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解直锟爱买壳,中植系淘宝9亿抢拍*ST准油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8-02-07 11:48:10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参照中植系以往的资本运作手法,这一次接盘也被认为是中植系又一次炒壳计划,但过高的溢价也让市场产生“帮手”的说法。

    文/时代财经    屈慧

    由解直锟掌管的“中植系”又双叒叕出手了。

    2月3日,标的“创越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和秦勇*ST准油股票代码002207股票55738278股”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上公开拍卖,被中植系旗下的湖州燕润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湖州燕润”)以总价9.08亿、溢价97%拍下。

    由此,中植系一举拿下了准东石油23.30%的股权,在股权变更完成后,湖州燕润将成为*ST准油的第一大股东。这意味着,已经控(参)股近20家上市公司的“中植系”又增加了一位新成员。

    解直锟本人一直隐秘而低调,在“中植系”浮出水面之前,他更为人所熟知的标签是歌手毛阿敏的老公和前中央汇金总经理及中投公司副总经理解植春的胞弟。

    2016年5月,因收购上市公司美尔雅(600107.SH)一事,中植系庞大的投资版图被公开,当时解直锟直接持有或控制5%以上股份的境内外上市公司达到18家。

    参照中植系以往的资本运作手法,这一次接盘也被认为是中植系又一次炒壳计划,但过高的溢价也让市场产生“帮手”的说法。

    受到中植系加盟的影响,2月6日复牌时,在全球股市“黑色星期二”的背景下,*ST准油仍逆势涨停,收盘价8.8元/股,总市值合计21亿人民币。

    双倍溢价抢拍

    *ST准油全称新疆准东石油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准东石油”),最早是一家在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新疆油田分公司改制分离过程中由员工发起组建的企业,后改制成为股份有限公司,2008年1月在深交所上市。

    公司主营业务是为石油、天然气开采企业提供油田动态监测和提高采收率技术服务。截至2017年9月30日,准东石油总资产7.72亿,总负债3.82亿,净资产合计3.9亿。

    2015-2016年间,因持续两年亏损,准东石油被“披星戴帽”(*ST)。最新的业绩预告显示,2017年准东石油预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00万元至5200万元。如若最终未能实现扭亏,准东石油或将面临退市。

    据时代财经了解,准东石油2017年度可能出现亏损主要是因为与沪新小贷的案件可能带来利润出现负值。上游财经专家顾问江瀚对时代财经分析,此次拍卖成功这一问题或许将会得到解决,ST准油退市风险应该已经化解。

    此番被推上司法拍卖平台,主要与此前准东石油控股股东秦勇的系列借款纠纷有关。

    秦勇是该公司的前实际控制人,此前曾担任过准东石油的董事长。据时代财经了解,秦勇及创越能源集团有限公司(由秦勇持股64.08%,以下简称“创越集团”)共同持有准东石油23.3%的股份。此次这些股份被悉数拍卖。

    2016年12月6日深交所的一份处分决定揭开了秦勇存在已久的债务问题。

    深交所称,2015年10月16日至2015年12月7日,创越集团和秦勇因自身借款、合作纠纷、对外担保等原因涉诉,所持有的公司股份全部被申请司法冻结及司法轮候冻结,分别占公司股本的16.83%和6.47%,

    处分决定显示,于2015年4月22日,创越集团已将持有的16.83%的公司股份全部质押给了中融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融信托”)。2015年12月,中融信托向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申请对创越集团实现担保物权。经过两年时间,法院正式执行司法拍卖。

    从一定程度上来说,中植系的接盘仍蕴藏着不小的风险,如若准东石油真的退市,那么中植系的“炒壳计划”或将竹篮打水一场空。此外,此次中植系的接盘价高达16.28元/股,远高出较停牌时的8.38元/股,如若从投资的角度来看,未来中植系解套或许还是一个难题。

    一位投资界人士向时代财经表示,“此番斥资9.08亿拿下23.3%的股权,相当于对ST准油的估值为38.97亿元,仅仅是出于炒壳的目的讲不通,这壳也太贵了。”

    但协纵策略管理集团联合创始人黄立冲则对时代财经分析,尽管这次溢价较高,但并不代表这次投资不划算,“如果在二级市场买入,并不一定会比这个价格便宜。”

    时代财经致电向中植集团了解此次投资原因,但截至发稿未获得有效回应。另据证券时报报道,*ST准油方面表示对于中植系参与竞拍非常意外,在参拍前中植系并未与*ST准油进行过沟通。

    timg.jpeg

    控制权纷云

    在这次的法拍过程中,共出现了两位买家,二者共竞拍了157轮,将溢价率推高到97%。

    目前尚不明确另一方身份,但有猜测认为,另一方可能就是准东石油的股改对象与国浩科技产业(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浩科技”)。时代财经未能联系到国浩科技进行核实。

    据时代财经了解,2017年1月,国浩科技与秦勇及创越集团签订了股份表决权让渡协议,后二者将合计23.3%的准东石油表决权和提名权不可撤销、唯一的全权委托授权给国浩科技,而国浩科技将要负责解决秦勇方面的债务问题。

    根据三方约定,如若福田区法院主持冻结股份的拍卖执行事宜,国浩科技出价积极取得相应的股份,若国浩科技竞买成功,则公司第一大股东将变更为国浩科技;但若失败,则准东石油的实际控制权的归属将存在不确定性。

