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一统”监管发力,券商资管规模猛跌逾2万亿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8-02-06 15:36:43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逾2万亿的跌幅在近年“高歌猛进”的券商资管行业实属罕见。实际上,近年来监管机构一直反复强调“去杠杆”、“去通道”的整治方向,规模大幅下挫的背后是监管层在金融领域实行“大一统”的监管与整顿。

    文/时代财经    曾永秋

    券商资管在经历了近6年的疯狂扩张后,终于在2017年以急跌2.23万亿的态势大幅放缓了野蛮生长的步伐。

    2018年1月末,基金业协会发布2017年12月资管产品备案月报。数据显示,12月底券商资管规模16.54万亿,较11月下降约4200亿元,较同年3月末下降2.23万亿。

    逾2万亿的跌幅在近年“高歌猛进”的券商资管行业实属罕见。实际上,近年来监管机构一直反复强调“去杠杆”、“去通道”的整治方向,规模大幅下挫的背后是监管层在金融领域实行“大一统”的监管与整顿。

    规模重挫

    券商资管规模的下滑早在2017年中旬已有征兆。

    官方数据显示,去年二季度末券商资管规模约18.1万亿,较上一季度下降6700亿元,数据甫一披露即引发广泛关注,因为这是自2012年市场出现指数级增长以来,市场体量首次出现下滑。随后第三、第四季度,市场规模继续以7300亿,8300亿的幅度下滑,到12月末,合计下降2.23万亿。

    每季度以6000亿至8000亿的幅度下滑是什么概念?在基金业协会统计的两年间(2015-2016年),每季度资管规模基本保持在7000亿至1.8万亿左右的增长速度,可见2017年的下滑量并不低,而且下滑速度还逐步加速。

    微信图片_20180205114413.png

    数据来源: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

    从产品类型上看,券商资管主要分集合资管、定向资管、专项资管三大类,而定向资管成为本次规模下滑的主体。协会数据显示,去年一季度末定向资管规模约16.06万亿,但是到三季度末,规模重挫1.34万亿,占当期下降总量的90%以上。

    所谓定向资产管理,即证券公司与单一客户签订的资产管理合同,与集合资产管理相对应,前者强调“一对一”,后者强调“一对多”。2014年证券业协会下发通知,规定证券公司不得通过集合资管开展通道业务,换言之,定向资管成为银行与券商通道业务的主要承载体。在多家监管机构联合实施“去通道”的治理中,券商定向资管这一通道业务应声下滑。

    监管发力

    实际上,随着资管业务的野蛮生长,原来只是银行与券商之间的合作,后来逐步转为银行、证券、基金、信托等多元混业展业,产品在不同机构间层层嵌套,单一监管机构的监管效用已逐步降低,多家机构的联合式监管逐渐浮出水面。

    2017年3月,银监会启动“三三四十”专项整治行动,针对银行业内“三违反”、“三套利”、“四不当”、“十乱象”展开大检查。同年5月,在新沃基金风险事件发生后,证监会明确指出券商资管业务应坚持本源,不得从事让渡管理责任的“通道业务”,并首次使用“全面禁止”一词。

    在银监会与证监会双重重拳之下,银行表外业务规模和券商资管规模应声下跌。有城商行负责人表示,由于“三三四十”检查叠加央行MPA考核,2017年一季度的表外资产规模由往年新增三四百亿骤变为减少三四百亿。券商资管规模也在当年二季度环比减少0.67万亿,近5年来首次出现下滑。

    VCG111134098196.jpg

    银监会与证监会的联手监管,也拉开了金融“大一统”监管的序幕。2017年11月,央行会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外汇局等部门,联合发布《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从消除产品多重嵌套、打破刚性兑付、严控杠杆水平等领域,对资产管理市场实行“贯穿式”大监管。

    进入2018年,“大一统”监管继续发力。1月5日,银监会发布《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要求银行对委托贷款的资金来源、用途进行约束。其中,明确要求不得接受“受托管理的他人资金”发放委托贷款,此举也意味着诸如资管、信托、基金等形式的资金都将被限制,而资金用途也不得用于债券、期货、资管产品的投资。

    数天后,证监会亦窗口指导叫停了券商资管、私募基金投资委托贷款及信贷资产的业务,基金业协会也暂停对参与银行委托贷款、信托贷款的集合资管产品备案。若定向资管计划要参与上述贷款类业务,则要穿透资金来源,确保资金为委托人自有资金。

    联讯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李奇霖认为,结合去年11月下发的“大资管新规”和今年初银监会和证监会的规定,基本将券商资管参与信贷类非标资产的渠道都封死了,资金借道券商资管投资非标准化债权资产的渠道已经走不通。另外,如果银行资金借券商通道投向标准化资产,按当前监管要求,金融机构需要穿透底层资产来计算杠杆率,要借道加杠杆的做法也基本不可能。

    “这样的监管措施短期来看,将大概率降低银行的利润增速。”广州某银行支行负责人向时代财经表示,“但从长期而言,严厉的监管措施可以防止系统风险,本质上是好事。”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券商资管 的报道

  • ·“大一统”监管发力,券商资管规模猛跌逾2万亿(2018-02-06)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2017年国庆期间,澳门共接待近69.7万人次的内地旅客,占赴澳总旅客的75.7%。今年前四个月,入境澳门的旅客人数比去年同期增长8.4%。

    2017年我国服务进出口总额46991.1亿元,同比增长6.8%,连续4年保持全球第2位;其中出口15406.8亿元,进口31584.3亿元,服务逆差16177.4亿元。

    在这种不均衡情况下,各地地铁网络和城际网络是否可以适当加强互联互通,并且更好地做好综合交通接驳疏散体系,在有限的资源下进一步提高运能效率和效益。

    这一次,伟光CEO李哲瑜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预计2018年世界杯的销售目标是7.6亿元人民币。

    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个企业的兴衰不是政府能够决定的,主要还是市场行为。政府主要的任务是维持一个好的生态,提升优化营商环境,切忌“越权”替代市场。

    2000年时3号令发布正处于中国招标投标制度的形成阶段,旨在保障招投标的公平竞争,预防腐败,如今843号文和16号令的组合出现,则更多是为扩大市场主体的自主权。

    北京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全国多数城市空气质量改善的情况下,汾渭平原的一些城市空气质量不升反降,出现了反弹的情况。

    “在全国范围内,深圳国有企业的比例并不是很高,但是功能作用发挥得非常好,特别是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将发挥非常大的作用,这得益于深圳国资改革的前瞻性和先进性。”李保民补充道。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