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洲国际股价“跳崖”,二股东持股市值缩水九成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8-06-14 10:46:10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孙宏兵与舒氏兄弟的一进一退,引发了市场无限遐想,事件如何发酵只能等五洲国际复牌才能见分晓。但可以肯定的是,就股价而言,孙宏兵财富大跳水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文/时代财经    黄银桥

    股市风云,变幻莫测。在这里,不缺财富暴涨的神话,但也不乏身家跳水的惨剧。

    三年前投资五洲国际,跃升为二股东的孙宏兵,肯定没想到自己也会成为股市惨剧中的一员。

    5月21日,国际金融报发布的一篇名为《五洲国际和五丰演双簧 多地配合玩“圈钱”游戏》的文章,让五洲国际一下子成为了行业关注的焦点。

    三天之后,五洲国际在官方网站首页发布严正声明,指出上述报道违背事实,严重侵害五洲国际商誉,并表示将采取法律行动维护企业名誉。

    从股价走势来看,在文章刚发布的5月21日,五洲国际的股价受影响并不大,当日收盘价为0.485港元,跌1%。但在五洲国际发表声明后,股价再跌7.07%,收0.445港元。

    5月25日是一个重大转折点,这天开市,五洲国际股价便出现断崖式下跌。无奈之下,五洲国际被迫发布停牌公告,宣布自5月25日上午11时25分起公司股份及债券停止买卖。

    匆匆停牌的五洲国际,其股价定格在了0.068港元,跌幅达到84.89%,市值从20多亿港元暴跌至3.39亿港元。

    股价.png

    孙宏兵,他更为人熟悉的一个身份是:并购狂人孙宏斌的弟弟。他第一次出现在五洲国际的股东名单上,是2015年11月19日。这天晚上,五洲国际宣布,公司控股股东盛凯控股有限公司向孙宏兵出售936438000股股份,出售代价为约每股0.34港元,总代价3.2亿港元。籍此,孙宏兵获得五洲国际18.77%股权,成为第二大股东。

    孙宏兵的收购价较五洲国际2015年11月10日停牌前价格折让了51.43%。若按当日0.66港元的收盘价计算,孙宏兵当时手持的18.77%股权,市值约6.18亿港元。

    从入主至今,孙宏兵持股比例曾发生多次变化,港交所披露信息显示,最近两次变动分别发生在2017年11月14日和2018年5月25日。

    2017年11月14日,孙宏兵持有五洲国际股权比例减持至18.17%,这部分股权,按2015年入股时的市价计算,市值约5.81亿港元。但在5月25日五洲国际股价暴跌之日,这部分股权市值也面临大跳水,按0.068港元/股计算,孙宏兵的18.17%股权市值6159.63万港元,缩水近九成。

    孙宏兵入主五洲国际意图外界并不清楚,他也没有直接参与经营管理,一直未出现过在五洲国际的董事会名单中。五洲国际方面也从没有提及引入孙宏兵做二股东的原因。但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此次股价暴跌,对其影响都是巨大的。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在五洲国际股价暴跌的当日,孙宏兵选择了增持。港交所信息显示,5月25日,孙宏兵持股比例从18.17%上升至20.37%,增持的平均价为0.065港元/股,大有抄底之势。

    针对孙宏兵的增持,时代财经致电五洲国际证券部,但对方表示目前没有更多信息可以披露。作为五洲国际的二股东,如果将孙宏兵的增持理解为股东对公司发展有信心,似乎不太能说得过去,毕竟作为五洲国际的大股东,舒策城和舒策丸从2018年2月开始已经连续减持12次。

    从港交所披露的股权变动信息来看,自2013年6月13日在港交所上市至2017年12月31日四年半时间内,舒策城和舒策丸控制的盛凯仅仅减持过4次股权,其中一次就包括出售给孙宏兵,这期间,盛凯持股从最初的79.68%降至50.9%。

    2018年,历经12次减持之后,盛凯持股量再从50.9%降至50.81%。就上述一系列的股权变动,时代财经曾多次致电五洲国际董事长舒策城,但截至发稿前仍未能接通。

    孙宏兵与舒氏兄弟的一进一退,引发了市场无限遐想,事件如何发酵只能等五洲国际复牌才能见分晓。但可以肯定的是,就股价而言,孙宏兵财富大跳水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五洲国际 孙宏斌 的报道

  • ·五洲国际股价“跳崖”,二股东持股市值缩水九成(2018-06-14)
  • ·五洲国际承认出现强制平仓,复牌股价回升近34%(2018-06-15)
  • ·孙宏斌的大目标:融创全年要卖3000亿(2017-09-01)
  • ·港股的造富神话,孙宏斌身家32天暴涨410亿港元(2017-09-20)
  • ·重组佳兆业违规,孙宏斌被港交所罚“补习”26小时(2017-10-26)
  • ·融创“疯狂”补血,先旧后新配股再筹78亿(2017-12-15)
  • ·孙宏斌:和老贾没有任何矛盾,有时要愿赌服输(附实录)(2018-01-23)
  • ·特写 | 孙宏斌的中场战事(2018-03-30)
  • ·孙宏斌并购传言,永泰地产寻“买家”的地产长路(2018-06-21)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2017年我国服务进出口总额46991.1亿元,同比增长6.8%,连续4年保持全球第2位;其中出口15406.8亿元,进口31584.3亿元,服务逆差16177.4亿元。

    这一次,伟光CEO李哲瑜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预计2018年世界杯的销售目标是7.6亿元人民币。

    2000年时3号令发布正处于中国招标投标制度的形成阶段,旨在保障招投标的公平竞争,预防腐败,如今843号文和16号令的组合出现,则更多是为扩大市场主体的自主权。

    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个企业的兴衰不是政府能够决定的,主要还是市场行为。政府主要的任务是维持一个好的生态,提升优化营商环境,切忌“越权”替代市场。

    “在全国范围内,深圳国有企业的比例并不是很高,但是功能作用发挥得非常好,特别是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将发挥非常大的作用,这得益于深圳国资改革的前瞻性和先进性。”李保民补充道。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现在南庄的陶瓷业主要是以销售和会展为主,陶瓷生产企业的迁出不仅令南庄的环境有了很大改善,还为南庄未来的发展腾出了空间。”南庄镇镇委书记何战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