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遭美国背叛,土耳其对叙利亚库尔德控制区开战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8-01-24 08:13:59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一旦叙利亚的库尔德武装在美国支持下坐大,土耳其国内的库尔德势力必然闻风而动,因此,在多次警告无果后,土耳其才如此心急地对北叙发动进攻。

    文/时代财经    林怡龄

    据法国广播公司报道,122日,法国国防部长帕尔利敦促土耳其结束其针对叙利亚的进攻行动。法国已要求联合国安理会召开紧急会议。

    20日,土耳其对叙利亚开展了“橄榄枝行动”,破坏了北叙极其脆弱的平衡结构,给本就动荡的中东乱上添乱。

    进攻阿夫林

    土耳其政府表示,此次“橄榄枝行动”主要是打击被其视为恐怖分子的叙利亚境内库尔德武装人民保卫军(YPG),并在土叙边境建立30公里的安全地区。土耳其总参谋部在其发表的声明中称,这一军事行动属于“合法自卫行为”,土耳其“尊重叙利亚的领土完整”。

    然而,土耳其的种种行动无法令叙利亚相信其说辞。叙利亚政府指责土耳其对叙利亚领土发动“野蛮入侵”。双方在边境的对战也由此拉开。

    据土耳其阿纳多卢通讯社报道,土耳其军队于当地时间20日下午5点对北叙阿夫林地区的库尔德武装和“伊斯兰国”目标发动了袭击。土耳其除了采取炮击、空袭等军事行动之外,还将大规模的坦克装甲部队部署在了土叙边境。

    VCG111143333796.jpg

    土耳其对叙利亚阿夫林军事行动。来源:视觉中国

    《金融时报》援引阿夫林地区库尔德官员和居民的话称,自土耳其进攻北叙以来,土叙边境的几条战线上发生了激烈冲突。土耳其的边境城市雷伊汉勒和基利斯在22日遭到了叙利亚的报复性火箭弹袭击,造成一人死亡,46人受伤。

    尽管目前双方在土叙边境打得热火朝天,但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所长孙德刚告诉时代财经,土耳其实质上发动的是一场规模有限的战争。

    对于土耳其在叙利亚的动作,孙德刚向时代财经分析到,土耳其向阿夫林发动地面部队,最大的目的是为了把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人民保卫军(YPG)赶出阿夫林,并使之向东转移。如此一来,土耳其在叙利亚的代理人——叙利亚自由军将会接管这一地区,从而在土叙边境建立缓冲地带,阻止叙利亚库尔德人向西挺进获得地中海出海口。

    土耳其的心头大患

    此次土耳其针对北叙库尔德武装的袭击并非突发,而是矛盾积累已久的缘故。

    库尔德族是中东人口仅次于阿拉伯、土耳其和波斯民族的第四大民族,也是中东地区最古老的民族之一。历史上,由于《色佛尔条约》,库尔德人被分散在四个国家,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和叙利亚。但其分布相对集中,世代居住在四国交汇地带。

    11907164_1658887681023782_5337654842828259130_o.png

    库尔德人分布图。来源:The Kurdish Project

    其中犹以土耳其库尔德人居多。据美国中情局2016年的数据显示,土耳其国内的库尔德人口占到了其总人口的19%,约为1800多万。自土耳其建国以来,库尔德民族的分离主义一直挑战土耳其的国家统一,成为其心头大患。

    1924年,土耳其宪法否定了库尔德人独立合法的民族地位,并将土耳其国内的库尔德人被称为“山地土耳其人”,在经济、文化、教育等问题上频频打压库尔德人,激起了其国内库尔德人的独立情绪。这种主流民族压制少数族群,少数族群奋起反抗的情况,构成了土耳其库尔德问题难解的悖论。

    美国的“背叛”

    而此次土耳其按捺不住进攻北叙,正是美国对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的支持造成的。叙利亚的库尔德武装一直被土耳其视为恐怖分子,土耳其担心其借助美国势力坐大,对土耳其的稳定构成威胁。

