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降低落户标准,东莞能否重获外来人口青睐?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8-02-08 15:42:43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人是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因素,随着全国人口增量高峰的过去,人将变得越来越宝贵。

    文/时代财经    柳军

    最近,东莞推出户籍新政,“参加城镇社会保险满5年且办理居住证满5年”的“两个五年”成了新的落户条件。

    这份政策指出,新生代农民工、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都将是未来重点放宽限制的群体,而高校毕业生、技术工人、留学归国人员则是全面放开落户限制的群体。

    这意味着,东莞施行了7年的积分入户制度终于退出历史舞台,随之而来的,是这份条件更为宽松的“两个五年”制度。

    被称为“世界工厂”的东莞,在过去三十多年里吸引了大量外来人口,外来人口占全市人口的比例超过70%,这一比例为全国最高。

    由于外来人口多,东莞于2010年正式推出积分入户,对部分外来人员进行制度性淘汰。就在这一年,东莞常住人口比上年新增36.4万,东莞人口数量首次突破800万大关,这种增加趋势一直持续到2014年,东莞常住人口增加到834.31万,达到历史最高值。

    拐点随之到来。

    2015年,东莞常住人口数量首次出现负增长,比上年减少8.9万人。2016年,东莞常住人口826.14万人,虽然比上年增加1万人,但和2014年的人口峰值相比,仍然少了8万人。放眼整个“十二五”期间,东莞常住人口减少700人。这表明,东莞对外来人口的吸引力正在下降。

    “一个原因是东莞经历了长达六年的产业结构调整,现在产业转型升级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以前的三来一补、加工制造等劳动密集型产业萎缩了不少。”中山大学粤港澳发展研究院教授毛艳华告诉时代财经。

    东莞市社科院科研部主任胡青善指出,以前东莞生产的很多东西都靠人工完成,因此一般企业员工的数量动不动就有几万人。随着近几年的转型升级和劳动力价格的攀升,原来一万人工厂的企业,现在只有一千人,部分岗位被自动化设备取代了。

    户籍.jpg

    而在国家统计局东莞调查队的一位工作人员看来,湖南、广西、湖北、四川、河南等地方是东莞外来人口的五大输出地,随着长三角、成渝经济圈、环渤海经济圈等多个发展高地的不断崛起,东莞的外来人口流失在所难免。

    “这是人口分流,不是返乡回流。”胡青善强调,人口分流对东莞也许不是好事,但这体现出我国区域发展的差距正在缩小,总体而言是一种进步。

    也正因为全国形成多个经济发展高地,自2017年以来,国内上演了一场规模空前的“人才争夺战”,长沙、武汉、郑州、西安、成都等多个地方以财政补贴、户口来吸引高端人才。相比之下,东莞本次政策提出对新生代农民工、居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降低落户门槛表明,东莞争夺的是人口,还不仅仅是人才。

    毛艳华说:“现在留在东莞的人,是上一轮转型升级剩下的,他们的知识、技能水平更高,正是东莞需要的人。现在通过降低落户门槛,留住这些人才,可以为东莞发展智能制造提供人力支撑。”

    毛艳华指出,从经济角度来看,人是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因素,随着全国劳动力增量高峰的过去,劳动人口将变得越来越宝贵;从政策角度来讲,国家鼓励加快外来人口城镇化,因此,放开、放宽落户标准有望成为全国趋势。

    这样的背景下,东莞在渴望更多的人。按照官方规划,到2020年,东莞要努力实现50万左右的非户籍人口落户;到2030年,东莞市常住人口将达到950万人,这意味着,未来12年内,东莞至少要增加120万人,即每年增加10万人。

    东莞的种种举措,目的是打造一支具有专业技能的产业工人队伍,用来重点发展部分产业:按照东莞市“十三五”规划,到2020年,电子信息产业将达到1300亿元产值,装备制造产业达到1900亿元,现代物流达产业到350亿元,电子商务产业达到6500亿元。

    不过,多位专家认为,东莞能否通过降低落户门槛来实现人口增量目标,还有待观察。

    一方面,东莞近几年来外来人口增速放缓,甚至出现负增长,东莞的常住人口高峰已经过去,这种趋势短时间内难以扭转;另一方面,降低落户门槛已成为多个城市普惠性政策,非东莞独有:此前,中山已取消积分落户政策,现在只需要在中山连续居住3年、连续参加社会保险满3年并自有住房,就可以落户;佛山也将新生代农民工、高校毕业生、技术工人列为降低落户门槛的重点群体。

    胡青善指出,“坦白说,户籍的价值正在不断降低,依附于户籍的教育、医疗、保险等福利待遇,正在出现同等化趋势,相对而言,积分落户、降低门槛的意义就没那么大了。”他指出,东莞能否持续吸引外来人口来就业和创业,关键还得看经济。

2011年6月30日,伴随着京沪高铁的正式运营,时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公司”)的董事长蔡庆华,写下了“朝辞天安门,午逛城隍庙”的词句。

落到地方政府方面,则在小心翼翼但也异常努力地寻找一个平衡的支点—这个支点的两端,一边是政治正确,一边是房地产带来的经济利益。

在信息爆炸但有价值内容却越来越稀缺的今天,“时代财经”将提供差异化的垂直报道、世界级智囊的卓见,让各圈层目标读者快速掌握财经要闻与前沿思想。

上海迪士尼乐园开园逾一月,距离迪士尼度假区大约6公里的川沙老街并没有想象中热闹。

作为一家独角兽公司,柔宇仍然在飞快长大。上一轮融资它的估值是11亿美元,“目前估值已经比上一轮要高出好几倍了。”刘自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北京昆玉河畔,木樨地桥西南侧,一幢约20层的现代化玻璃幕墙大楼,被围在一圈并不高大的墙内。走近大院,悬挂在院门右侧的门牌一眼可见,上面写着: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

7月19日,上海金融综合监管联席会议暨自贸试验区金融工作协调推进小组会议在市政府召开,上海副市长周波、市政府副秘书长金兴明出席会议。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两件大事:其一是正式兼并中纺,其二是公布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光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洋洋曾向媒体详细阐述了这一不同:光启的很多想法“太新了”,传统科研机构可能需要讨论立项、层层审批,等到条件成熟“黄花菜都凉了”。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