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养老危机爆发,英韩两国中产“老不起”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7-12-25 11:10:54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英韩两国中产现养老危机,大部分已进入退休年龄的银发一族重返工作岗位,不敢老去。

    文/孙丽君

    世上最悲凉的事情,不是钱没了,而是人老了,钱还没存够。

    据英媒17日报道称,英国有半数以上中产阶级没有存够养老钱。与此同时,韩国的境况也同样令人堪忧,KB金融控股经营研究所调查报告显示,在50-74岁的受访者中,仅按照最低标准准备养老金,尚有一半以上人员准备不足。

    究竟需要准备多少养老金才可以真正做到无后顾之忧?

    英韩养老金缺口有多大?

    英国养老金的缺口问题,一度被认为是“定时炸弹”。据世界经济论坛研报显示,英国目前的退休储蓄缺口高达4万亿美元,且预期每年将以4%的年增长率增加。而据多家权威机构预测,英国2017年预计GDP可达3.2万亿美元,GDP规模尚无法填满退休储蓄带来的缺口。

    值得一提的是,当前英国还面临脱欧谈判问题,此前英国财政部曾表示英国退出欧盟将面临养老金广泛降低的灾难景象。财政部分析指出,两年后65岁以上人士退休金损失总数将高达4000多亿美元。

    以年收入在2.4万美元或更少的英国人为例,维系生活所需的养老金数额等同与总收入的八成;对于年收入在7.34万美元以上的英国人,至少需要年收入的四成才能满足生活所需。

    而根据经合组织2015年的报告显示,可预期政府性项目使得英国人在退休后可获得的养老金仅相当于退休前收入的38%。

    VCG41665792873.jpg

    另一方面,同为经合组织成员的韩国,其情况也非常严峻。韩联社新闻报道称,近日KB金融控股经营研究所发布了一份调查报告,两千名受访者表示每户每年至少为养老支出1.9万美元,不过受访者中准备好养老所需“最低配”的人尚不足三成。韩国统计局数据显示,韩国65岁以上老人接近一半都生活在“相对贫穷”的状态。

    “韩国老年人很少为退休做好准备,许多人把大量资金投入了子女教育中,致使自身晚年生活拮据。”韩国崇实网络大学教授Lee Ho-sun对媒体如是说。

    此外,韩国还存在“退休年金空白期”,当前韩国法定退休年龄为60岁,而真正开始领取养老金的年龄为61岁,而且自2018年以后,领取养老金的年龄每五年递增一岁,以现行退休年龄参考来看,空白期将越来越长。

    退而不休的情况或将因为贫穷境况愈演愈烈,相关数据显示,韩国人当前实际退休的平均年龄已高达71.1岁。“晚景凄凉”用来描述半数韩国老人当前的境况,似乎也并不为过。

    “大刀阔斧”搞改革

    其实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英国执政党都积极进行养老保险制度的改革。在2005年,英国政府养老金委员会主席特纳曾发布了一份关于改革养老金制度的报告,拉响了英国养老金赤字警报。报告建议从多储蓄、高税收、延长工作年份三方面改革。

    政府发布相关白皮书回应,在2007年通过了养老金法案的审批,当然,改革只影响2010年4月6日后的退休人群。

    这一轮的改革提高了国家养老金的覆盖面,并把工作和看护等同视之,将更多的妇女和看护者纳入养老金体系;同时提高退休年龄,到2020年妇女退休年龄将达到65岁。

    而最新的国家养老金政策则是自2016年4月6日后实施的。自2016年起,个人最低国家基础养老金每周不会少于198.2美元。特别是女性养老金的领取年龄有所提升,女性在1953年4月6日后出生,满足65周岁的年龄要求,才可以申请英国养老金,而在2010年4月6日前退休的,女性领取养老金的年龄为60岁。

    不过标准人寿安本集团养老金战略总监Jamie Jenkins认为,英国国家养老金领取年龄和待遇调整方面依然存在一些问题,应当从国家养老金领取年龄、收入相对于平均工资的比例和针对较富裕人士的经济状况调查三方面来做出决策。

    据时代财经观察,与英国的“大刀阔斧”改革相比,韩国的养老金改革只在制度上做调整,毕竟韩国大力推行社会保障制度的时间并不长。除了下调养老金替代率、还调整养老金最低领取年龄,同时改善养老基金运营,保持长期稳定的投资回报率。

    国民养老金的范围扩大至全体18岁以上的公民是从1999年开始的,不过受养老金限制性标准,其实韩国超过一半的老人都无法享受养老金,致使韩国老人晚年贫困,直到2007年基础养老金制度的建立,为年龄在65岁以上并且收入低于规定标准的70%的老年人提供基本的生活保障,才得以缓解。

    此外,相关数据显示,在2007年养老金制度改革之前,韩国养老金或将在2046年左右枯竭,2007年通过降低养老金替代率,将养老金枯竭的时间向后推迟到2060年,缓解了养老金财政压力。

    “韩国公共养老金制度改革注重其对退休者的保障功能和在福利分配上的公平性,还重视其经济功能,对养老保险体系的参数和结构进行调整,努力降低其对经济增长的负面影响。”河南师范大学商学院教授乔俊峰如是说。

北京昆玉河畔,木樨地桥西南侧,一幢约20层的现代化玻璃幕墙大楼,被围在一圈并不高大的墙内。走近大院,悬挂在院门右侧的门牌一眼可见,上面写着: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

2011年6月30日,伴随着京沪高铁的正式运营,时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公司”)的董事长蔡庆华,写下了“朝辞天安门,午逛城隍庙”的词句。

作为一家独角兽公司,柔宇仍然在飞快长大。上一轮融资它的估值是11亿美元,“目前估值已经比上一轮要高出好几倍了。”刘自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光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洋洋曾向媒体详细阐述了这一不同:光启的很多想法“太新了”,传统科研机构可能需要讨论立项、层层审批,等到条件成熟“黄花菜都凉了”。

张茅介绍,在各部门协调配合之外,工商总局还要面对一些社会中介组织“被夺利”的意见。他在深圳调研期间,曾收到注册会计师提出的不满意见。

在信息爆炸但有价值内容却越来越稀缺的今天,“时代财经”将提供差异化的垂直报道、世界级智囊的卓见,让各圈层目标读者快速掌握财经要闻与前沿思想。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两件大事:其一是正式兼并中纺,其二是公布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就在澳佳宝股价徘徊于低迷时,5月24日,海关总署正式下发通知,全面敲定了新政过渡期政策的执行细节,保留税率调整,其他按照各试点原有方式,延长一年过渡期。

“来到深圳后对什么感触最深”的提问时,马兴瑞坦承:“我们还面临很多历史积淀的问题,还有一大批未来发展的挑战,问题很多,需要我们的领导干部进一步发扬敢于担当的作风。”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