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地下钱庄隐患重重,需打出监管“组合拳”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8-06-05 17:38:21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仅在2017年,国家破获的“地下钱庄”汇兑案件近百起,涉案金额达数千亿元人民币。在复杂的国际金融环境下,实际规模有可能已达数万亿人民币。

    文/时代财经    魏子皓

    猖獗的地下钱庄再度受监管部门关注。

    据央行网站6月4日透露,近日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潘功胜带队赴公安部,与副部长孟庆丰举行工作会谈,就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打击地下钱庄及非法外汇交易平台等有关情况及下一步工作安排交换了意见,双方将进一步加大对相关领域重大违法犯罪活动的行政处罚和刑事打击力度,坚决整治金融乱象,维护良好金融秩序。

    多位受访专家均指出,当前地下钱庄跨境资金转移规模巨大,背后与我国金融长期抑制过度有相当的关联。打击地下钱庄相对更有效的方法是疏堵并重,未来更要借助科技等手段打出监管“组合拳”。

    VCG41156760866.jpg

    汇兑规模万亿级别?

    当前,中国对外开放度日益扩大,国际交流密度、广度和深度等日趋提升,留学、旅游带来的个人消费类外汇需求日益增强,商贸、投资等活动更是带来大规模跨境资金流动需求。

    而这些汇兑需求中,有大量资金是通过“地下钱庄”实现跨境流动。

    西北大学华侨华人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阎国明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中国的“地下钱庄”起源于上世纪80年代,经过30多年的发展,目前其规模已达到相当惊人的地步。仅在2017年,国家破获的“地下钱庄”汇兑案件近百起,涉案金额达数千亿元人民币。在复杂的国际金融环境下,实际规模有可能已达数万亿人民币之巨。

    从地区来看,以汇兑业务为主的“地下钱庄”主要分布在沿海地区,尤其是华侨众多的东南沿海。

    “广东、福建、深圳等省市都是著名的侨乡,也是早期‘地下钱庄’的猖獗之地,”阎国明表示,改革开放初期国家鼓励通过换侨汇积累外汇储备,这就给“地下钱庄”提供了肥沃的生存土壤,东南沿海又处于改革开放的前沿地,换卖侨汇的生意逐渐形成了外汇兑换的产业链。

    由于中国实行外汇管制,对购汇的主体资格和额度有严格规定。“通过银行渠道资金结算手续相对繁杂且成本较高,而地下钱庄交易相对便利,”做外贸生意的张婷(化名)告诉时代财经,“正常的资金处境,虽有合法正规的程序可循,但在银行办理外汇兑换业务要受年度额度限制,且汇兑成本较高。相比之下地下钱庄的手续简便、快捷还不受总额限制,与地下钱庄确认交易后,通过电话就可以实现资金转移。”

    不少长期生活在海外的留学生,也选择用非法的途径向海外转移所需资金。在俄罗斯留学的马正强告诉时代财经,虽然每年有5万美元购汇额度,但走银行的手续太麻烦,他认识的中国留学生常常都是找一个华商,留学生给华商的国内银行账号打人民币,华商再直接按照当天汇率将卢布转给前者,“因为额度不大,华商也愿意帮助我们。”

    另外,随着经济发展,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渴望在全球范围内配置资源。而目前实行的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QDII)制度,已无法满足市场需求。在这种情况下,部分境内投资主体为实现境外投资,通过“地下钱庄”来实现资金的跨境流动。

    VCG4188752010.jpg

    “地下钱庄”多重隐患

    “地下钱庄”的存在,让巨额资本长期游离于国家金融监管之外,对国家经济、金融乃至社会稳定都造成危害。某政策性银行风险专家对时代财经表示,了解“地下钱庄”的危害,要从宏观视野和国家整体利益角度进行分析。

    据了解,“地下钱庄”的资金交易具有高度的隐蔽性,导致国家对实际发生的资金流规模和交易属性无法掌握,更难将其纳入正常的国际收支统计中,从而容易形成统计“盲区”,使统计数据与实际数据相去甚远。

    上述专家认为,统计数据的失真,将可能直接影响对人民币汇率等情况的准确判断和分析,导致金融政策出现偏差,进而引发国家宏观经济决策出现失误。另外,还有境外一些游资通过“地下钱庄”,避开外汇监管进出国内证券市场,这将冲击证券市场正常的交易秩序,影响证券市场的稳定。

    除此之外,为犯罪分子服务的跨境洗钱也是“地下钱庄”的主要业务。这为走私、贩毒、骗税、腐败等严重刑事犯罪的违法所得披上了“合法”的外衣,助长了相关犯罪行为。

    “作为通道和载体,地下钱庄的推波助澜导致跨境洗钱态势更为严峻,必须采取非常手段使其得到有效遏制,”复旦大学中国反洗钱研究中心主任严立新告诉时代财经,当前如此巨大的地下钱庄跨境资金转移规模,与我国在金融领域的管制策略有一定关联严立新认为,打击地下钱庄,相对更有效的方法是疏堵并重,采用多手段组合的策略,尤其要借助如大数据、区块链+人工智能等科技手段。

    严立新指出,在维持现有的对地下钱庄非法经营活动严厉打击力度的同时,应同步提高商业银行服务效率,引导民众偏好,同时建立综合配套机制,加强反洗钱国际合作,进行有效及时的金融情报交换,为人民银行与其它监管部门、执法部门密切配合,共同打击地下钱庄跨境洗钱行为创造必要的基础条件。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地下钱庄 隐患 万亿 监管 科技 的报道

  • ·地下钱庄隐患重重,需打出监管“组合拳”(2018-06-05)
  • ·迈瑞医疗并购改写模仿基因,但也埋下负债和商誉的高风险(2019-05-27)
  • ·紧急停售部分车型?宝马回应:仅涉67台(2019-10-29)
  • ·建行杀入住房租赁,搅动万亿市场一池春水(2017-11-03)
  • ·贵州茅台万亿市值“一日游”,后市业绩存争议(2018-01-15)
  • ·资管新规影响发酵:结构性存款首破8万亿,或“接棒”保本理财(2018-03-22)
  • ·房地产销售逼近15万亿再创纪录,2019年楼市会回暖吗?(2019-01-23)
  • ·监管层力推重组并购,下半年投行业绩有望改善(2017-09-08)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截至发稿,国家管网公司的注册信息并未对外发布。业界普遍预计,国家管网公司估值预计在3000亿―5000亿元之间。

    从倡议、创建、新生入学到正式获批,西湖大学用了三年时间,展现出令人惊叹的超速度。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