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读 | 过完年了,终于可以上班休息几天了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8-02-22 20:29:06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现在,工作却成了越来越多人逃离节日的救命稻草。无论这个春节你感到快乐还是压抑,新的一个农历年的工作已经开始了。

    文/时代财经    曹吉利

    春节后最恐怖的事,莫过于站在体重秤上,久久不敢相信上面的数字。绞尽脑汁地思索,除了放下手机、摘掉项链、去趟厕所之外,还有哪些可以去掉的重量?

    而更恐怖的事,就是一觉醒来,忽然发现上班的日子已经近在眼前,而身下的床距离那个小小的工位,还有遥远的成百上千公里!

    没有比刚过完年的人更需要上班

    在大多数文艺叙事里,春运的前半程总是欢欣雀跃的。回家的热望,就像是悬在驴子脸前的那根胡萝卜,指引着我们穿越人山人海,鼓舞着我们忍受拥挤、疲惫和熊孩子,最终叩开家的大门。至于那扇门后真实的情景,节日里滚动的公益广告、春晚上的小品、新闻里的返乡追踪,都不会告诉我们。

    说中国人已经厌倦了春节,恐怕有点耸人听闻,但大多数人在“春劫”后感到深深的疲倦,却是不争的事实。

    就说春节旅游吧,简直比国庆黄金周还要热闹。最近,乐山大佛身边每天都会围满超过4万名游客。端坐的千年大佛面对人山人海和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会不会笑容渐渐凝固,双颊慢慢绯红?

    乐山大佛已被人海淹没。

    距离大佛不远的熊猫基地里,呆萌的国宝不得不在春节假期加班加点,完成每天接见八万名游客的工作任务。

    网友梦诗早上6点半就到了熊猫基地门口排队,依然被数以万计的“两脚兽”淹没,挤得刚刚买来拍熊猫宝宝的iPhone X都拿不住了。在社交网络上,你只看到她镜头下的“吃播网红”们呆萌呆萌的样子,却看不到她在人潮人海中挣扎着踮起脚尖举起手机的汗水和艰辛。

    七天下来,难得休假的中国人在国内外的各大景点、机场奔波辗转,比工作还要累,不好好上几天班,怎么能休息好呢?


    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里里外外挤满了人。

    春节也很“油腻”!

    至于那些老老实实待在家过节的人,更能体会如坐针毡的含义。

    网络上对于七大姑八大姨的责难,本质是一种价值观的冲突。当渴望独立、恐惧婚姻、珍视隐私的都市年轻人,接受小城亲戚有关结婚生子、加薪买房的诘问,结果注定是不欢而散。前者把不快发泄在社交软件,后者则将不满留在心里,让“这孩子不行”的判断,在亲朋间的口口相传中涟漪般扩散。

    没有被亲戚盘查过,不算过年。

    “一个月赚多少?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买房?”

    这夺命三问,如果出自亲戚之口,还能用假笑来招架,如果来自自己的父母,那就是当代家庭的大难题了。大多数年轻人只会悲伤地发现,这种互不理解往往是难以调和的,他们只好匆匆收拾行囊,逃回大城市的出租屋,继续痛并快乐的工作。

    有人说,中国有两个春节,一个是小孩子眼里的春节,一个是成年人眼里的春节。前者意味着美食、新衣、游戏,是纯粹的快乐,后者更像是中国式人情世故的大集合。

    央视报道,台湾青年不想回家过年的三大原因是:害怕春节聚会发红包、工作薪水低没面子、春节上班有加班费。

    朋友、同学、亲戚、邻居,包括祖宗和神仙,一切我们能够想到的社会关系,都在春节几天交织成一张网,捆缚我们的手脚,这当然使久居写字楼的青年疲于应付。

    从小开始,春节就表现出了它的不平等。“给张叔叔倒酒”“叫啊,叫伯伯,快叫!”“放下筷子,让舅爷爷先吃”“大过节的,怎么还不起床?”等等新旧价值观的冲突,让春节还不如一个周末来得自在轻松。

