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伙计”寿柏年清仓,绿城中国创始团队离散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8-01-29 17:21:39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作为其退休计划的另一部分,寿柏年还辞去了绿城中国执行董事、董事会薪酬委员会及提名委员会委员职务。

    文/时代财经    张常旺

    “老伙计”寿柏年彻底从绿城淡出,他以清仓股票的形式结束了这段长达20年的绿城生涯。

    1月28日晚间,绿城中国公告披露,寿柏年已于1月26日与第三方订立转让协议,以每股12.08港元的价格出售其于绿城中国的174,549,783股普通股权益,该等股份占绿城中国全部已发行股本的8.06%。

    寿柏年告知,91,772,639股股份买卖已于1月26日完成,其余82,777,144股股份买卖预期将于4月6日或之前完成。作为其退休计划的另一部分,寿柏年还辞去了绿城中国执行董事、董事会薪酬委员会及提名委员会委员职务。

    早在2015年,这位绿城的二号人物就开始“解甲归田”,碍于身体原因,他将行政总裁的职务交接给了现任CEO曹舟南。此次寿柏年彻底辞任后,绿城中国的执董成员将剩下6人,除了宋卫平和曹舟南属于绿城系外,刘文生、孙国强、李青岸和李永前均由大股东中交集团提名。

    在中交入主之后,绿城创始人的印记已经渐趋模糊。从股权分布来讲,眼下的绿城已经是一家比较典型的混合所有制企业,截至2017年6月底,绿城中国的前三大股东分别为中交集团、九龙仓和宋卫平创始人团队,三者对应股权为28.9%、24.5%和18.51%。

    作为创始人,宋卫平和寿柏年分别持有10.45%和8.06%的权益。此次转让后,寿柏年将不再持有绿城中国股份,而宋卫平也已经把4.62%的绿城股份捐给了丹桂基金会,剩下的部分则属于宋卫平前妻夏一波。

    寿柏年出售股份的每股对价与绿城中国26日的股价相比有折价,时代财经查询获悉,当天绿城中国的最低价为13.3港元/股。有说法称,寿柏年的股份是卖给了绿城中国合伙人制度所需要的股权储备池。曹舟南在年初曾透露,推进事业合伙人制的落地是绿城在今年要做好的三件事情之一。不过,这一说法并未得到绿城方面的证实。

    寿柏年堪称绿城的“老伙计”,他和创始人宋卫平同为绍兴人,也都是杭州大学历史系77级的同学。1998年,在面对南都地产和绿城双双抛来的橄榄枝时,寿柏年选择了当时规模还处于下风的绿城。与宋卫平的相伴,一伴就是二十年。

    按照创业时的分工,宋卫平负责制定公司发展策略,监督项目规划、设计以及市场营销,而寿柏年则主要负责绿城的日常业务协调及财务管理。这份工作起初对寿柏年而言有些挑战,但在挑战之外,他和绿城都在快速成长。

    推动绿城的上市是寿柏年资本生涯中浓墨重彩的一笔,2006年,从未接触过资本市场的他开始为绿城的上市做“路演”,说服投资者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他辗转美国、英国和新加坡, 每天只能在飞机上睡上几个小时,但好在绿城于当年7月完成在香港的上市。

    在日后回忆起这段上市的经历时,寿柏年曾说“上市很辛苦,别的公司或许会用一支专业的团队来做,绿城就是公司自己的团队,一边做一边学,学习法律、金融、资本市场的知识。”个中辛酸,不言自明。

    宋卫平对产品品质有着极致的追求,他的“赌性”也超越常人,这样的做派一次次将绿城带到资金链断裂的悬崖边缘。而在一次次的危机化解中,寿柏年都是鞠躬尽瘁。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叠加国内宏观调控,让杠杆加得极大的绿城险些翻车。绿城当时面临的危机是要在2009年初年报出炉前解决负债问题,否则会计师会对绿城的可持续发展提出保留意见,这相当于在资本市场的信誉破产。寿柏年在随后找到了工商银行总行和中海信托,以阶段性出让杭州蓝色钱江的部分股权为条件达成了一个20亿的资金解决方案。

    寿柏年.jpg

    宋氏的“赌性”不改,绿城的危机很难说会在短期内解除,08年的危机只是开了一个头。2011年绿城再遭“收购门”和“调查门”,宏观调控的再度来袭让绿城紧绷的资金链难以喘息,是年外界传闻海航要以30亿收购绿城,并且绿城的信托融资业务被银监会调查。

    虽然寿柏年出面进行澄清,事态在随后平息,但绿城真实的资金问题还是让其每一步都走得异常艰辛。次年6月,绿城迈出了动用股本的一本,它用24.6%的股权换来了港商九龙仓近51亿港元的续命钱。经此一役,宋卫平也难得低下了高贵的头颅,他承认“企业不能老是在风雨飘摇之中,现在回过头来看,我们是做的不够稳健”。

    长期的一线高压让寿柏年出现了“健康危机”,2013年,寿柏年在路演回来的机场突发胃出血,血量超过1500cc。或许是出于对这位老搭档的相惜,又或是资金危机未解,宋卫平在2014年再度上演卖股戏码,这位极具产品情怀的地产掌门人表示,促使其转让股权的原因正是寿柏年的健康。

    绿城的这次卖股在随后演变为“融绿之争”,这场争端最终以央企中交集团的入主收尾。宋卫平和寿柏年也自此淡出了绿城的日常经营,后者在2015年6月辞去了绿城中国行政总裁的职务,继任者为原绿城房产执行总经理曹舟南。

    转身之后,宋卫平投入到自己的蓝城事业,寿柏年则参与了杭州一些项目的投资,他成为杭州并购俱乐部的发起人之一,离开绿城的寿柏年已经鲜少现身公开场合。

    完成“改朝换代”的绿城也迎来新气象,不仅负债降到合理水平,规模也较此前迈上一个新台阶。过去一年,绿城共实现销售1463亿元,同比上涨28.45%。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寿柏年 绿城中国 的报道

  • ·“老伙计”寿柏年清仓,绿城中国创始团队离散(2018-01-29)
  • ·时代观察 | 中交系地产整合的“旧瓶”“新酒”(2017-11-22)
  • ·宋卫平断舍离,马云失约后绿城足球终卖“自家人”(2017-12-29)
  • ·绿城中国获14亿美元贷款,用于境外债务融资(2018-07-18)
  • ·靴子落地,曹舟南辞任绿城中国行政总裁(2018-08-02)
  • ·绿城中国上半年收入增221%,毛利率为18.1%(2018-08-27)
  • 在美的兢兢业业服务超过20年的“女财神”袁利群,近年逐渐走上前台,出现在外界的视野中——今年是她第四次参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香港,中环地铁D2B出口,一批又一批的内地游客从此涌出,径直走向不远处的某商住大厦29楼。那里有一家私人诊所,常年提供疫苗接种服务。

    与褚家相交20多年的作者先燕云,将写褚时健视为自己一生无法回避的责任。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