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华锐遭312亿天价诉讼!从云端跌落的“风电一哥”怎么了?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8-01-11 13:52:55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作为一家公共基础设施的供应商,华锐从一开始就注定与政府政策切割不开,其所签署的项目均系地方政府工程。

    文/时代财经    屈慧

    曾被誉为A股“风电一哥”的华锐风电(下称“华锐”或“*ST锐电”,601558.SH),自上市以来可谓连年不利。近日,*ST锐电又因一宗“天价”诉讼案被推向舆论中心。

    美国当地时间1月8日上午,美国司法部对华锐提起的刑事诉讼在威斯康星州西区联邦地区法院正式开庭审理,美国司法部诉称华锐及其他三被告在与美国超导及其关联公司的业务往来中,涉嫌电信诈骗、刑事版权侵犯、窃取商业机密以及共谋。

    据外媒报道,如果被判有过失,华锐可能面临最高48亿美元(折人民币312亿元)的罚款。

    华锐在1月9日的公告中确认了诉讼一事,称目前该案尚未判决。而对于具体的诉讼金额,该公司董事会办公室负责人王雯未予以回答,其向时代财经表示,事件相关消息以公告为准。

    次日早间,*ST锐电申请紧急停牌1天。这一巨额赔偿数字也引发上交所关注,同日,上交所向华锐发出关注函,截至发稿,华锐尚未予以回复。

    作为昔日国内排名第一的风力发电机组供应商,华锐曾有过无比风光的时刻,因长期市场占有率第一,华锐被称为“风电一哥”。2011年上市初期,华锐曾缔造过900亿的公司市值,年净利润近30亿元。

    然而,六年时间过去,这个风电明星企业早已不再似从前那般发光发热,其长期受困于业绩下滑、诉讼缠身的局面中。1月9日,华锐的股价已跌到了1.56元/股,总市值掉到94亿人民币,对比2011年上市之初,市值蒸发掉800亿以上。

    从云端跌落至谷底,过去这六年间,华锐到底发生了什么?惹出48亿美元“天价”赔偿案,华锐究竟有何过错?

    timg (11).jpg

    48亿美元“天价”诉讼

    由美国司法部提起的这宗刑事诉讼,主要起因是此前华锐与美国超导(American Superconductor,简称AMSC)之间的一起商业纠纷。美国联邦检察官指责华锐窃取美国超导AMSC技术。

    据时代财经了解,美国超导是一家能源科技公司,其在风力发电市场,通过先进的能源电子产品和工程以及支持服务,帮助制造商可以生产具有高度竞争力的风力涡轮机。

    美国超导曾是华锐最重要的配件供应商之一。根据华锐上市招股书,华锐与美国超导集团的合作始于2007年,华锐主要向其采购电控核心部件与系统软件。于2009年,华锐从美国超导集团合计采购了15亿人民币的原材料,占当年总采购量的12%。

    而对于美国超导来说,华锐就是其最重要的客户。据美媒报道,当时,美国超导有四分之三的出货量销往华锐。

    2011年,中国整顿风电行业,华锐的业绩大幅下滑,并间接影响到了华锐的采购量。

    2011年4月,华锐以“美国超导供应的产品在技术、质量方面均未达到合同要求”为由,开始拒收该公司货物、并暂停支付已收不合格货物的货款。

    这一举动引发美国超导股价大崩盘,一夜之间,该公司股价跌去了40%,一个多月内,股价从250美元/股迅速跌到百元以下。股价的迅猛下跌使得美国超导被投资者集体诉讼。

    失去了华锐订单的支撑,美国超导的业绩也开始走上下坡路。据时代财经了解,自2012年开始,美国超导已经连续亏损五年。到最近一个交易日,美国超导股价已经跌至4.89美元/股,市值仅剩1亿美元。

    美国超导将这一切归咎于华锐。2011年4月开始,其分别于中国、奥地利向华锐提起了四宗诉讼。在奥地利,美国超导起诉称华锐买通了其一名系统集成工作人员,盗窃了该公司的软件程序、源代码给华锐。当地法院与2011年9月判决该名雇员商业间谍罪成立,获刑1年;

