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椒直播欠薪的背后,是转型的焦虑?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8-03-01 11:59:28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2月26日,花椒直播陷入了欠薪的舆论风波。目前,直播行业流量触碰天花板,这欠薪的背后是花椒直播转型突围的焦虑。

    文/时代财经    陈远枝

    360敲钟前夕,周鸿祎投资的花椒直播就陷入欠薪的舆论中。

    2月26日,短视频达人“朝食集”(IP名称)向媒体爆料称,在第三方经纪公司的介绍下,她在花椒直播开设专栏发布多个短视频,但此后却一直被拖欠2万多的视频费用。

    时代财经就该事件向花椒直播发去采访函,截止发稿尚未回复。

    在直播行业流量触碰到天花板,本次欠薪事件的当事人花椒直播曾多次尝试突围转型。此次的欠薪事件,将花椒直播转型发展的焦虑浮现于表面。

    欠薪始末

    据了解,朝食集是在抖音拥有130万粉丝的短视频达人。据其宣称,截止至今年1月底,应得的视频费用是2万2千元,但经纪公司并没有给她按时结算发放工资。

    在索要无果后,朝食集于1月底向花椒直播投诉。但出乎她意料的是,花椒方面告知,邀请抖音达人进入的活动在去年12月已经暂停,欠薪的责任不在于花椒。

    欠薪纠纷源自于花椒直播在去年11月进行的邀请抖音达人入驻平台活动,其通过委托工会,而工会再通过第三方经纪公司等外包方式,私底下挖角抖音短视频创作者进驻花椒丰富平台内容。

    与朝食集对接的是一家与花椒直播存在合作关系的第三方经纪公司——安徽京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该经纪公司于2017年11月22日邀请她在花椒直播发布短视频内容,并承诺予每条作品300元+每月2500元底薪的合作奖金。

    但原定于2017年11月、12月、2018年1月为期三个月的活动,花椒在2017年11月底便终止。而经纪人邀请抖音达人是私下进行的,花椒平台上并未公开发布任何活动消息,导致活动终止后,某些达人通知不到位。

    而朝食集便是其中之一,她在活动终止后依旧发布了57条短视频。据悉,自去年11月27日以来,朝食集在花椒直播一共发布短视频61条,据其计算,应得收入为22033.33元。

    除了经纪公司结算给了该达人11月份4条短视频共计1086元(税后)款项外,其余的57条短视频,共计20600元(税前)款项,目前尚未着落。

    值得注意的是,朝食集在这三个月里,并未与花椒直播、经纪公司就薪酬支付签署纸质内容,这使得欠薪的责任归属充满了迷雾。

    微信图片_20180228171237.jpg

    “朝食集”发布在其公众号截图

    从朝食集公开的微信群截图来看,关于责任的归属,花椒直播表示活动终止的消息均已通知工会,而“甜甜圈家族”(与对接经纪公司有关的联合体)表示消息已经通知到经纪公司,因此不是他们的责任。与此同时,朝食集对媒体表示,经纪公司将责任推向了与朝食集直接对接、已被辞退的花椒经纪人,称其未对达人履行告知义务。

    目前,花椒直播、工会、第三方经纪公司陷入了罗生门。

    转型的焦虑

    花椒重金买抖音精选原创内容,通过此方式丰富内容库,与其起步晚,与其他平台在内容上差距不无关系。

    2017年9月,花椒正式上线MV短视频功能,时间远远落后于头条、BAT早在2016年已入局。花椒在该次发布会上宣布将投入1亿元签约短视频达人,后续还会拿出30亿元补贴优质PGC(专业生产内容)和UGC(用户原创内容),转型短视频社交。

    从花椒公布的资金数目上看,可以看到其在短视频领域布局的决心,以至于通过重金邀请外援的方式,丰富平台内容。这动作背后也反映花椒直播转型对内容的焦虑。

    上海社科院互联网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李易向时代财经指出:“花椒布局短视频实则是去直播化的表现。”直播行业井喷期过后,行业监管趋严,内容同质化严重,单纯依靠刷脸的直播由于内容贫乏,用户流失严重,行业也经历了洗牌

    据中娱智库1月份发布的《 2017 中国网络直播行业趋势报告》,直播用户月人均使用时长由去年下半年的 203 分钟下降到今年初的 182 分钟,在用户留存方面,次月留存率只有两到三成。

    单靠直播的方式发展已经不可取,为了留存用户,注重内容的短视频成为了直播平台的下一道防线。早在2016年,今日头条、BAT等平台已经拿出超过10亿元抢夺短视频内容。2017年5月,今日头条更是将旗下“火山直播”改名“火山小视频”。

    当火山小视频、抖音等平台收割完流量崛起时,而花椒转型短视频就已经错失了流量红利。为缩短差距,花椒通过烧钱邀请其他平台短视频达人,借此希望能够获得大量流量汇入平台。

    然而从该欠薪事件中可看出,持续的烧钱并不可为继,活动仅仅1个月便匆忙提前结束。而且花椒直播、工会、经纪公司整个结构组织在管理协调中显得混乱,最终责任的归属问题难以明确。这方面都体现出花椒在转型存在的焦虑。

    实际上,花椒为解决内容的空泛,在2017 年就曾多次进行了去直播化转型尝试。去年4月,花椒与《赢天下》等多部影视剧合作,从主播中开展演员海选,但参与度有限,主动权也不在自己手上;5月,与狼人杀APP合作,但狼人杀的风口并没有刮多久;12月,投入1亿为主播造势,使主播登上纳斯达克广告大屏、北京卫视等等。但业内专家认为造势不如加强内容方面的建设。

    花椒的平台内容库还较为空泛,其去年7月因直播爱奇艺的网剧《秘果》被后者起诉,索赔30万人民币。

    花椒上述左右突围的动作,多点出击,更像是在不停寻找突破口。上海社科院互联网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李易对时代财经分析道:“花椒起步晚,在短短一年已经转型很多次,经不起不停的转型和试错,并且试错的时间太短了。”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不仅仅是以太币,进入9月,以比特币为代表的主流加密货币普遍跌去了超过70%,而一些以割韭菜为目标的“空气币”贬值速度更是惊人,跌幅达九成以上的比比皆是。

东北地区多年来积累了大量技术人才,随着国家近年在各省市大力推广装备制造业,从长三角到珠三角,这些技术人才,最终以各种方式输出到新的装备制造业基地。

2011年6月30日,伴随着京沪高铁的正式运营,时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公司”)的董事长蔡庆华,写下了“朝辞天安门,午逛城隍庙”的词句。

落到地方政府方面,则在小心翼翼但也异常努力地寻找一个平衡的支点—这个支点的两端,一边是政治正确,一边是房地产带来的经济利益。

在信息爆炸但有价值内容却越来越稀缺的今天,“时代财经”将提供差异化的垂直报道、世界级智囊的卓见,让各圈层目标读者快速掌握财经要闻与前沿思想。

上海迪士尼乐园开园逾一月,距离迪士尼度假区大约6公里的川沙老街并没有想象中热闹。

对于外界热议的广东共有产权住房满10年可“转正”,陈洋认为,产权锁定期的设定,是贯彻落实“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重要体现。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