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奖大师给中国出海企业的防风险“锦囊”-时代在线 - 时事 财经 产业-时代周报
  • 诺奖大师给中国出海企业的防风险“锦囊”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8-03-13 17:16:03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中国企业“走出去”参加“一带一路”建设的时候,不仅面临的是巨大机遇,同时也存在着更多的信息不对称等风险,而在这个关键时刻,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奥利弗•哈特(Oliver Hart)送来了“锦囊计”。

    文/时代财经    魏子皓

    专题报道 | 罗浮宫家居集团特约之第八届诺奖得主中国行

    312日下午,由南方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时代传媒主办,时代周报、时代财经承办,由罗浮宫家居集团独家总冠名的“第八届诺奖得主中国行”活动在广东罗浮宫星座广场举行。

    美国著名经济学家、不完全契约理论开创者、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奥利弗•哈特(Oliver Hart)分享了他在经济、契约理论等方面经验成果,结合世界竞争格局大转变的背景,分析企业价值链的重构与创新,探讨中国企业如何在竞争力、效益等方面与其他企业形成差异,并取得优势。

    亲切亲切亲切.png

    美国著名经济学家、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奥利弗·哈特

    不完全契约客观存在

    经济学理论中的“完全市场经济”意味着完全的竞争和对称的信息。即便存在各种不确定因素,也会通过期货、保险等具有不同功能的工具形成对冲闭环,从而转化为确定因素。

    如果一切可以完全确定,交易双方对未来所有事件都可以作出正确预测,在合同中直接明确规定双方的责任和权力,签署一份理想的“完全合同”之后,交易中的道德风险和逆向选择风险也就不存在了。

    但现实中,由于交易成本和信息不对称等因素的客观存在,合同通常是不完全的。

    “合同有不完整性、不完全性,这是我们的一个基本理念”哈特举例表示,“比如说在一个通过合同确定的长期商务合作关系当中,我们面对复杂而不可预测的世界很难想得太远,不可能把要发生的各种情况都做出计划。”

    此外,即使能够对未来做出预测,也很难找到各方都满意的共同语言来描述各种情况和事件。再者就是,即使合同签署各方可以将对未来情况或事件的预测写进合同中,而当出现纠纷时,诸如法院之类的外部权威机构也很难对缔约各方约定的条款加以证实并强制执行。

    拟定“完全合同”是不可能的,不完全合同必然是客观存在的。正是基于这个理念,哈特的“不完全契约”理论,从新的视角认识和应对了当今的一些经济问题,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

    哈特认为,合同中可预见、可实施的权利对资源配置并不重要,关键是对那些合同中未提及资产的控制权,即剩余控制权的分配归属。

    轻轻巧巧.png

    活动现场

    中国已有成功的案例

    其实,中国企业在解决剩余控制权问题方面,已经有许多成功的案例。

    佛山罗浮宫索菲特酒店,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据了解,酒店是广东罗浮宫家居集团耗时7年,斥资16亿元打造的家居体验式酒店,交由法国雅高集团经营管理。

    “我们并没有把罗浮宫索菲特酒店简单定义成一家酒店,而是希望打造一个健康环保的家居艺术体验中心,”罗浮宫家居集团总裁陈桂芳表示,也是通过酒店这种形式把他们的家居产品服务融合到产业链中。

    “这就是通过整合来获取的控制权,而不是仅仅通过合同来确定,”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总结表示:“仅找一个五星级饭店按照合同给他供家具,是不完备的,亲自打造一个酒店,控制它的剩余控制权是关键。”

    解决剩余控制权不仅应用在多种产业相结合,形成产业链上,在纷繁复杂的公司控制权结构中也有中国公司成功运用。

    譬如,全球领先的中国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按金融股份算,阿里巴巴集团创办人马云占股份不到10%,但通过阿里巴巴上市之前就已经确定了AB股机制,马云依然对阿里巴巴有决定权。另外,华为CEO任正非同样是所占的股权比重不大,却是对剩余控制权有决定权的那个人。

    能否解决剩余控制权”在公司管理方面十分重要,中国A股市场持续两年之久的万科集团股权纷争就是一个反例。

    1.jpg

    走出去的中国企业,面临机遇也存在风险

    中国急需契约理论

    中国企业家在关于“解决剩余控制权”的实践中,不仅仅将其运用在中国境内,在海外也有实操。响应“一带一路”倡议,积极“走出去”的汉能薄膜发电集团,就是成功的例子。

    20122014年,汉能薄膜并购了美国三家顶尖的核心技术公司和德国的一家公司,并购最初的思路就是取得控制权,取得技术的研发权,然后再加上汉能薄膜的投资,使得这个技术再继续升级。

    汉能薄膜发电集团执行董事、首席执行官司海健说:“到目前来看我们取得非常好的效果,不单把研发的控制权拿到,并且还通过不同技术路线之间的整合得到大幅度提升。”

    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已提出5年,目前已经得到1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积极响应和参与。由于涉及的国家众多,经济发展水平不同,政治制度与文化风俗各异,法律制度也有巨大差异,技术标准也不相统一,中国企业在“走出去”参加“一带一路”建设的时候,除了机遇也面临着各种风险,尤其是信息不对称的风险。

    而哈特的“不完全契约”理论,或许给这些走出国门的企业送了一个“锦囊妙计”——“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是一个不存在完全契约的世界,一切都是关乎所有权和控制权的问题”。这就意味着,解决合同之外剩余控制权问题方法有多种,并不是必须自己并购拥有企业。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解决方法,并非只有并购一种。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随着铁路投融资体制改革的深化,中铁总这家总资产超过7.72万亿元的庞然大物将不再大包大揽,让地方政府和社会资本逐步参与城际铁路、支线铁路等项目。

20世纪50年代至今,中国乡村一直处于被解构的过程,《机村史诗》写的不只是“机村”,而是整个大时代下所有乡村共同的命运。

8月10日晚,《向经典致敬—2018南国书香节“中国阅读四十年”致敬榜单》揭晓,40本书入选。

在马原看来,拉萨和南糯山两段生活里创作出来的作品在精神气质上是一脉相承的。就像那句多次出现在书中,又常被媒体引用作为标题的“那个写小说的汉人”一样,形成了某种环状的呼应。

一路变迁,时代见证。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时代周报》创刊十周年。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所所长董登新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传统观念让多数人还是把房子留给孩子,同时也有些孩子不允许老人变卖或私下处置房产,从而导致“以房养老”保险遇冷。

“这就是一种地方人才竞争政策,目前多地都有相应的做法。上海出台这个落户政策肯定有其依据,引进人才是可以有相应的标准的,这个标准正好涉及学历问题,才引发了人们的看法。”

余华手上还有几篇未完成的长篇小说,他表示,“要对我那几部昏迷中的长篇小说做人工呼吸,一部一部来,救活一部,再去救活另一部”。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