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聚焦人工智能,吴恩达的AI组合拳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8-02-02 17:59:01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在离开百度10个多月后,吴恩达计划做的三个项目均已成立,分别从教育、工业、资本层面推动AI的发展。AI Fund作为第三个项目,已经成功募资1.75亿美元。吴恩达表示,AI Fund希望加速全球的AI驱动转型,帮助更多人进入人工智能领域,并一起为建立一个以人工智能为驱动力的社会做出贡献。

    文/时代财经    罗燕珊

    1月30日,前百度首席科技家、谷歌大脑之父吴恩达在其博客和社交帐号上正式公布了其离开百度后创立的第三个涉及人工智能领域的项目——AI Fund。这是一支已募资1.75亿美元的投资基金,投资者包括NEA、红杉资本、Greylock Partners、软银集团以及其他机构。

    但这支基金与传统风投基金有所不同:AI Fund的资金将用于人工智能领域内的开创性业务,从零开始建立项目团队,并为这些团队提供资金。

    “我们将开始看到人工智能是如何改变各行各业。”吴恩达在博客中称, AI Fund团队目前瞄准三个新的人工智能业务方向。但其未透露具体情况。时代财经就相关问题尝试联系吴恩达本人,但截至发稿仍未得到对方回应。

    AI组合拳:教育、工业、投资

    有了AI Fund,加上之前的deeplearning.ai和Landing.ai两个项目,吴恩达已完成了基于教育、工业、投资的AI创业布局。

    去年6月,吴恩达对外宣布了他的第一个项目deeplearning.ai。deeplearning.ai专注于AI教育,旨在推广普及深度学习知识,通过Coursera网站向大众提供最新在线课程。国内中文版课程已由网易引进。

    据时代财经了解,就在昨日,deeplearning.ai的深度学习系列课程的第五部分,也是最后一部分,在跳票了几个月后终于上线,该项目课程宣告完结。

    12月,吴恩达宣布其第二个创业项目Landing.ai面世,同时其还宣布与富士康已在7月份达成战略合作的消息。顾名思义,Landing.ai专注的是AI技术的落地。官网显示,Landing.ai旨在助力企业进行人工智能转型,首先关注的是制造业领域。

    吴恩达认为,人工智能技术很适合解决制造业面临的挑战,例如不稳定的质量及良率,不够灵活的生产线设计,产能管理困难以及不断上涨的生产成本等。“AI可以帮助解决这些问题,改善质检流程,缩短设计周期,消除供应链瓶颈,减少材料和能源浪费,并且提高产出。”

    另一方面,企业的AI转型或伴随社会不安情绪和失业危机。对此,Landing.ai团队亦负责解决方案,表示将投入大量的时间和资源为当前或即将失业的工人提供再就业培训。

    对吴恩达来说,在布局了知识教育、技术落地发展之后,下一步就是未来的更多可能性。

    另起炉灶

    2017年3月22日离职投身创业之前,吴恩达在百度担任了近3年的首席科学家。

    吴恩达在百度时的部分工作就是不断建立团队去探索新的AI方向,然后系统性评估项目的潜力,再决定要不要继续推进。

    吴恩达在总结自己在百度的工作时说:“我的团队在过去的两年中,每年都孵化出一项新业务:一项是无人驾驶,另一项是DuerOS语音交互计算平台。”

    尝试新项目,孵化新业务,吴恩达创建的AI Fund有助于让有潜质的项目快速成长,不被资金所困扰。

    吴恩达认为,六个月的差别就可以决定一个AI解决方案是处于领先还是落后地位。他希望可以开发出一个具备重复性的系统流程,来追逐新的AI机遇。

    据外媒TechCrunch报道,AI Fund的募资过程非常快。吴恩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全世界有很多资本想要进入AI领域,所以坦白说,我们的筹款过程一点也不痛苦。”

    新一轮“电力”革命

    吴恩达十分看好人工智能将带来的颠覆性影响。他本人多次公开表示“AI是新一轮电力革命”。在他看来,AI就像电一样的伟大。一百年前,电力的广泛应用几乎改造了每个主流行业,而当今的AI技术也正在发挥着相似的作用。

    吴恩达表示,AI Fund希望加速全球的AI驱动转型,帮助更多人进入人工智能领域,并为建立一个以人工智能为驱动力的社会做出贡献。

    “正如托马斯·爱迪生帮助我们建立了一个电力社会,现在是时候建立一个以人工智能为驱动力的社会了。”

2011年6月30日,伴随着京沪高铁的正式运营,时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公司”)的董事长蔡庆华,写下了“朝辞天安门,午逛城隍庙”的词句。

落到地方政府方面,则在小心翼翼但也异常努力地寻找一个平衡的支点—这个支点的两端,一边是政治正确,一边是房地产带来的经济利益。

在信息爆炸但有价值内容却越来越稀缺的今天,“时代财经”将提供差异化的垂直报道、世界级智囊的卓见,让各圈层目标读者快速掌握财经要闻与前沿思想。

上海迪士尼乐园开园逾一月,距离迪士尼度假区大约6公里的川沙老街并没有想象中热闹。

作为一家独角兽公司,柔宇仍然在飞快长大。上一轮融资它的估值是11亿美元,“目前估值已经比上一轮要高出好几倍了。”刘自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北京昆玉河畔,木樨地桥西南侧,一幢约20层的现代化玻璃幕墙大楼,被围在一圈并不高大的墙内。走近大院,悬挂在院门右侧的门牌一眼可见,上面写着: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

7月19日,上海金融综合监管联席会议暨自贸试验区金融工作协调推进小组会议在市政府召开,上海副市长周波、市政府副秘书长金兴明出席会议。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两件大事:其一是正式兼并中纺,其二是公布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光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洋洋曾向媒体详细阐述了这一不同:光启的很多想法“太新了”,传统科研机构可能需要讨论立项、层层审批,等到条件成熟“黄花菜都凉了”。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