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一统”监管发力,券商资管规模猛跌逾2万亿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8-02-06 15:36:43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逾2万亿的跌幅在近年“高歌猛进”的券商资管行业实属罕见。实际上,近年来监管机构一直反复强调“去杠杆”、“去通道”的整治方向,规模大幅下挫的背后是监管层在金融领域实行“大一统”的监管与整顿。

    文/时代财经    曾永秋

    券商资管在经历了近6年的疯狂扩张后,终于在2017年以急跌2.23万亿的态势大幅放缓了野蛮生长的步伐。

    2018年1月末,基金业协会发布2017年12月资管产品备案月报。数据显示,12月底券商资管规模16.54万亿,较11月下降约4200亿元,较同年3月末下降2.23万亿。

    逾2万亿的跌幅在近年“高歌猛进”的券商资管行业实属罕见。实际上,近年来监管机构一直反复强调“去杠杆”、“去通道”的整治方向,规模大幅下挫的背后是监管层在金融领域实行“大一统”的监管与整顿。

    规模重挫

    券商资管规模的下滑早在2017年中旬已有征兆。

    官方数据显示,去年二季度末券商资管规模约18.1万亿,较上一季度下降6700亿元,数据甫一披露即引发广泛关注,因为这是自2012年市场出现指数级增长以来,市场体量首次出现下滑。随后第三、第四季度,市场规模继续以7300亿,8300亿的幅度下滑,到12月末,合计下降2.23万亿。

    每季度以6000亿至8000亿的幅度下滑是什么概念?在基金业协会统计的两年间(2015-2016年),每季度资管规模基本保持在7000亿至1.8万亿左右的增长速度,可见2017年的下滑量并不低,而且下滑速度还逐步加速。

    微信图片_20180205114413.png

    数据来源: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

    从产品类型上看,券商资管主要分集合资管、定向资管、专项资管三大类,而定向资管成为本次规模下滑的主体。协会数据显示,去年一季度末定向资管规模约16.06万亿,但是到三季度末,规模重挫1.34万亿,占当期下降总量的90%以上。

    所谓定向资产管理,即证券公司与单一客户签订的资产管理合同,与集合资产管理相对应,前者强调“一对一”,后者强调“一对多”。2014年证券业协会下发通知,规定证券公司不得通过集合资管开展通道业务,换言之,定向资管成为银行与券商通道业务的主要承载体。在多家监管机构联合实施“去通道”的治理中,券商定向资管这一通道业务应声下滑。

    监管发力

    实际上,随着资管业务的野蛮生长,原来只是银行与券商之间的合作,后来逐步转为银行、证券、基金、信托等多元混业展业,产品在不同机构间层层嵌套,单一监管机构的监管效用已逐步降低,多家机构的联合式监管逐渐浮出水面。

    2017年3月,银监会启动“三三四十”专项整治行动,针对银行业内“三违反”、“三套利”、“四不当”、“十乱象”展开大检查。同年5月,在新沃基金风险事件发生后,证监会明确指出券商资管业务应坚持本源,不得从事让渡管理责任的“通道业务”,并首次使用“全面禁止”一词。

    在银监会与证监会双重重拳之下,银行表外业务规模和券商资管规模应声下跌。有城商行负责人表示,由于“三三四十”检查叠加央行MPA考核,2017年一季度的表外资产规模由往年新增三四百亿骤变为减少三四百亿。券商资管规模也在当年二季度环比减少0.67万亿,近5年来首次出现下滑。

    VCG111134098196.jpg

    银监会与证监会的联手监管,也拉开了金融“大一统”监管的序幕。2017年11月,央行会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外汇局等部门,联合发布《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从消除产品多重嵌套、打破刚性兑付、严控杠杆水平等领域,对资产管理市场实行“贯穿式”大监管。

    进入2018年,“大一统”监管继续发力。1月5日,银监会发布《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要求银行对委托贷款的资金来源、用途进行约束。其中,明确要求不得接受“受托管理的他人资金”发放委托贷款,此举也意味着诸如资管、信托、基金等形式的资金都将被限制,而资金用途也不得用于债券、期货、资管产品的投资。

    数天后,证监会亦窗口指导叫停了券商资管、私募基金投资委托贷款及信贷资产的业务,基金业协会也暂停对参与银行委托贷款、信托贷款的集合资管产品备案。若定向资管计划要参与上述贷款类业务,则要穿透资金来源,确保资金为委托人自有资金。

    联讯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李奇霖认为,结合去年11月下发的“大资管新规”和今年初银监会和证监会的规定,基本将券商资管参与信贷类非标资产的渠道都封死了,资金借道券商资管投资非标准化债权资产的渠道已经走不通。另外,如果银行资金借券商通道投向标准化资产,按当前监管要求,金融机构需要穿透底层资产来计算杠杆率,要借道加杠杆的做法也基本不可能。

    “这样的监管措施短期来看,将大概率降低银行的利润增速。”广州某银行支行负责人向时代财经表示,“但从长期而言,严厉的监管措施可以防止系统风险,本质上是好事。”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券商资管 的报道

  • ·“大一统”监管发力,券商资管规模猛跌逾2万亿(2018-02-06)
  • 2011年6月30日,伴随着京沪高铁的正式运营,时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公司”)的董事长蔡庆华,写下了“朝辞天安门,午逛城隍庙”的词句。

    落到地方政府方面,则在小心翼翼但也异常努力地寻找一个平衡的支点—这个支点的两端,一边是政治正确,一边是房地产带来的经济利益。

    在信息爆炸但有价值内容却越来越稀缺的今天,“时代财经”将提供差异化的垂直报道、世界级智囊的卓见,让各圈层目标读者快速掌握财经要闻与前沿思想。

    上海迪士尼乐园开园逾一月,距离迪士尼度假区大约6公里的川沙老街并没有想象中热闹。

    作为一家独角兽公司,柔宇仍然在飞快长大。上一轮融资它的估值是11亿美元,“目前估值已经比上一轮要高出好几倍了。”刘自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北京昆玉河畔,木樨地桥西南侧,一幢约20层的现代化玻璃幕墙大楼,被围在一圈并不高大的墙内。走近大院,悬挂在院门右侧的门牌一眼可见,上面写着: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两件大事:其一是正式兼并中纺,其二是公布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7月19日,上海金融综合监管联席会议暨自贸试验区金融工作协调推进小组会议在市政府召开,上海副市长周波、市政府副秘书长金兴明出席会议。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光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洋洋曾向媒体详细阐述了这一不同:光启的很多想法“太新了”,传统科研机构可能需要讨论立项、层层审批,等到条件成熟“黄花菜都凉了”。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