    于2011年12月29日,美国超导以侵害技术秘密为由起诉华锐及华锐的3名员工,请求判令赔偿经济损失29.32亿人民币。在中国境内的两起诉讼,一审均被驳回,后美国超导仍通过上诉、仲裁等手段继续穷追不舍,部分诉讼至今仍没有判决结果。与此同时,华锐方面也反过来起诉美国超导,要求其作出相应赔偿。

    在中国境内的诉讼行不通,美国超导又转而寻求美国的司法帮助。2013年6月,美国司法部正式介入,向美国当地法院起诉华锐及其两名高级职员涉嫌窃取美国超导的商业机密。2015年12月9日,美国威斯康星州地区法院就该案进行聆讯;2018年1月9日,该案正式开庭。

    美国司法部的控诉在于,诉称华锐及其他三被告在与美国超导及其关联公司的业务往来中涉嫌电信诈骗、刑事版权侵犯、窃取商业机密以及共谋。

    对于美国司法部以及美国超导的巨额控诉,华锐表现出不服软的态度,其数度强调,“公司已做好应对准备,会利用法律武器坚决捍卫合法权益。”

    这场长达7年的诉讼拉锯战,华锐和美国超导都付出了巨大代价,被诉讼缠身的同时,二者的业务发展被严重耽误,华锐和美国超导都长期陷入亏损。而巨额的赔偿款面前,这场纠纷又注定无法和解。

    “风电一哥”巅峰时刻

    这宗诉讼案,因涉及美国司法部以及48亿美元的“天价数字”而受到关注,也让沉寂已久的明星股华锐风电再度重回公众视野。这家昔日的风电龙头,又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一局面的?

    资料显示,华锐成立于2006年,最早由大连国资委旗下大连重工•起重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大连起重”)联合四家私募基金共同发起。公司主要从事兆瓦级风力发电机组的设计、制造、销售和运维服务业务,是中国第一家自主开发、设计、制造和销售适应全球不同风资源和环境条件的大型陆地、海上和潮间带风电机组的专业化高新技术企业。

    背靠大连重工,内有资本加持,外有国家对风力发电的政策支持,华锐走上了一条迅速扩张的道路。在快速的扩张阶段,华锐在全国各地承接了诸多风力发电项目,其中包括国家二期、三期、四期、五期风电特许权项目,甘肃、江苏、内蒙古、河北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建设项目,阜新国家重大国产化风电专项项目以及中国上海东海大桥首个海上风电场示范项目等。

    2008年,成立仅3年不到的华锐就已反超风电龙头金风科技,登顶风力发电行业。而根据中国风能协会的统计数据,2007-2009年,华锐在国内新增装机容量的市场占有率分别为20.57%、22.45%、25.32%,华锐成为中国风电设备第一品牌、国际知名品牌。

    扩张中的华锐甚至计划走向海外。根据2010年发布的招股书,当时的华锐已布局了大连、江苏、内蒙古、甘肃、天津、江苏等地,同时计划建设针对欧洲海上风电市场的欧洲中心和针对美洲风电市场的北美中心,全面实施产业布局。

    timg (12).jpg

    2011年初,华锐成功登陆上交所。当时,靠着风电巨无霸的概念,华锐在上市询价程序中报出了每股90元的IPO“天价”,创下A股纪录。首发时,华锐的总市值达到900亿人民币。

    当时的华锐可谓如日中天。除了受到国内各地方政府的青睐之外,其在海外的网络也迅速铺开,华锐开始筹建覆盖美国、西班牙、加拿大、澳大利亚和巴西等地的全球化网络,政府在金融方面也予以很大的支持。

    据时代财经了解,2010年间,华锐累计的装机容量已经跃居世界第一。当年,华锐实现营业收入203亿,净利润28.56元。由于业绩大好,华锐还曾向股东派发“每10股送红股10股派发现金红利10元(含税)”的大礼包,成为2010年“十大A股分红王”和“十大回报最佳公司”。

