,但映客的业绩确实相当不错的。在近期上市的直播股中,虎牙2016年及2017年还是亏损状态,2018年Q1才扭亏为盈,但净利率也仅为3.72%。

    映客则连续三年实现盈利,2015年到2017年映客的营收收益分别为2870.20万元,43.35亿元和39.42亿元。经调整后,纯利分别为146.00万元、5.68亿元和7.92亿元。

    净收入近8亿元对于成立仅有3年的企业来说相对可观,但是,随着直播行业发展变缓以及企业业务扩展,上市之后映客也将面临更大的压力。

    内外部的挑战

    艾瑞咨询《中国泛娱乐直播平台发展盘点报告(2017)》显示,2016年是中国泛娱乐直播市场的顶峰,市场规模为208.3亿元,其中90%来自用户付费规模,同比增长180%。2016年至2019年,泛娱乐直播市场增长幅度开始呈现明显下滑趋势,至2019年,泛娱乐市场规模为872.6亿元,增幅降至31%。整个直播市场活力在未来三年呈现明显走衰趋势。

    2.png

    受此影响,映客平均每月活跃用户数、平均每月付费用户以及平均每月活跃主播数等核心数据均呈现下滑趋势。

    映客平均月活用户数数据在2016年第四季度达到顶峰,为3000.6万人,之后迅速下跌,随后则一直在2000万到2530万之间徘徊。2018年第一季度,映客月付费用户数同比大幅下滑,从2017年第一季度的182.4万人,减少到72.9万人,降幅达60%。

    映客在招股书中解释原因,主要是由于行业于2016年迅速发展后,2017年整个行业的活跃及付费用户群增长放缓,中国移动端直播市场进一步分化,及我们用户有其他线上及线下的娱乐选择。

    在上市后,映客方面也表示,未来的发展主要集中在广告业务拓展、娱乐产业链化和多元化行业渗透上。另外其也透露,目前公司手握近30亿人民币的现金,未来将用于业务扩张以及投资并购。

    从这方面看,映客对于后期发展似乎有充足的准备,但是除了大环境及内部调整因素之外,其还面临外部来自竞争对手以及短视频的冲击。

    自2016年“千播大战”之后,直播行业已进入了头部企业竞争的阶段,目前在游戏领域腾讯投资的斗鱼、虎牙独占鳌头,而在娱乐直播领域,花椒与六间房选择抱团抗敌,相比于这些企业,单打独斗的映客脱颖而出难度颇高。另外,随着以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崛起,直播市场也遭受分流危机。

    易观分析师殷实告诉时代财经,大环境放缓以及短视频冲击是每个平台都会遇到的问题。在突围上,其方法也大抵相同。一是依托现有的用户资源,积极把短视频概念的内容融入到平台中,二是依托直播平台的技术手段,开拓直播服务的边界,比如答题直播,社交直播,明星直播,电商直播等等。

    殷实认为,“短时间内平台发展的具体方向应该是在这两个大的思路的基础上,根据用户需求进行深度创新。”

    无论是内部的调整还是外部的挑战,映客上市首日股价的走势就已说明市场对其看好。在当前上市的直播股中,虎牙市值也是一路上涨。相对而言,资本对于直播股仍旧有所期待。另外,据媒体爆料,斗鱼与花椒与六间房也在谋求上市,未来直播股战场也将更加热闹。

自教育部1月底宣布2020年春季开学延期,并提倡“停课不停教、不停学”以来,网课平台、教师、学生和家长,都经受了各自的考验。

一石激起千层浪。多位专家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住房公积金这块人民群众的“蛋糕”,还没到动的时候。

无论是贷款的企业还是个人,一两个月的还贷或许可以“挤一挤”,但当下疫情形势尚未明朗,持续时间不确定才是它们最担心的事情。

随着企业复工,人员陆续返城,近距离密切接触几率加大,考验着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的“外防输入、内防扩散”的能力。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