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城控股商业加速,百亿租金目标的面子和里子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7-10-30 09:36:25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吾悦广场“以售养租”模式存在前后两个“红利”,即对于当期销售的贡献以及未来的租金收入增长。万达过往的经验已经证明这不失为做大规模的途径之一,尤其是商业综合体模式在拿地上存在着相当优势。

    文/时代财经    张常旺

    挂帅新城商业一年有余,陈德力最大的感受是要比过去累多了,用新城控股高级副总裁欧阳捷的话来说,“过去,德力总是哼着小调上班,现在是非常累。”

    接过新城商业的“指挥棒”,陈德力立下的“flag”是要到2020年保证新城吾悦广场的开业数量达到100家以上,实现年租金收入100亿。同时,他也在操刀新城商业全产业链的打通,这在国内同行中并无先例。

    需要亲力亲为的事情太多,这位商业“一把手”的行程也排得满满当当,在10月25日至26日的新城商业年会上,陈德力频频现身各大场合。尽管疲惫尽显,但他还是连夜赶到绍兴,为第二天嵊州吾悦广场的启幕站台。

    新城商业3.jpg

    这是新城年内开业的第7家吾悦广场。按照计划,在今年年底,宁波、如皋、南京、成都武侯和晋江吾悦广场也将次第开门迎客。保证12家吾悦广场的开业是新城商业2017年的目标。在2017年之前,新城已有开业项目11个。

    用一年的时间就完成了在开业数量上对过去几年的赶超,新城并不掩饰这是“规模驱动论”。陈德力认为,现在的市场容量确实是饱和了,但真正符合需求的量还远远没有达到。

    “所以我们要有规模,到2020年吾悦广场的开业数量必须超过100座,只有100座才能有规模,有了规模后才能够带来平台价值。”

    加速和长跑

    如果论资排辈,万达、华润、中粮等在商业地产上都称得上是新城的“前辈”。虽然起步较晚,但在明确住宅和商业“两条腿”走路后,新城就为商业发展按下了“快进键”,引援万达前高管陈德力是一个开始。新城给他开出了472万的年薪以及150万股股权激励的条件。

    陈德力履历不凡,凯德、万达的经历都是他操刀商业地产的加分项,尤其是在万达的六年,万达广场的年开业量从15家增至超过50家,这种雷厉风行的行事风格也带到了“新东家”。

    抢占规模高地是陈德力发出的第一枪,在他加入之前,新城的计划是在2020年实现开业和在建吾悦广场80座以上。甫一上位,陈德力直接将这一数字增加到了“120”,但这仍然不是最终的“定数”。新城控股有关人士向时代财经透露,在最新的计划中,新城到2020年开业和在建的吾悦广场将超过130座。

    截至目前,新城在2017年已经新获取吾悦广场24座,其中有11座位于南京、南宁、西安、合肥等省会城市,而其累计获得的吾悦广场已经达到了53座。如果按照120座的目标来计算,未来三年,新城仍将维持每年23座以上的项目获取节奏。

    规模就是竞争力,不仅在住宅市场如此,在商业地产领域同样适用,“具规模”也是陈德力对新城商业提出的发展要求。要完成规模的铺排,2020年是一个很关键的时点。在欧阳捷看来,2020年是一个分化的十字路口,也是大房企加速扩张的天花板。

    “过去曾讲有规模才有江湖地位,有江湖地位才有话语权,所以必须加速奔跑,加速奔跑才能占领行业制高点。在2020年之前,新城一定是在加速奔跑。”

    不过,要在2020年实现100座吾悦广场的开业,同时录得百亿租金收入并不是一件容易达成的事情。2016年,新城的年租金和管理费收入为4.41亿元,今年上半年为3.44亿元,而其全年的目标是10亿元。

    眼下新城已开业的吾悦广场中,尚未出现年租金收入过亿的,即便是运营最好的常州武进吾悦广场,其去年一年的租金收入也仅为7357万元。可见,未来百亿租金收入的实现依然十分考验新城的商业团队。

    以2020年为商业发展节点的地产商并不在少数,但与新城的“双百”目标相比,它们则更“保守”。龙湖地产一向将商业作为“压舱石”,其2020年的租金收入目标为60亿元,而提速商业发展的远洋则定在了40亿元。即便是华润置地,中金证券预测的数字也仅为100亿港元。

