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对标余额宝 微信支付拟推零钱通补短板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7-09-19 01:16:49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对余额宝而言,今年6月,余额宝新增对接博时合惠货币基金,目前余额宝一共对接两只货币基金。截至2017年6月末,天弘余额宝规模突破1.43万亿元,博时合惠货币基金的规模为239亿元。

    文/时代财经    曾令俊

    微信支付即将推出一款类似于“余额宝”的产品“零钱通”。

    9月4日,腾讯向部分用户推送微信支付“零钱通”的首批体验邀请,将原“零钱理财”功能升级为“零钱通”。腾讯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称,该功能仍在测试,尚未对外正式推出。

    据介绍,零钱通功能与余额宝类似,用户可以将零钱通里的钱用于消费,如转账、发微信红包、扫码支付、偿还信用卡等。同时,当资金放在零钱通里不被使用时,可以投资货币基金赚取收益。这一应用功能补齐了微信支付的活期理财场景。

    腾讯切入该领域正值货币基金遭遇强监管之时。“余额宝类似于银行,但监管还是产品监管模式,风险太大,规模到了天花板,腾讯也看到了机会。”上海一家公募基金的副总经理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理财通的缺憾

    2014年1月,在余额宝推出半年后,微信上线了自己的零钱理财业务—理财通。但理财通一直无法直接用于消费,这也限制了它的发展,目前规模在1100亿元左右。

    “零钱通”的推出填补了微信支付在“零钱”理财产品的空白。腾讯方面表示,零钱通由腾讯理财通提供支持,是腾讯财付通与多家金融机构合作,为用户提供多样化理财服务的平台。

    零钱通里的资金可以直接用于消费,例如转账、发红包、扫码支付、还信用卡等,同时,当资金放在零钱通里不被使用时,可以自动赚取收益。

    从新添加的功能来看,升级后的零钱通与余额宝非常类似,用户将资金放在微信的“零钱”中,等同于放在支付宝中,没有利息产生;如果将资金放在微信“零钱通”中,就等于将钱放在余额宝中,进而购买货币基金,从而享受理财收益。

    但与余额宝不同的是,零钱通只能通过微信零钱功能转入,不能通过银行卡转入。而微信零钱只能来自好友转账、发红包等,金额有限。此外,微信用户虽然绑定了银行卡,但如果不是央行规定的支付类Ⅲ类账户,也不能使用零钱通。用户需要注销原有的支付账户,然后绑定5张及以上银行卡升级为Ⅲ类账户才能购买零钱通。

    微信支付的这一做法也被解读为与支付宝的正面竞争。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薛洪言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对用户而言,无论是零钱通,还是余额宝,都不是一款独立的产品,而是两个超级支付生态内的一环,两者并无直接竞争关系,主要是通过强化各自支付工具的用户体验间接发挥效果的。

    “因为对用户而言,是先选择了支付工具,然后才是支付工具内部理财产品的选择。零钱通对于微信支付而言,补齐了支付性活期理财产品的缺失,属于用户体验上的重要升级,可以进一步强化微信支付对用户的黏性,间接来看,对其他竞争性产品便产生了分流作用。”薛洪言进一步解释。

    根据艾瑞咨询《2017年第一季度第三方移动支付交易市场规模报告》显示,腾讯的财付通在今年第一季度占比40%,与支付宝相比相差14个百分点,但远远超过其他支付主体。

    而腾讯的野心不止于支付领域,最终的目标是进军消费金融,这也是支付行业的普遍发展规律。根据腾讯中期业绩报告,截至2017年6月末,微信和WeChat合并月活跃用户数从今年初的9.38亿增长到9.63亿,同比增长19.5%,二季度平均每天新增活跃用户约为28万。根据支付宝今年初数据,2016年有4.5亿实名用户使用支付宝,其中71%的支付笔数发生在移动端。

    在易观金融分析师王蓬博看来,零钱通上线会对余额宝的用户形成分流,特别是前期年化收益率很高的话,会吸引一部分用户。零钱通实际上补全微信支付一个缺口,也可以为微信体系下的其他业务板块引流和增强用户黏性,进一步完善金融生态圈的打造。相较于余额宝有天猫、淘宝等场景而言,零钱通的支付功能缺乏此类场景。

    强监管的考验

    腾讯推出零钱通之时,正值货币基金迎来强监管。

    早在今年3月份,证监会就发布了《公开募集开放式证券投资基金流动性风险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拟加强货币市场流动性的管理规定。

    首当其冲的是余额宝。余额宝今年两次依照监管要求下调最高额度,先是在5月底宣布从100万元猛降至25万元,上个月又进一步下调至区区10万元。

    对余额宝而言,今年6月,余额宝新增对接博时合惠货币基金,目前余额宝一共对接两只货币基金。截至2017年6月末,天弘余额宝规模突破1.43万亿元,博时合惠货币基金的规模为239亿元。

    从数据看,腾讯理财通对接汇添富、易方达、南方等旗下货币基金但规模仍较小。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6月末,易方达易理财规模为606亿元、华夏财富宝A规模为211亿元、汇添富全额宝规模为205亿元,南方现金通E规模为161亿元,四只产品合计规模为1183亿元。

    证监会在9月1日正式发布了《公开募集开放式证券投资基金流动性风险管理规定》,其中对庞大体量的货币基金作出限制,要求基金规模挂钩风险准备金,而对投向进行限制。

    根据该新规要求:基金管理人应当对所管理的采用摊余成本法进行核算的货币市场基金,实施规模控制。同一管理人所管理的采用摊余成本法进行核算的货币基金,月末资产净值合计不超过风险准备金月末余额的200倍。对于管理人风险准备金不符合要求的,不得新设货币基金和理财基金,管理人风险准备金计提比例提升至20%以上。

    根据新规计算,余额宝需要准备71.5亿元的风险准备金,对于天弘基金来说存在着巨大的压力。而根据2017年上半年数据显示,天弘基金的总营收只有40.13亿元。

    业内专家分析,按照风险准备金200倍计算,即使理财通对接的4只货币基金总规模从目前的近1200亿元发展到1万亿元,四大基金公司也有较为充足的风险准备金来支撑业务的发展。

    中央财经大学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认为,腾讯的零钱通和阿里的余额宝都面临同样的门槛,未来也会有上限,限额不会太高。因为两者性质一样,本质上都是货币基金。

    “货币基金正遭遇强监管,监管层引导基金公司降规模降收益,防止风险的发生。腾讯在这个时候杀入这个领域,既是机遇也是挑战。”上述公募基金人士说。

对一些地方来说,本地国有企业不仅是地方经济的重要税源之一,还能带动当地人口就业。地方国企并入央企之后,其税收在中央和地方之间的归属问题值得关注。

目前来看,人民币的总供给仍然松紧适度,但一部分行业的流动性仍然有提高空间,因此,如果二三季度有降准可能的话,还是应以定向降准的方式落地。

经历了前几年基本养老保险收支增速差距逆转向好之后,2018年我国基本养老保险收支增速“剪刀差”再次收窄。

在“三医联动”的医改大背景下,“五个一”的布局并不难理解。通过耗材联合采购和药品集采,挤压耗材和药品的价格水分,同时,取消耗材和药品进医院时的费用加成机制。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