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fo裁员疑云,创始人暗示背后有人推动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8-06-04 20:10:25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被资金困扰的ofo,已经通过“车身广告”为自己造血,但还没走出第一步,就陷入了裁员疑云。

    文/时代财经    陈远枝

    201707241403009010.jpg

    刚宣布要布局区块链的ofo,转身又陷入裁员风波。

    6月4日,据虎嗅网报道,ofo由于资金链紧张将进行裁员,比例达到50%,且存在继续扩大范围的可能性。其中ofo海外市场主管张严琪离职,整个海外部门解散,同时离职的高管还包括负责市场公关业务的高级副总裁南楠与主管杨汛。

    面对裁员的消息,ofo创始人于信在朋友圈回应称,纯属无稽之谈,事件背后是有人在推动。

    时代财经向文章中离职当事人、ofo内容总监杨汛求证,其回复称,已发布朋友圈否认了离职消息。同时,因文章将“杨汛”写成“杨迅”,他在朋友圈对此调侃道:“这么推论下来,也许写的并不是我?”

    但接近ofo的相关人士告诉时代财经:“张严琪、杨汛还在职,南楠已经离开ofo了。”

    实际上,资金链紧张的问题一直困扰着ofo。据财新报道,截止2017年12月,ofo账面上可供调配的资金仅剩3.5亿元。今年2月,ofo通过两轮资产抵押获得了阿里的17.7亿人民币借款,以解燃眉之急。

    值得一提的是,竞争对手摩拜在4月份被美团低价收购时,其创始人胡玮炜感慨称:“资本是助推你的,但是最后,其实你都得还回去。”

    目前ofo的困境与资本不无关系。此前,ofo的大股东滴滴一直推动ofo与摩拜合并,但在遭到ofo公司创始团队拒绝。滴滴另起炉灶,收购了小蓝单车的原有资产,并上线自有品牌青桔单车,直接加入共享单车战局。曾有媒体报道,此前ofo的融资一直无法推进,与滴滴不愿签字有关。

    而一直为ofo输血的阿里,也有着自己的打算。相比无法取得掌控权的ofo,阿里开始加大对“嫡系”哈罗单车的支持。531日,蚂蚁金服全资子公司上海云鑫以14.68亿美元整体估值,对哈罗单车增资20亿人民币,占股比例上升至36%,为第一大单一股东。

    自2017年12月起,哈罗单车完成3轮融资,约13.7亿美元,每轮融资都有着蚂蚁金服的身影。在阿里的资本加持下,哈罗单车异军突起。通过“农村包围城市”的路线,哈罗单车目前已进入220个城市,并与40多个中小城市签订了排他合作协议。

    据哈罗单车相关人士表示,继3月份全国免押金后,哈罗单车有效用户增长迅速,日订单量超过2200万。

    在哈罗单车表现亮眼的情况下,阿里巴巴是否会继续加注ofo尚不可知。但面对资金的承压,ofo已开始自我造血。

    今年5月份,ofo取消了全国20个城市的芝麻信用免押金活动,仅保留上海、杭州、广州、深圳、厦门等5座城市。除上述5个城市之外,ofo用户如果不选择购买95元“福利包”,将需要缴纳199元押金才能使用ofo小黄车。

    与此同时,ofo开始探索“车身广告”的盈利模式,尝试在车后轮三角板、车把三角区域、坐垫等部位设置广告位,但因如上海、北京等城市对广告的严格监管而受限。

    当前,ofo新商业模式效果尚未可知,又陷入裁员舆论风波,它的下一步或将更加艰难。

深圳不能仅仅是在经济领先,只实现经济现代化,还需要在民生、文化等方面补足短板,推动政治现代化、文化现代化、社会现代化、生态现代化。

继对在岸、离岸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双双破7作出官方回应后,8月7日,网络有消息称,央行将自2019年8月10日起降息0.25个百分点。当晚,央行微信公众号辟谣,称此为假消息。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此次报价行扩围,增加城商行、外资行和民营银行,在很大程度上更加全面地参考了整个银行业不同的风险偏好。”

今年上半年,我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8%,但从投资结构来看,制造业投资增速仅为3%,与去年全年9.5%的增长相比,下滑幅度较大。

多位业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自今年5月21日郝鹏兼任国资委主任以来,更有利于党委与行政工作班子加快形成改革共识,快速推进改革举措落地实施,提高效率。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