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董明珠执掌银隆?魏银仓已质押94%股权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8-01-19 09:28:57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魏银仓已将其所持全部珠海银隆股份中的94%进行质押。魏银仓对此的解释是,为了“能干更多事、交更多税、安排更多人就业”。

    文/时代财经    张艳

    由董明珠、王健林等大佬投资的明星企业珠海银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珠海银隆”),近日陷入拖欠供应商货款的丑闻中。

    根据《财经》报道,1月10日,珠海银隆代工厂,珠海思齐电动汽车设备有限公司(下称“珠海思齐”)的员工上门讨债,要求银隆支付拖欠了大半年的7600万元货款。而据不完全统计,包括珠海思齐在内,珠海银隆拖欠了多家供应商货款,总金额高达12亿元。

    除了资金链问题,珠海银隆还被曝出创始人魏银仓辞任董事长、格力系高管全面进驻等内幕。引发外界“董明珠已接掌银隆”的猜测。

    1月18日,珠海银隆方面向网易财经否认了公司的资金链存在问题,现任董事长孙国华称此次讨债风波只是“供应商闹事”,银隆已委托律所发声,指出拒付珠海思齐货款是因其产品质量等问题,而非恶意拖欠,目前双方在走法律程序。

    魏银仓则在独家回应网易财经时澄清,辞任董事长只是因身体原因,“我今年已三次住院”,而继任者孙国华“完全能代表我行职”,释放出其仍在幕后掌舵银隆的信号。他同时强调,目前“银隆一切安好”。

    不过,网易财经从相关渠道独家获悉,魏银仓已将其所持全部珠海银隆股份中的94%进行质押。而他对此的解释是,为了“能干更多事、交更多税、安排更多人就业”。

    陷入债务风波、突然换帅的珠海银隆,将会迎来怎样的命运?

    供应商讨债引爆资金问题

    1月10日,珠海思齐数十名员工聚集在珠海银隆公司门口,打着“我们要吃饭!我们要生活!请银隆还钱!”的横幅,要求收回所欠货款。

    珠海思齐是当地的充电设备小制造商,核心产品是液冷技术充电桩。该公司副总经理束磊告诉网易财经,公司从2014年起帮珠海银隆做代工,接下银隆及其旗下公司20多份订单,累计货款1.3亿元,最后一笔订单已在2017年4月履行完毕。但截至目前,只收到银隆方面5400万元货款,尚欠7600万元。

    按照合同,在供货验收合格后的1-3月内,珠海银隆就应向珠海思齐支付货款总额的95%-99%。因而在2017年1月完成绝大部分订单的供货后,珠海思齐就不断向银隆催款。

    “我们的货款里面有60%是上游材料供应商垫付的钱,他们催我们,我们就催银隆。”束磊说,为了回款,公司的负责人和财务人员数十次前往珠海银隆沟通,都被对方以“资金紧张”为由不断拖延。

    失去了耐心的珠海思齐,于2017年9月将珠海银隆诉至法院。网易财经获得的一份珠海市金湾区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书,还原了珠海银隆和珠海思齐的债务纠纷。

    早在2016年11月18日,珠海银隆的全资子公司银隆电器与珠海思齐签订了一份《购销合同》,采购600度储能柜等设备,总价款约3007万元。2017年1月9日,珠海思齐完成了供货,但仅收到银隆电器1202万元货款,还剩约1775万元尾款(包含在前文所述的7600万元欠款中)。

    2017年6月9日,银隆电器向珠海思齐发出一份《北京专家现场论证移动补电车问题反馈》,提出此前已交付的设备需要加装监控协调、增加烟雾、火宅报警及自动灭火系统等8项产品整改意见。

    事实上,这是银隆电器将珠海思齐代工的储能柜销售到北京之后,采购方就产品提出的整改意见。但这8项整改所需的成本费用由谁来承担,这成了思齐和银隆双方争执的焦点。

    正如珠海银隆在律所声明中所述,银隆认为这是产品质量及售后服务问题,需要珠海思齐负主要责任;但珠海思齐认为,其产品在2017年1月就已完成交付,银隆所谓的产品质量及售后服务问题属于新增服务,需由银隆承担费用。

    围绕这个问题,双方进行了历时2个月的谈判,最终谈崩。珠海思齐在2017年9月向珠海市金湾区人民法院就这份合同纠纷提出诉讼,束磊向网易财经透露,“实际上新增部分的成本也就200万到300万,但是银隆一直拖着不付尾款,我们也无法再继续垫钱了。”

