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反腐风暴中的85后王储:学习丘吉尔和孙子兵法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7-11-14 04:02:55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沙特新任领导层和年轻的85后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开启的一场变革,已经传遍了王国的各个角落—其中当然包括沙特近期的反腐风暴,多名王子高官在内的201人被捕,涉案金额逾千亿美元。

    文/梁耀丹

    上个月,在沙特首都利雅得购物中心外,赛娜·法赫披着头巾走在路上,当宗教警察突然在她面前降下车窗时,她愣住了。

    “对方问,女士,您可否只在祷告时包住头发?我说好,他说谢谢,就开车走了,这真令人吃惊。”赛娜回忆当时情景,仍觉得不可思议。在沙特,妇女遇到道德警察的后果曾经很可怕,一个敢在公开场合露出头发的女人,过去不仅会被警察罚款,甚至可能面临坐牢。而这一次,警察却鼓励她露出头发。

    “如今看来,事情已经发生很多变化。”32岁的赛娜说道。

    沙特新任领导层和年轻的85后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开启的一场变革,已经传遍了王国的各个角落—其中当然包括沙特近期的反腐风暴,多名王子高官在内的201人被捕,涉案金额逾千亿美元。

    随后更有来自沙特阿拉伯卫视的消息放出,沙特国王老萨勒曼有意让王位给王储—这一消息后来被沙特政府所否认。

    原本准备开启自己的事业

    2015年年初,在Rawdat Khuraim绿洲的皇家营地内,沙特阿拉伯的王子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拜访了他的叔叔阿卜杜拉国王,此时正值国王住进医院的前几天。

    不为外界的人所知的是,这两位年龄相差59岁的男人,有着曲折的关系史。有传言称,这位外甥自从26岁那年踏进皇室之日起,由于其破坏性和急于掌权,就被阿卜杜拉国王禁止他踏进国防部。然而之后两人越走越近,由于一个共同的信念—沙特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否则在一个试图摆脱原油的世界中,这个国家会最终走向衰落。

    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出生于1985年,是萨勒曼国王和第三王妃法赫达的长子。

    穆罕默德在接受彭博社专访时曾表示,父亲萨勒曼是一个狂热的书迷,他喜欢每周给孩子一本书,然后问他们看谁读了。母亲则经常组织日常的课外课程和实地考察,然后让孩子们进行三个小时的知识讨论。他的母亲十分严格,穆罕默德认为,小时候母亲对他们兄弟的惩罚,使他们日后变得更强大。

    2007年,穆罕默德在沙特国王大学以第四名的成绩获得法律学士学位。这时,王室找上门来,邀请他加入沙特内阁专家委员会。起初他拒绝了,告诉内阁法律顾问专家局局长自己准备结婚,然后到海外读研,并准备开启他自己的事业。但他的父亲一直敦促他给政府一个机会。

    于是,穆罕默德担任了两年沙特内阁专家委员会的全职顾问。他的上司埃萨姆·本·赛义德(现任国务部长)表示,“王子显示出不安分的智慧和对官僚主义的耐心”。

    2009年,穆罕默德被任命为当时担任利雅得州长的父亲的政治特别顾问。

    2015年1月23日,阿卜杜拉国王去世,父亲萨勒曼在79岁这年继位,穆罕默德被任命为国防部长。

    同年,萨勒曼首度易储,免去了同父异母的弟弟穆克林的王储职务,理由是“根据其本人意愿”。由原先的副王储本·纳伊夫接任,穆罕默德成为副王储。

    今年6月21日,本·纳伊夫被废黜,小他25岁的穆罕默德成为王储。

    “沙特愿景2030”计划

    成为王储之后,穆罕默德试图进一步巩固力量,推进经济和社会自由化的计划—反腐被认为是其中重要的一部分。

    穆罕默德指责在过去的30年里,这个国家的种种“不正常”—僵化的教条,腐败的王国,不透明的交易……上个月,穆罕默德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宣称,将带领沙特回归“温和的伊斯兰国家”。

    沙特阿拉伯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生产国之一,石油经济占GDP的50%以上,在预算透明度方面,沙特排名世界最后一名。

    据彭博社的调查,沙特阿拉伯的经济在2016年或仅增长1.5%,是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速度,十多年来政府支出首次出现下滑。国家雇用了2/3的劳动力,而外国人则占私营部门工资的近80%。

    前美国驻沙特阿拉伯大使罗伯特·乔丹说:“沙特阿拉伯多年来一直存在腐败问题,我认为人们对享有特权和抢夺生意的王子们感到非常不满。”

    一位沙特高级官员称:“这是向本国以及全世界的人民释放一个信息,我们对商业是开放的……投资者需要有信心可以来这里公开透明地做生意。”

    2016年4月,穆罕默德提出“沙特愿景2030”计划。改革倡议力求实现经济多元化和私有化,并减少对石油的依赖,计划包括让国营石油公司于2018年上市,并计划拿股票收益来投资采矿业、风力和太阳能等产业,预计在2030年,将10%的主要电力来源转移到可再生能源。