    这也意味着,如果新城“双百”目标达成,它将跻身商业地产第一阵营。持有经营的商业地产是现金流的蓄水池,也是企业安全的“压舱石”。如果每年有超百亿的租金收入,即使遭遇周期性的房地产调整,企业也能维持稳定的利润和现金流,这也是新城的长跑之道。

    新城“组合拳”

    与万达相似,新城吾悦广场的经营模式也是“以售养租”,作为综合体的吾悦广场,它包括销售和持有型物业两部分。住宅、酒店式公寓和沿街商铺作为可售物业能够在前期开发中进行销售,以回笼资金,而对于购物中心,新城则选择持有经营。

    这种模式存在前后两个“红利”,即对于当期销售的贡献以及未来的租金收入增长。万达过往的经验已经证明这不失为做大规模的途径之一,尤其是商业综合体模式在拿地上存在着相当优势。

    这套“组合拳”的第一个红利正在逐步兑现,在2016年新城控股279.69亿元的营收中,综合体销售贡献了109.83亿元,占比达39%,同时期住宅产品销售的营收为160.65亿元。而综合体产品的毛利率达30.1%,高于住宅的25.1%。

    今年上半年,新城的销售规模达到491亿元,吾悦广场贡献了111亿元,占比约22.6%。而去年全年,这一比例更高,据时代财经统计,2016年新城的销售总额为651亿元,其中吾悦广场贡献201.77亿元,占比约31%。

    不难看出,商业综合体的加码已经成为新城做大规模的重要一环,而这种模式在拿地时也可以获得不小的议价空间。以新城最近获得的常州天宁吾悦广场为例,这个42万方的综合体成交楼面价仅为3796元/平,溢价率1%。

    低溢价获取土地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锁定较高的毛利率。不过,在收割完第一个“红利”后,更大的考验在于商场的经营管理,这也直接关涉到租金收入的高低。

    新城商业年会1.jpg

    陈德力掌舵后很重要的一个工作是打通新城商业的全产业链,过去的模式中,地产的开发建设和经营管理是彼此独立的。新城希望能够形成一个贯穿土地获取、规划设计、开发建设、招商运营、资产管理、资产证券化的闭环。

    产业链的打通是新城商业2016年和2017年的重点,往后新城商业的发展将驶入另一个“车道”。但全产业链的贯通并不容易,陈德力向时代财经表示,挑战主要在于三个方面,一是思想意识的统一,二是系统,再者就是人才。

    “如何把全产业链上的各个优秀人才吸纳进来,这个挑战会持续地存在。”实际上,不单单是陈德力的加入,在进入快速发展阶段后,新城商业也在不断补充各个层面的人才,新城商业集团分管运营和招商的唐剑锋及钱文虹都是在去年加入的,而项目层面的引援更是不胜枚举。

    一年多的磨合之后,以陈德力为核心的新城商管团队已渐成气候,但其能否帮助新城如数、如期地打好这套“组合拳”,仍然存有一定的挑战。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新城 商业 万达 的报道

  • ·新城发展私有化被否,小股东迎来“庶民的胜利”(2017-10-18)
  • ·新城控股商业加速,百亿租金目标的面子和里子(2017-10-30)
  • ·新城发展业绩会:不太满意股价,但不会再私有化(2018-03-16)
  • ·王振华“弃A择港”,新城系物业公司闯关上市(2018-04-26)
  • ·新城控股前5月销售672亿,同比增长超六成(2018-06-05)
  • ·王振华再次增持新城发展60万股,持股达70.54%(2018-06-11)
  • ·王振华八度增持新城发展,持股已达71.01%(2018-07-24)
  • ·新城控股上半年净利19至25亿,同比增70%至120%(2018-07-30)
  • ·新城控股发布公告,取消收购江苏新启议案(2018-08-13)
  • ·新城商业“百座”目标后的思考:要做有“幸福感”的运营商(2018-12-03)
  • 在肖耿看来,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对中国国家发展战略具有非常深刻的意义。

    如何高效率使用这种低成本的资金、并且达到住房保障的效果,需要对此有一定的规定和限制。

    如何改变现状?张军教授提出,我们应该转变管理经济的方式,尊重市场规律,风险应该被市场分摊掉,建立分享型的经济组织方式才是关键。

    罗默教授提出的内生增长理论,强调技术创新、制度创新,强调经济增长要依靠科研投入,技术研发要依靠人才和资本的融合,与中国正在推进的经济高质量发展理念不谋而合。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