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团打车”布局7大城市,效法Uber“出行+外卖”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7-12-25 11:57:37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12月20日,据媒体报道,美团打车拟扩张至北京、上海等7大城市,将直面与滴滴竞争。还在外卖领域鏖战的美团,此番动作实则在效法Uber的”出行+外卖“模式。

    文/陈远枝

    在12月初乌镇的“东兴局”上,美团点评CEO王兴和滴滴出行CEO程维还在把酒言欢,转眼间两位所在的公司就产生了“战争”,美团正式进击滴滴的出行领域。

    12月20日晚间,据媒体消息,在南京测试了十个月的美团打车即将开始扩张,内部已经拟定了七个城市--北京、上海、成都、杭州、福州、温州和厦门。

    美团进军看似与之不搭边的打车业务,实则在效法uber的“出行+外卖”模式。

    布局的优势

    timg (1).jpg

    从南京的试点约车,西移至成都的分时租赁车,美团的网约车业务一直低调试点运营。本次业务扩张,美团将快速布局7大城市,正面硬杠出行领域巨头——滴滴。

    作为外卖细分巨头的美团,用户已经形成了规模,在它切入网约车业务时,便在美团客户端接入打车入口,通过引流的方式支撑起网约车业务最初的用户基础。

    互联网分析师葛甲对时代财经分析道:“美团最大的优势是规模用户流量,获客成本低。美团APP的服务有这方面(出行服务)驱动需求,不需要从零引流,获客成本自然会低。”

    据第三方数据机构Quest Mobile最新数据,美团整体外卖生态月活跃用户规模已达到8213万。在转化率方面,美团公布的数据显示,该平台用户70%有打车需求。

    用户量能够通过美团平台引流得到解决但若要吸引网约车司机加入,几乎不可避免地要与滴滴正面对抗。而最直接的烧钱补贴,既是进入打车市场的敲门砖,同时也是对企业资金的巨大考验。今年10月,美团完成30亿美元融资后,随即高调宣布业务扩张,直接挑战滴滴。

    据时代财经了解,美团目前除了如早高峰翻倍补贴、满单奖、分时段满单奖等常规的补贴外拉拢司机外,降低抽成比例至8%,远远低于滴滴的20%。

    效法Uber“出行+外卖”

    timg.jpg

    美团的主业是外卖,跨界进军看似不搭边的打车业务,意味着其也需承担试错成本。

    时代财经在百度贴吧上的“美团打车”中发现,由于美团的打车平台没有自动付款功能,有司机反映乘客利用漏洞,拒付车费、恶意跑单等,但美团的反馈却是该平台并未上线赔付政策,无法垫付车费。同时,也有部分司机反映美团打车公告的奖励没有发放,引发了他们的不满。

    尽管美团正经历着制度不完善带来的业务跨界阵痛,但其已经确定了进军出行领域的决心——在12月公司组织结构调整中,美团已将出行与到店、到家、旅行列为该公司四大生活服务场景。显然,出行服务已经成为美团的重点发展方向。

    葛甲对时代财经指出:“外卖和出行具备关联性,都属于城市短租场景消费,理论上两者可以结合。毫无疑问滴滴会进军外卖,而美团这类外卖行业也会进军出行。”

    值得注意的是,虽没有正式公告,但近期滴滴被爆出正在试水外卖业务。“出行+外卖”的模式已经引发业内的讨论。这一模式国外已经被Uber成功验证。

    UberEats是Uber旗下的外卖业务,推出两年来,已拓展到美国200多个城市,销售总额今年有望达到30亿美元。其增长速度已经超过了打车业务。UBer的成功触及了美团CEO王兴的神经,他曾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Uber也既做了打车又做了外卖,Uber全球有超过20%的订单是外卖”。毫无疑问,王兴也注意到了打车这块蛋糕。

    Uber的探索给美团进军打车领域提供了范本。如今利用出行业务服务外卖,美团除了送餐提速外,还以网约车司机为核心架设起了一张出行服务的网络,给美团在外卖市场的竞争增添了砝码。

    这样的跨界举动一定也有来自竞争对手的压力——早在2015年,饿了么便已经与滴滴便达成资本合作,而滴滴也已传出涉足外卖的消息。面对两大竞争巨头的布局,如若在“出行+外卖”上行动迟缓,美团势必陷于被动。

    需要指出的是,Uber的“出行+”模式分别在快递、外卖等领域进行过探索,而在中国市场是否适合还需时间考验。葛甲向指出:“由于中国和美国市场的用户价值和需求不同,用户是否有这个必要,实际效果还需要验证。”

北京昆玉河畔,木樨地桥西南侧,一幢约20层的现代化玻璃幕墙大楼,被围在一圈并不高大的墙内。走近大院,悬挂在院门右侧的门牌一眼可见,上面写着: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

2011年6月30日,伴随着京沪高铁的正式运营,时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公司”)的董事长蔡庆华,写下了“朝辞天安门,午逛城隍庙”的词句。

作为一家独角兽公司,柔宇仍然在飞快长大。上一轮融资它的估值是11亿美元,“目前估值已经比上一轮要高出好几倍了。”刘自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光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洋洋曾向媒体详细阐述了这一不同:光启的很多想法“太新了”,传统科研机构可能需要讨论立项、层层审批,等到条件成熟“黄花菜都凉了”。

张茅介绍,在各部门协调配合之外,工商总局还要面对一些社会中介组织“被夺利”的意见。他在深圳调研期间,曾收到注册会计师提出的不满意见。

在信息爆炸但有价值内容却越来越稀缺的今天,“时代财经”将提供差异化的垂直报道、世界级智囊的卓见,让各圈层目标读者快速掌握财经要闻与前沿思想。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两件大事:其一是正式兼并中纺,其二是公布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就在澳佳宝股价徘徊于低迷时,5月24日,海关总署正式下发通知,全面敲定了新政过渡期政策的执行细节,保留税率调整,其他按照各试点原有方式,延长一年过渡期。

“来到深圳后对什么感触最深”的提问时,马兴瑞坦承:“我们还面临很多历史积淀的问题,还有一大批未来发展的挑战,问题很多,需要我们的领导干部进一步发扬敢于担当的作风。”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