    别以为现在长大了就没事,春节里还有一些“油腻”的社交场合。“听说你唱歌很厉害?给大伙儿来一段呗。”“你跳舞那么棒,大过年的跳一段助助兴吧!”多才多艺高颜值的人,常常处于一个被观赏的地位,过年如过劫。

    工作成了逃离节日的救命稻草

    1991年,赵丽蓉老太太凭借一部叫做《过年》的电影,获得第四届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女演员,这或许是中国最早的国际影后。在这部电影里,大家庭过年的勾心斗角、暗潮涌动展现得淋漓尽致,相比之下,办公室政治倒显得是小儿科了。

    而在很久以前,工作是中国人开心过节的绊脚石。老舍先生曾经回忆起自己刚刚得到小学校长的工作后,与母亲在春节里的一次匆忙会面:“除夕,我请了两小时的假。由拥挤不堪的街市回到清炉冷灶的家中,母亲笑了。及至听说我还须回校,她愣住了。半天,他才叹出一口气来。到我该走的时候,她递给我一些花生:‘去吧,小子!’街上是那么热闹,我却什么也没看见,泪遮迷了我的眼。”

    现在,工作却成了越来越多人逃离节日的救命稻草。

    小城市的人拽起行李箱,车站前的分别比年夜饭还要情真意切、充满温情;大城市的人掏出手机,看着街道上的外卖、网约车越来越密集,感到生活正逐渐回归正轨。

    “不经历七天假期的身体疲惫、内心空虚,怎么能感到工作带来的满足感?”老板在节后总结苦尽甘来的人生哲理。

    新年假期还没结束,中戏的艺考初试就开始了。尽管参加考试的易烊千玺用口罩包裹住自己精致的五官,但他一定知道,身后会有无数长枪短炮和热切的目光对准自己。明星上班了,狗仔上班了,粉丝也上班了!

    粉丝回城上班了,娱乐圈又热闹起来了。

    无论这个春节你感到快乐还是压抑,新的一个农历年的工作已经开始了。早点摊还会照常出现在楼下,公交还会准时发车,打卡器还会一如既往地亮着,你还是气喘吁吁地压着时间赶到办公室。

    一切好像都没有改变,只有当下一个春节到来时,回望这一年的努力、幸运或不幸,我们才知道时间改变了什么。

    就像卡尔维诺说:“时间流逝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感觉和思想稳定下来,成熟起来,摆脱一切急躁或者须臾的偶然变化。”

2011年6月30日,伴随着京沪高铁的正式运营,时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公司”)的董事长蔡庆华,写下了“朝辞天安门,午逛城隍庙”的词句。

落到地方政府方面,则在小心翼翼但也异常努力地寻找一个平衡的支点—这个支点的两端,一边是政治正确,一边是房地产带来的经济利益。

在信息爆炸但有价值内容却越来越稀缺的今天,“时代财经”将提供差异化的垂直报道、世界级智囊的卓见,让各圈层目标读者快速掌握财经要闻与前沿思想。

上海迪士尼乐园开园逾一月,距离迪士尼度假区大约6公里的川沙老街并没有想象中热闹。

作为一家独角兽公司,柔宇仍然在飞快长大。上一轮融资它的估值是11亿美元,“目前估值已经比上一轮要高出好几倍了。”刘自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北京昆玉河畔,木樨地桥西南侧,一幢约20层的现代化玻璃幕墙大楼,被围在一圈并不高大的墙内。走近大院,悬挂在院门右侧的门牌一眼可见,上面写着: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

7月19日,上海金融综合监管联席会议暨自贸试验区金融工作协调推进小组会议在市政府召开,上海副市长周波、市政府副秘书长金兴明出席会议。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两件大事:其一是正式兼并中纺,其二是公布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光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洋洋曾向媒体详细阐述了这一不同:光启的很多想法“太新了”,传统科研机构可能需要讨论立项、层层审批,等到条件成熟“黄花菜都凉了”。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