    据《纽约时报》报道,本月14日,美国宣布要在叙利亚建立一支包括库尔德武装在内的3万人边境安全部队,遭到了土俄的强烈反对。这支边境安全部队,名为反恐,实为准备帮助北叙库尔德人独立。

    此前由于打击“伊斯兰国”,美国一直为叙利亚的库尔德武装提供军备支持,并承诺只要“伊斯兰国”一消灭,便停止对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的支持,土耳其信以为真。然而,美国14日“出尔反尔”的决定让土耳其大为恼火。

    孙德刚表示,“伊斯兰国”组织被打散后,西亚地区出现了一股所谓的“库尔德之春”。加之去年9月伊拉克库尔德人举行独立公投,伊朗的库尔德人也在蠢蠢欲动,土耳其一直十分担心。

    去年107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就曾表示,绝不允许叙利亚边境出现恐怖走廊和“恐怖分子军队”。一旦叙利亚的库尔德武装在美国支持下坐大,土耳其国内的库尔德势力必然闻风而动,因此,在多次警告无果后,土耳其才如此心急地对北叙发动进攻,以谋求下一步的谈判。

    对于目前的局势,孙德刚分析,美土矛盾不至于全面升级。在库尔德问题上,土耳其主要担心库尔德问题的国际化和多边化。

    但由于美国已经向叙库尔德武装提供重要武器装备,将其作为主要代理人来制衡叙利亚的巴沙尔政府。而土耳其又缺乏改变美国这一政策的反制手段,最终美土或将有所妥协。

    对于妥协的结果,孙德刚猜测,最有可能就是美国默许土耳其在阿夫林建立缓冲区,培养亲信叙利亚自由军;而土耳其则默许美国在叙东北部地区扶植库尔德建立事实上的自治区。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美国 土耳其 库尔德 的报道

  • ·中国轮胎巨头出走美利坚,国内制造业优势不再?(2017-09-25)
  • ·联大再次通过决议,要求美国解除对古巴封锁(2017-11-02)
  • ·叙利亚加入“巴黎协定”,美国成孤家寡人(2017-11-10)
  • ·特朗普首次投下安理会否决票,搅乱中东一锅粥(2017-12-19)
  • ·美国众议院现超级乌龙,税改草案需要二度投票(2017-12-20)
  • ·四大障碍难清除,美国政府面临关门危机!(2018-01-18)
  • ·美债正在被抛弃?中国减持126亿美元(2018-01-18)
  • ·遭美国背叛,土耳其对叙利亚库尔德控制区开战(2018-01-24)
  • ·打响新年贸易战第一枪?特朗普拟征高额进口关税(2018-01-24)
  • ·去年涉华贸易救济调查案件75起 数量和金额双双下降(2018-01-25)
  • 2011年6月30日,伴随着京沪高铁的正式运营,时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公司”)的董事长蔡庆华,写下了“朝辞天安门,午逛城隍庙”的词句。

    落到地方政府方面,则在小心翼翼但也异常努力地寻找一个平衡的支点—这个支点的两端,一边是政治正确,一边是房地产带来的经济利益。

    在信息爆炸但有价值内容却越来越稀缺的今天,“时代财经”将提供差异化的垂直报道、世界级智囊的卓见,让各圈层目标读者快速掌握财经要闻与前沿思想。

    上海迪士尼乐园开园逾一月,距离迪士尼度假区大约6公里的川沙老街并没有想象中热闹。

    作为一家独角兽公司,柔宇仍然在飞快长大。上一轮融资它的估值是11亿美元,“目前估值已经比上一轮要高出好几倍了。”刘自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北京昆玉河畔,木樨地桥西南侧,一幢约20层的现代化玻璃幕墙大楼,被围在一圈并不高大的墙内。走近大院,悬挂在院门右侧的门牌一眼可见,上面写着: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两件大事:其一是正式兼并中纺,其二是公布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7月19日,上海金融综合监管联席会议暨自贸试验区金融工作协调推进小组会议在市政府召开,上海副市长周波、市政府副秘书长金兴明出席会议。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光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洋洋曾向媒体详细阐述了这一不同:光启的很多想法“太新了”,传统科研机构可能需要讨论立项、层层审批,等到条件成熟“黄花菜都凉了”。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