    从一审判决结果来看,法院绝大部分支持了原告珠海思齐的诉求,判令银隆电器支付1775万元及违约金(从2017年4月29日起计算至实际付清日,利率按央行同期逾期贷款利率)。

    珠海银隆的一位内部人士则告诉网易财经,公司已经就此上诉,未来会按照二审结果去执行。除此之外,所有的应付款项,都会按照正常的程序来支付,不存在拖欠供应商货款的问题。

    但对于这一说法,束磊反驳说:“就算剔除有合同纠纷的1775万,还有近5000万尾款是没有问题的,银隆也没有还款意向,我们认为这就是恶意拖欠。” 据了解,珠海思齐会就珠海银隆其它未支付货款的合同提出诉讼申请。

    据了解,对于珠海银隆和珠海思齐的债务纠纷,目前已有当地政府机构介入协调矛盾。

    魏银仓已质押银隆94%股权

    不止珠海思齐,据《财经》不完全统计,还有广州鹏辉、北京国能、深圳沃特玛、芜湖天弋等磷酸铁锂电池供应商被珠海银隆拖欠货款,总金额高达12亿元。

    “银隆的资金链一直紧张,供应商都知道,它没办法按照合同给每家供应商按时付款,只能让财务根据自己的资金情况来排期还款,重要的供应商就会早点排上。而思齐自从2017年1月拿到最后一笔200万元后,再也没有出现在排期表上了。”束磊向网易财经透露。

    值得一提的是,在被曝资金链紧张、拖欠供应商货款背后,是珠海银隆在全国范围内的急剧扩张。公开信息显示,自2016年12月以来,银隆先后在成都、兰州、天津、南京、攀枝花、洛阳等落地产业园等项目,投资总额约690亿元。

    珠海银隆分管财务的副总裁李志承认,由于多个基地同时在建,再加上新的国补资金还未到账等原因,公司2017年总的资金流出高出资金流入约40多亿元。但他否认公司资金链存在问题,“银隆的银行存款还有数十亿元,其中能随时使用的自有资金有十几亿元。”

    魏银仓亦向网易财经否认了供应商曝出的资金问题,称“银隆一切安好,瞎炒作会负法律责任”。

    不过,网易财经从相关渠道独家获悉,魏银仓已大比例质押其所持有的珠海银隆、珠海市银隆投资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银隆投资”)、广东银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珠海金湾长奥置业有限责任公司、珠海银隆产城发展有限公司和珠海银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的股权。其中,涉及珠海银隆的股权质押比例高达94%。

    由魏银仓100%持股的银隆投资,是珠海银隆的第一大股东,占股25.9895%。这家公司于2017年7月19日、8月11日,分别出质了8082.62万元、18777.62万元注册资本对应的股权数给珠海融均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网易财经按照出资比例计算下来发现,银隆投资质押股权约占珠海银隆总股份比例的24.34%,约占魏银仓全部持股的94%。

    上述珠海融均是有限合伙企业,于2017年5月31日成立,两大法人股东分别是天津工银国际投资顾问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北京融泽通远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后者穿透后的股东也是工银国际。

    魏银仓并不避讳其质押股权一事,但他拒绝将此举和银隆的资金链问题或者格力入主银隆的传闻联系起来。“我有十几家公司,质押一个公司股权能干更多事、交更多税、安排更多人就业,这是国家支持的。”他解释说,继而向网易财经发出“在国内为国家做些实事咋就这么难”的疑问。

    针对珠海银隆的资金链问题,网易财经1月18日向银隆的主要授信银行中信银行了解情况,被告知目前双方的合作一切正常,并未受到供应商讨债事件的影响。2017年5月,珠海银隆曾获得中信银行广州分行276亿元的授信额度。

    或许此时,对珠海银隆来说,解决资金问题最好的办法便是上市。广东证监局网站显示,珠海银隆已于2017年5月17日在该局办理了辅导备案登记,并进行受理公示。但截至目前,尚无珠海银隆IPO的相关进展消息。

    格力系进驻背后的权力迷局

    除了供应商讨债引发的资金链问题猜想,珠海银隆还被怀疑已经“易主”——由董明珠的格力系接掌。

    根据《财经》报道,魏银仓已辞任银隆董事长之职,由银隆原总裁孙国华接任。魏银仓本人证实该消息属实,称“正在治疗休息中”。此外,银隆的7位副总裁中,有4位有格力履历,分别负责采购、财务、品质、生产技术等核心业务。