    这场看似友好的合作在五个月后走向交恶,2017年6月,秦勇单方面要求收回表决权,与此同时,秦勇捅爆了自己与杭州威淼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杭州威淼”)26亿夹层协议,直指杭州威淼是幕后操手。

    这些夹层协议可以这样理解:杭州威淼指示国浩科技,以26亿帮秦勇清偿债务的代价,换取准东石油23.3%的股权以及秦勇的个人资产。

    有“不可撤销”协议在先,准东石油并未认可秦勇单方面的做法。在随后的回复深交所问询函中,准东石油表示,“在根据律师意见,创越集团和秦勇单方收回委托给国浩科技的全部表决权并拟依法行使相应的股东权利的行为尚不具有法律效力,且相关方存在分歧,公司并非有权裁定机构,公司实际控制权归属存在不确定性。”

    直到这次拍卖前,准东石油的控制权问题仍然悬而未决。根据当初协议,国浩科技未能取得法拍标的,则国浩科技无法顺利转为准东石油的第一大股东。

    接下来,控制权争斗或许将在国浩科技与中植系之间拉开序幕。

    X+中融信托+上市公司模式再演

    这场拍卖中,中植系“X+中融信托+上市公司”的资本运作手法再现。

    据时代财经了解,中融信托是中植系下属最为核心的金融平台。中植集团官网显示,到2016年底,其管理的资产总规模已经达到了6830亿。而根据经纬纺织披露,截至2017年12月31日,中融信托(未经审计)总资产合计256.51亿元,净资产140亿,年内净利润达28亿。

    从股权结构上来说,解直锟控制的中植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植集团”)持有中融信托32.99%的股权,位列二股东之位,公司第一大股东是央企中国纺机集团旗下的经纬纺织(000666.SZ)。

    图片 1.png

    图:中植系旗下中融信托股权结构;制图:时代财经记者屈慧

    历史资料显示,经纬纺机于2010年间6月从中植集团手中收购饿中融信托36%的股权。据媒体报道,解直锟此举是为了使中融信托变身“国”字军,使其从股权结构上带有央企背景。该报道称,有熟悉中融信托的业内人士指出,经纬纺机控股后,并没有参与到中融信托的日常经营中,只能算是财务投资,且中融信托的高管亦未发生改变。

    后续的资本动作也证明了这点,在中植集团频繁的资本运作中,中融信托的身影频现。在中植系“X+中融信托+上市公司”的资本运作模式中,中融信托长期担任融资中介的角色,为中植系提供“弹药”。

    2.png

    图:中植系投资模式图解;作者:方正证券通信组首席分析师马军

    在准东石油这次操作中,中融信托与中植系企业同样存在着这样的关联交易痕迹——这场交易本质上是中植系买下了中融信托的债权资产,经过左手倒右手后债权变成了实物资产。

    这一笔高溢价投资的逻辑也让人难以捉摸。黄立冲对时代财经表示,过往中植系较少去直接控制壳公司。江瀚认为,这次高溢价并不符合常规逻辑,不排除中植系是秦勇的“白衣骑士”的嫌疑,看起来更像是用来抵御国浩科技的“帮手“。

    此外,江瀚还向时代财经表示,中植系或许也有着买壳的考虑,“现在IPO过会率越来越低,整个金融监管将会越来越严格,未来资本市场的壳资源会越来越珍贵。这次跟中植系过往的手法有些类似,但因为信息披露不全,不能轻易判断。”

    中植系出手,究竟是一如既往的炒壳,还是另有目的?

    本文作者:时代财经记者屈慧,专注热点商业事件。爆料请联系:微信ququ-tummy,shidaishangjian@126.com 。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解直锟 中植系 准东石油 的报道

  • ·万亿中植帝国遭“顶包”, 涉案金额暂无法统计(2018-01-12)
  • ·解直锟爱买壳,中植系淘宝9亿抢拍*ST准油(2018-02-07)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2017年国庆期间,澳门共接待近69.7万人次的内地旅客,占赴澳总旅客的75.7%。今年前四个月,入境澳门的旅客人数比去年同期增长8.4%。

    2017年我国服务进出口总额46991.1亿元,同比增长6.8%,连续4年保持全球第2位;其中出口15406.8亿元,进口31584.3亿元,服务逆差16177.4亿元。

    在这种不均衡情况下,各地地铁网络和城际网络是否可以适当加强互联互通,并且更好地做好综合交通接驳疏散体系,在有限的资源下进一步提高运能效率和效益。

    这一次,伟光CEO李哲瑜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预计2018年世界杯的销售目标是7.6亿元人民币。

    “在全国范围内,深圳国有企业的比例并不是很高,但是功能作用发挥得非常好,特别是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将发挥非常大的作用,这得益于深圳国资改革的前瞻性和先进性。”李保民补充道。

    2000年时3号令发布正处于中国招标投标制度的形成阶段,旨在保障招投标的公平竞争,预防腐败,如今843号文和16号令的组合出现,则更多是为扩大市场主体的自主权。

    北京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全国多数城市空气质量改善的情况下,汾渭平原的一些城市空气质量不升反降,出现了反弹的情况。

    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个企业的兴衰不是政府能够决定的,主要还是市场行为。政府主要的任务是维持一个好的生态,提升优化营商环境,切忌“越权”替代市场。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