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fo宣布入韩,有利打破融资僵局?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8-01-26 21:30:13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在海外象征性投放共享单车,能够达到宣示领地的效果,让资本知道其进入国外市场试水,对吸引融资非常有力,比实际运营几百辆单车更有影响,可小成本换大回报。”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

    文/时代财经    陈远枝

    ofo出海再下一城。

    1月25日,ofo宣布进入韩国市场,并在韩国第二大城市釜山启动试点运营。截至目前,ofo已将无桩共享单车服务引入全球21个国家超过250个城市。

    近期,竞争对手正在进行新一轮融资。与此同时,ofo传出与滴滴关系不和,阿里入局博弈,三方僵持中,融资陷入僵局。而成功入韩的好消息是否有利于打破融资僵局?

    赶上利好时机

    005M94J9ly4fnsyidki85j30dw098jsi.jpg

    ofo并没有公布在韩国的运营规模,但截止目前,ofo在海外超过50座城市展开运营,共享单车投放量超过10万量,平均每座城市2000辆,这与国内每次投放千万的规模比较,差距甚大。由此可见,ofo出海动作频频,但运营规模并不会太大。

    但并不是所有国家都愿意接受共享单车。在新加坡,共享单车却被认为是城市管理难题;据悉在美国,共享单车就被成为“流氓产业”。

    ofo的海外市场走得异常艰难,其海外市场的压力,来自于政府管控严格,严禁企业侵占公共资源。去年3月,旧金山出台政策规定,经营无桩停放的自行车属于非法行为,导致小蓝单车全面退出该城市。

    而对于本次ofo成功入韩,艾媒咨询CEO张毅对时代财经分析道:“ofo成功进军韩国,一方面是釜山人口较少,无需投入太多便可以进行试点运营;另一方面是当地政府的支持,特别海外市场,当地政府的支援力度很重要。”

    本次ofo入韩便赶上了韩国对城市出行规划的调整的利好。据韩国政府23日发布《首尔交通远景规划2030》,韩国致力于以“人、共享、环境”为核心价值,建设“不依靠汽车也可便利生活的城市”,并在2030年减少30%的私家车通行量,扩大30%的绿色交通工具使用范围。ofo入韩不需要过度承担该地方政府的压力。

    ofo不是第一家入韩的共享单车。去年,新加坡的共享单车Obike已经进入韩国,韩国国民对共享单车已形成了一定的认知。据韩国一份2017共享政策认知度在线问卷调查显示,首尔市民对共享单车的满意度居于首位,其认知度达93.6%。共享单车已经成为韩国民众日常的出行工具,为ofo的进入提供了基础。

    但艾媒咨询CEO张毅进一步指出:“韩国是中国的近邻,维护起来相对方面些。但有一个尴尬问题是,北纬35°以上国家的冬天时间会比较长一些, 这意味着韩国一年总体使用时间会比较短,所以并不是属于共享单车的黄金地区。”

    有利打破融资僵局?

    进入韩国釜山,成为ofo新年出海的第一站,这也给它带来久违的好消息。

    近期,摩拜、哈罗都传出进行新一轮的融资,而滴滴接手小蓝,并且其自有共享单车品牌在25日已经在成都上线。

    共享单车玩家中,其中最为焦虑的是ofo。之前传出滴滴推动ofo、摩拜的合并,并想掌握合并公司的控制权,但ofo方面并不买账,并计划引入阿里价值10亿美元的融资。有消息称,“ofo接受阿里的融资,这笔钱中的一部分就是用来洗掉滴滴在ofo的部分占股。”

    直到目前,ofo还处于融资僵局,无法推进。共享单车的局面变得扑朔迷离。在这阶段下,ofo推进出海的步伐,或有利于打破融资僵局。

    ofo入韩,除了继续推进出海战略的同时,还意味这该地区具有开发可能性,进一步提高估值,能够给予投资者的信心。

    “在海外象征性投放共享单车,能够达到宣示领地的效果,让资本知道其进入国外市场试水,对吸引融资非常有力,比实际运营几百辆单车更有影响,可小成本换大回报。”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

    艾媒咨询CEO张毅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ofo)在描述一个市场,短期来看是为了融资。”

    共享单车主要依靠烧钱扩张,而迅速扩张有利于进一步融资。目前,国内城市对共享单车进行了政策规范,禁止增加投放,海外成为了ofo主要扩张市场。

    ofo从2016年底迈开出海步伐,截止2017年底,ofo进入了25个国家,超过50个城市。从中可发现,出海地区的密集度较为分散,与ofo在国内以规模占领市场策略完全不同,因此收益效果并不明显。

    但重要的是,ofo在2017年的融资金额大幅增长,D、E轮融资金额共达11.5亿美元,是2017年之前融资总和的数倍。其中4月份蚂蚁还战略投资了ofo,但没有公布相关金额。

    张毅认为:“虽然ofo管理层和滴滴的关系有点不愉快,但是并不影响ofo融资,因为它有相当大的市场份额和规模。”

2011年6月30日,伴随着京沪高铁的正式运营,时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公司”)的董事长蔡庆华,写下了“朝辞天安门,午逛城隍庙”的词句。

落到地方政府方面,则在小心翼翼但也异常努力地寻找一个平衡的支点—这个支点的两端,一边是政治正确,一边是房地产带来的经济利益。

在信息爆炸但有价值内容却越来越稀缺的今天,“时代财经”将提供差异化的垂直报道、世界级智囊的卓见,让各圈层目标读者快速掌握财经要闻与前沿思想。

上海迪士尼乐园开园逾一月,距离迪士尼度假区大约6公里的川沙老街并没有想象中热闹。

作为一家独角兽公司,柔宇仍然在飞快长大。上一轮融资它的估值是11亿美元,“目前估值已经比上一轮要高出好几倍了。”刘自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北京昆玉河畔,木樨地桥西南侧,一幢约20层的现代化玻璃幕墙大楼,被围在一圈并不高大的墙内。走近大院,悬挂在院门右侧的门牌一眼可见,上面写着: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

7月19日,上海金融综合监管联席会议暨自贸试验区金融工作协调推进小组会议在市政府召开,上海副市长周波、市政府副秘书长金兴明出席会议。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两件大事:其一是正式兼并中纺,其二是公布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光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洋洋曾向媒体详细阐述了这一不同:光启的很多想法“太新了”,传统科研机构可能需要讨论立项、层层审批,等到条件成熟“黄花菜都凉了”。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