    珠海银隆与董明珠及格力的缘分始于2016年3月。彼时,同在珠海的格力电器(000651)发布公告,计划收购珠海银隆。随后,格力电器人员进驻珠海银隆尽调,并介入到后者的采购中。从那时起,格力系就显示出其极强的“掌控力”。

    “当时签了一个三方协议,银隆委托格力代为采购所有的原料和设备等,我们供应商的货款也都转到和格力结算。”束磊向网易财经回忆。他还曝出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格力当时用40部格力手机来冲抵部分货款。”

    束磊展示了两份《关于购买格力产品使用货款抵扣申请函》的材料,都是珠海思齐向格力电器申请购买20台G0215D型号的格力手机,单价3599元,总价约14万元,付款则是“由格力财务部从货款内扣除”。

    “我们拿到手机后,亏本打五折再卖出去,价格大概在1700-1800元。买家几乎都是格力的员工,因为他们有规定,必须使用格力手机。”束磊说,格力拿货冲抵小部分货款是硬性要求,供应商只能接受。

    束磊甚至有些怀念格力代为采购设备的时期,毕竟当时每笔款项都能按时支付,而逾期支付的问题,就是从格力终止收购银隆后开始的。2016年11月16日,格力宣布收购银隆方案被否决,12月格力迅速撤出银隆。

    不过此后,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带着王健林、刘强东等大佬及企业的30亿元投资“返场”。在前期投入10亿元获得珠海银隆7.46%的股份之后,董明珠选择继续加码,将持股比例提升至目前的17.46%,位列银隆的第二大股东之位,仅次于银隆创始人魏银仓的25.99%的股份。

    与此同时,格力系人马重新进驻珠海银隆。网易财经获得的一份落款时间为2017年7月20日的珠海银隆经营管理架构图显示,公司的高管团队,6位副总裁中有4位来自格力,分别掌管了采购、财务、质量和技术等核心业务。

    创始人魏银仓辞任董事长、公司高层大换血,是否意味着,董明珠的格力系已经开始主导珠海银隆?

    对此,1月18日,魏银仓向网易财经独家回应称,自己辞任珠海银隆董事长只是因为身体原因,“我今年已三次住院”。他同时强调,继任其位置的孙国华“完全能代表我行职”,释放出其仍在幕后掌舵银隆的信号。据了解,孙国华是追随魏银仓多年的旧部。

    对于珠海银隆的资金链、魏银仓辞任银隆董事长、格力系人马全面进驻银隆等问题,网易财经向董明珠方面提出问询,截至发稿,未获回应。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银隆 董明珠 格力 的报道

  • ·董明珠执掌银隆?魏银仓已质押94%股权(2018-01-19)
  • ·银隆十亿欠款始末(2018-01-23)
  • ·格力霸主地位恐不保,董明珠急于谋多元化(2017-09-18)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2017年国庆期间,澳门共接待近69.7万人次的内地旅客,占赴澳总旅客的75.7%。今年前四个月,入境澳门的旅客人数比去年同期增长8.4%。

    2017年我国服务进出口总额46991.1亿元,同比增长6.8%,连续4年保持全球第2位;其中出口15406.8亿元,进口31584.3亿元,服务逆差16177.4亿元。

    在这种不均衡情况下,各地地铁网络和城际网络是否可以适当加强互联互通,并且更好地做好综合交通接驳疏散体系,在有限的资源下进一步提高运能效率和效益。

    这一次,伟光CEO李哲瑜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预计2018年世界杯的销售目标是7.6亿元人民币。

    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个企业的兴衰不是政府能够决定的,主要还是市场行为。政府主要的任务是维持一个好的生态,提升优化营商环境,切忌“越权”替代市场。

    “在全国范围内,深圳国有企业的比例并不是很高,但是功能作用发挥得非常好,特别是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将发挥非常大的作用,这得益于深圳国资改革的前瞻性和先进性。”李保民补充道。

    2000年时3号令发布正处于中国招标投标制度的形成阶段,旨在保障招投标的公平竞争,预防腐败,如今843号文和16号令的组合出现,则更多是为扩大市场主体的自主权。

    北京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全国多数城市空气质量改善的情况下,汾渭平原的一些城市空气质量不升反降,出现了反弹的情况。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