    “我非常乐观地认为,沙特政府最新的措施将使外国和本地投资者对沙特的经济、投资环境和司法体系更有信心。”就读于华盛顿特区大学的沙特学生弗萨尔·艾尔·哈瓦说。

    此外,穆罕默德鼓励女性开放。今年7月,沙特教育部首次允许公立学校女生开展体育活动。9月,萨勒曼国王颁布命令,允许女性从2018年6月起驾车,这是沙特女性首次获得驾驶权。10月,沙特体育总局宣布,从明年初起,沙特女性可以进入该国3个体育场观看比赛。

    王储曾说:“她们有权利得到这些。”

    “这一代人并不适合一夫多妻制”

    始于11月4日的“反腐风暴”,被认为是穆罕默德意图革除社会腐败顽疾、改革政治的铁腕手段。短短数日内,包含多名重量级王室成员在内的沙特政、商界高层人士被捕,另有超过500人被革职或拘留,数千个银行账户被查封。

    “这场反腐运动标志着王储迄今最戏剧化的权术展示。”《金融时报》的评论表示。

    对于这一反腐行动,评论分化两极。

    支持者认为,反腐行动与“打击异己”“遏制政变”毫无关系,而是根除这个国家骨子里的腐败行为的需要。

    批评者则指责穆罕默德借“反腐”之名先发制人实施王室内部的清洗,目的是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力。王储诸多政策都受到保守人士的质疑和王室成员的不满,包括陷入也门战争、孤立卡塔尔、实施经济与社会文化的革新等。

    “王储的外交政策表现出他轻率而激进的一面。”CNN的评论指出。

    穆罕默德则表示,他习惯了抵抗,在官僚主义者面前保持坚定的立场。他说他学习丘吉尔和孙子兵法,将逆境转化为自己的优势。

    在一个数以千计的沙特王室成员依靠国库的国家,改变并不容易。但穆罕默德说:“我们拥有的机会比问题要大得多。”

    王储和他的妻子育有两个女儿两个儿子,年龄从1-6岁。他说:“主要是他们的母亲抚养孩子。有时候,我的妻子对我感到不满,因为我对她原有的安排施加了很大的压力。”和其他大多数沙特王子不同的是,穆罕默德只有一个妻子,并且不打算多娶。他解释说,他这一代人并不适合一夫多妻制—与过去的时代相比,现代人的生活太忙了。

    沙特约一半的人口在25岁以下,年轻人的失业率约为30%。王储的目标是,到2020年,创造120万个私营部门的就业岗位。在一个70%的人口年纪都在30岁以下的国家,一系列的改革想法,获得了沙特民众尤其是年轻人的强烈支持。

    但支持改革是一回事,生活又是另外一回事。公众对于经济改革一直保持警惕,有时甚至表现出愤怒。在今年冬天,许多沙特人登录Twitter,发表推文抱怨水费上涨了10倍、为了满足皇室新人的投资幻想将沙特国家石油公司出售的做法。

    “年轻人可能并非感到彻底的焦虑,但他们在质疑自己的未来将在多大程度上得到保护,质疑他们能在多大程度上信任这个体制,质疑他们能在多大程度上积极参与构建这个王国的未来。”经济学人智库的沙特咨询师诺拉·阿拉亚吉说道。

作为一家独角兽公司,柔宇仍然在飞快长大。上一轮融资它的估值是11亿美元,“目前估值已经比上一轮要高出好几倍了。”刘自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张茅介绍,在各部门协调配合之外,工商总局还要面对一些社会中介组织“被夺利”的意见。他在深圳调研期间,曾收到注册会计师提出的不满意见。

北京昆玉河畔,木樨地桥西南侧,一幢约20层的现代化玻璃幕墙大楼,被围在一圈并不高大的墙内。走近大院,悬挂在院门右侧的门牌一眼可见,上面写着: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

光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洋洋曾向媒体详细阐述了这一不同:光启的很多想法“太新了”,传统科研机构可能需要讨论立项、层层审批,等到条件成熟“黄花菜都凉了”。

就在澳佳宝股价徘徊于低迷时,5月24日,海关总署正式下发通知,全面敲定了新政过渡期政策的执行细节,保留税率调整,其他按照各试点原有方式,延长一年过渡期。

出发去北京参加十九大的前两天,林丽珠专门利用周六假期,提前补了半天的门诊,因为她不想对患者爽约。

2011年6月30日,伴随着京沪高铁的正式运营,时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公司”)的董事长蔡庆华,写下了“朝辞天安门,午逛城隍庙”的词句。

上海迪士尼乐园开园逾一月,距离迪士尼度假区大约6公里的川沙老街并没有想象中热闹。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两件大事:其一是正式兼并中纺,其二是公布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在信息爆炸但有价值内容却越来越稀缺的今天,“时代财经”将提供差异化的垂直报道、世界级智囊的卓见,让各圈层目标读者快速掌握财经要闻与前沿思想。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