    跌落云端

    作为一家公共基础设施的供应商,华锐从一开始就注定与政府政策切割不开,其所签署的项目均系地方政府工程,对政策有着十分强的依赖性。但是,这种过于紧密的联系忽视了政策变动的风险性因素,这也成为后来华锐迅速跌落的诱因之一。

    据时代财经了解,2006-2010年期间,中国风电产业经过了一轮“井喷”式的发展,中国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风电大国。但是,在这轮快速发展的过程中也积累了不少的问题。2011年,风电产业潜在的问题开始集中爆发,风机脱网事故频繁发生,国家相关部门开始大力整顿风电行业,甚至出现“弃风限电”的情况。

    政策的转向给风电市场带来了直接的压力。2011年,华锐因项目放缓、延期等原因,营业收入陡降5成,净利润同比下降了7成。遭遇业绩滑铁卢的华锐不得不大量缩减订单,由此,又引发了一场与供应商美国超导集团的跨国纠纷。

    2011年的业绩滑铁卢犹如一把利刃,在华锐身上划开一道口子,越来越多的麻烦开始涌入,华锐先后被爆出财务造假、董事长韩俊良入狱等丑闻,其身上的官司也越缠越多。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截至目前,共有319份裁判文书涉及到华锐,其中有59份判决书,华锐已经18次被列为被执行人。这些官司里,既包括债务纠纷、合同纠纷,还包括了小股东的诉讼。

    多重打击之下,“风电一哥”被拉入一个巨大的麻烦黑洞。2011年后,华锐业绩开始一路下泄,据时代财经统计,2012-2016五年间,华锐有四个财政年录得亏损,五年内亏损总额达到118亿人民币。华锐也因长期亏损而被披星戴帽。

    所幸的是,大连国资委并没有抛弃华锐。作为华锐的母公司,大连国资委旗下的大连重工牵头一手打造了华锐风电,几乎也是一手将其扶持到上市。上市前夕,大连重工仍持有华锐20%股权。

    2015年-2016年期间,因资本的进入,萍乡市富海新能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取代大连重工成为了华锐的大股东,占股19.85%。但这家合伙企业并没有给华锐带来转机,经过减持后,大连重工又再度夺回了华锐大股东的地位,占股15.51%。

    随着大连重工的回归,华锐迎来重组的一年。今年以来,华锐通过与大连重工之间一系列的资产交易与合作,从大连重工处直接获取了合计6.29亿的收益,这使得华锐在2017年上半年实现扭亏为盈,一定程度上避免了退市风险。

    华锐董事会办公室负责人王雯告诉时财经,在2017年进行高层重组后,在新任领导班子的带领下,华锐紧紧围绕“促回款、推出保、抢订单、控费用、清资产、优结构”六大核心任务开展经营工作,积极寻求机遇及新的业务增长点,目前成效显著。

    “未来,华锐风电将聚焦风电数字化发展,摆脱风电行业的沉疴旧疾,向全球最具竞争力的风电企业迈进。”王雯说到。

农业部公布数据显示,7月份400个监测县生猪存栏环比减9.4%,同比降32.2%,全国规模以上生猪定点屠宰企业屠宰量1730.34万头,环比减1.6%,同比降11.3%。

中央预算支持是普惠养老、城企联动的政策重点。蒋洪卫:“与试行方案相比,此次发布文件最鲜明的特点就是中央预算内投资对普惠养老的支出力度进一步加大。”

《市场准入负面清单(2019年版)》在保持原有框架的基础上,进一步缩短了清单长度、减少了管理措施、优化了清单结构,既确保了清单的稳定性和连续性,又增强了清单的科学性和规范性。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根据央行此前公告,9月16日生效的全面降准幅度为0.5%,释放资金约8000亿元。央行相关负责人称,降准可有效增加金融机构支持实体经济的资金来源,还降低银行资金成本每年约150亿元。

今年1-9月新增企业12379家,其中内资11829家,外资550家;注册资本1亿元以上的164家,5000万元以上的446家,1000万元以上的2253家。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