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逃过股灾、熔断后,私募大佬辛宇折戟“炒壳”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8-02-08 17:19:28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辛宇曾公开表示,坚信改革是当前的风口,并且会带来大量投资机会,当新的资产注入后,原来的公司就会乌鸦变凤凰,价值重估。然而目前的产品收益率便给他狠狠地打脸。

    文/时代财经    曾永秋

    昔日逃过5178点股灾和熔断而名噪一时的私募大佬辛宇,却因坚守小市值“壳”股而遭受市场当头一棒,旗下私募产品净值连续下挫,近期市场的猛跌终究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近日,有消息称辛宇掌舵的“鸿运神州牧11号证券投资私募基金”(以下简称“神州牧11号”)因净值低于0.7元的止损线,将进入清算流程。私募排排网显示,截至2月5日,该产品净值为0.7009元,从成立至今累计收益为-29.95%,成立仅一年左右便匆匆清盘。

    不少市场观点均将亏损原因指向辛宇坚持投资“壳”公司的策略。分析人士指出,近年来A股IPO发行加速令“壳”公司价值缩水不少,加上2017年挣钱效应偏向于绩优白马股,“炒壳”风险急剧加大,昔日的私募明星也折戟其中。

    产品收益率遭重挫

    资料显示,神州牧11号成立于2016年11月29日,在最初的4个月里,产品净值有小幅下挫,但回撤幅度基本在5%以内,与沪深300指数相差并不大。但进入2017年4月中旬,净值突然大幅下跌,13天左右跌去12%。此后,该产品分别在7月和11月中旬再遭重挫,区间跌幅在5%至7%不等。

    微信截图_20180208113645.png

    辛宇旗下业绩惨淡的私募产品不止神州牧11号。据私募排排网统计,由辛宇操盘的北京神州牧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北京神州牧”)共成立37只产品,其中15只目前累计收益率为负值,其中11只跌幅在20%以上。在多只亏损产品中,跌幅最大的是“天路一号二期”,截至1月26日,该产品净值约0.62元,累计下跌37.66%。

    导致多只产品严重亏损的原因,是其持仓的多数“壳”股出现大幅下跌。2017年三季报显示,神州牧旗下产品大手笔持有潍柴重机、国投中鲁、金牛化工、沙河股份、乐凯胶片、惠泉啤酒等,此类“壳”股去年均跌跌不休,有的甚至创出股价新低。

    “壳王”辛宇

    私募产品清盘算不上新鲜事,但神州牧11号的清盘事件却引起业内广泛关注,究其原因,是掌门人辛宇身上有不少“标签”加持。

    79bec79d368571e3055c2c1d054e3262.jpg

    据了解,辛宇曾担任清华控股资产管理公司交易总监、中金公司投资经理等职位,2011年开始进入私募基金领域。2015年,因成功在沪指5000点时全身而退,并此后空仓近10个月避开多次股灾而扬名。待市场企稳后,辛宇更高调称其买入多只“壳公司”,继而被市场称为“壳王”。

    在辛宇总结过去十余年的投资心得中,他认为投资应该兼顾逻辑和人性,有时候还要从反人性的角度思考。2016年8月,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关注价格便宜的股票,而那些业绩做得差、资产质地差、甚至类似壳公司的板块就相当便宜,投资人反而要加大关注。

    正是这样的投资策略,使其额外关注“壳公司”的投资,尤为关注带有“国企改革”概念的“壳”股。他曾公开表示,坚信改革是当前的风口,并且会带来大量投资机会,当新的资产注入后,原来的公司就会乌鸦变凤凰,价值重估。

    事实上,辛宇也曾“押宝”重组股而获利。

    2016年中上旬,*ST珠江实施重大资产重组,控股股东万发房地产将其全部持股转让给京粮集团,作价10.49亿元。而就在该公司6月7日披露的十大流通股东中,辛宇旗下的“红炎神州牧基金”和“上善神州牧5号”持有413.91万股赫然在列。经历约6个月的停牌后,*ST珠江同年10月28日复牌,股价从停牌前9.84元最高涨至13.55元,区间最高涨幅超40%。当年四季度,辛宇的产品便全部获利撤离。

    但好景不长,随着A股IPO常态化及上市公司重组新规的发布,“壳资源”的稀缺性被大幅削弱,“壳股”股价也一路下跌,辛宇的“壳”股配置策略也被市场狠狠打了脸。

    “虽然辛宇关注国企中的‘壳公司’具有其合理性,但2017年整体的挣钱效应还是集中在绩优白马股上,这就降低了绩差股的表现力。”有投资人士分析认为,“另外在IPO加速过程中,所有‘壳公司’的估值都会打折,即便是国企也难以幸免。”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私募;炒壳;辛宇 的报道

  • ·逃过股灾、熔断后,私募大佬辛宇折戟“炒壳”(2018-02-08)
  • 2011年6月30日,伴随着京沪高铁的正式运营,时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公司”)的董事长蔡庆华,写下了“朝辞天安门,午逛城隍庙”的词句。

    落到地方政府方面,则在小心翼翼但也异常努力地寻找一个平衡的支点—这个支点的两端,一边是政治正确,一边是房地产带来的经济利益。

    在信息爆炸但有价值内容却越来越稀缺的今天,“时代财经”将提供差异化的垂直报道、世界级智囊的卓见,让各圈层目标读者快速掌握财经要闻与前沿思想。

    上海迪士尼乐园开园逾一月,距离迪士尼度假区大约6公里的川沙老街并没有想象中热闹。

    作为一家独角兽公司,柔宇仍然在飞快长大。上一轮融资它的估值是11亿美元,“目前估值已经比上一轮要高出好几倍了。”刘自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北京昆玉河畔,木樨地桥西南侧,一幢约20层的现代化玻璃幕墙大楼,被围在一圈并不高大的墙内。走近大院,悬挂在院门右侧的门牌一眼可见,上面写着: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

    7月19日,上海金融综合监管联席会议暨自贸试验区金融工作协调推进小组会议在市政府召开,上海副市长周波、市政府副秘书长金兴明出席会议。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两件大事:其一是正式兼并中纺,其二是公布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光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洋洋曾向媒体详细阐述了这一不同:光启的很多想法“太新了”,传统科研机构可能需要讨论立项、层层审批,等到条件成熟“黄花菜都凉了”。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