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调佣金,“乐视风波”后易到能否突围?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8-01-25 17:32:41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1月24日,易到在全国13地市下调部分车型的车主端佣金,佣金比例下调至12%,再掀起网约车行业战火。22日,易到连续获得6个二三线及以下城市的六个地市运管部门颁发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运营重点城市向二三线城市倾斜。

    文/时代财经    陈远枝

    1月24日,网约车平台易到再次进行价格调整,宣布下调北京地区打车费,最大降幅近20%。同时,自1月26日起,易到也将在全国13地市下调部分车型的车主端佣金,佣金比例下调至12%。截至目前,易到降佣城市已扩大至20城。

    此前的22日,易到宣布连续获得由哈尔滨、合肥、南通、潍坊、镇江、乐山六个地市运管部门颁发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获得在这六个二三线城市的合规运营。

    在已形成寡头格局的网约车行业,早前陷入“乐视风波”的易到能否突围?

    佣金二度下调

    1516605248596.jpg

    这并非易到首次下调网约车司机的佣金。1月1日,易到就曾将北京、上海、成都、杭州、福州、温州和厦门等7个城市网约车司机佣金抽成比例下调至5%,成为行业最低比例的平台。该消息传出后,引起业内重点关注。

    据悉,滴滴出行抽取的佣金比例是23%左右,而号称行业最低佣金的保持者——美团打车此前的比例也为8%。凭借补贴、低佣金等方式,美团打车此前已吸引了一大批网约车司机。据了解,在正式进入北京前,报名司机达到近20万。

    在下调佣金抽取比例之前,易到的佣金比例是21%。目前5%的比例,显然打破了“行规”,加上运营成本,易到能否盈亏平衡值得思考。

    去年经历“乐视风波”的易到一度资金紧张,出现司机提现难,用户打车难等问题。据悉,去年易到和乐视涉及金额高达13亿的资金纠纷被曝光后,当月易到的运营数大概下跌了约50%,订单量下降了约50%。

    易到向时代财经表示,去年6月韬蕴资本接手易到后,一直在重塑网约车司机对易到的信心。易到向时代财经提供的数据显示,截止目前,易到司机在册数为600万,注册用户量4000万。但易道没有向时代财经透露该公司目前的日订单量。

    在再次调整价格的同时,易到也将打车优惠延伸至用户。据悉,易到现已调低北京地区的打车费,最高降幅近20%。北京成为易到首个司乘两端全面下调费率的业务城市,并且未来整体费率还会陆续进行调整。

    在网约车领域,补贴大战一向是资本的游戏。因为腾讯等资本的帮助,滴滴才能留住大量用户,形成行业优势。美团入局、易到回归,再次引起了新一轮的网约车补贴大战。

    易到方面向时代财经透露,易到已经在启动新一轮融资,预计今年Q1的时候完成。1月25日,有媒体报道称,该融资是由中信银行旗下信银(香港)投资有限公司领投。

    下沉二三线城市突围

    在下调佣金扩大市场份额的同时,易到还在运营牌照上发力。

    22日,易到连续拿下6座城市的网约车运营牌照,运营空间进一步扩张。截至目前,易到已在全国获得27个地市的网约车牌照。

    但从公布的城市上看,易到获得运营牌照的城市大部分都是处于二三线城市。据时代财经整理发现,易到获得运营牌照的27城中,其中20个属于二三线城市。

    易到图片.png

    从图表中可以看出,易到合规化运营城市正逐渐向二三线城市倾斜。2016年,滴滴将Uber合并后,奠定了行业领先优势,易到便提出了“北斗计划”,重点发力二三线省会城市。

    目前,美团打车也在扩张网约车业务,深入南京、北京、上海、杭州等滴滴腹地,通过降低佣金、满单补贴、新人奖等方式掀起新一轮补贴大战。昨日媒体有消息称,滴滴推出司机预充值返收益的方式对垒美团。两者在一线中心城市竞争进入白热化阶段。

    补贴是吸引司机和用户最直接的办法,但目前为止,易到的举动还是主要集中在降低佣金。易到方面表示:“我们现在进行的价格调整应该比补贴更有优惠。”

    在24日易到公布降佣的13座城市中,贵阳、昆明、太原、石家庄、合肥、哈尔滨等远离滴滴美团的竞争中心,通过下沉至二三线城市进行突围。

    值得一提的是,易到1月初添加了议价功能,乘客和司机在下单和接单时,均可根据需求对订单费用进行加价或减价。该功能为司乘两端都拥有更多选择权,这被业内人士视为没有市场优势的易到挑战滴滴的第一步。据悉,该功能上线的第一周,订单总量增加了6倍。

    与此同时,今年易到还在全国范围内陆续接入出租车业务。在二三线以下城市,由于用户流量较少,出租车一向是出行的主流,这部分用户或将成为易到收割的目标。

2011年6月30日,伴随着京沪高铁的正式运营,时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公司”)的董事长蔡庆华,写下了“朝辞天安门,午逛城隍庙”的词句。

落到地方政府方面,则在小心翼翼但也异常努力地寻找一个平衡的支点—这个支点的两端,一边是政治正确,一边是房地产带来的经济利益。

在信息爆炸但有价值内容却越来越稀缺的今天,“时代财经”将提供差异化的垂直报道、世界级智囊的卓见,让各圈层目标读者快速掌握财经要闻与前沿思想。

上海迪士尼乐园开园逾一月,距离迪士尼度假区大约6公里的川沙老街并没有想象中热闹。

作为一家独角兽公司,柔宇仍然在飞快长大。上一轮融资它的估值是11亿美元,“目前估值已经比上一轮要高出好几倍了。”刘自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北京昆玉河畔,木樨地桥西南侧,一幢约20层的现代化玻璃幕墙大楼,被围在一圈并不高大的墙内。走近大院,悬挂在院门右侧的门牌一眼可见,上面写着: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两件大事:其一是正式兼并中纺,其二是公布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7月19日,上海金融综合监管联席会议暨自贸试验区金融工作协调推进小组会议在市政府召开,上海副市长周波、市政府副秘书长金兴明出席会议。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光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洋洋曾向媒体详细阐述了这一不同:光启的很多想法“太新了”,传统科研机构可能需要讨论立项、层层审批,等到条件成熟“黄花菜都凉了”。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