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旭辉接连举牌后,中信银行也看上了这家“无主”小房企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7-09-13 17:09:48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阳光股份一直处于“无主”状态,谁能拿下其实际控制权也一直被投资者关注。不过,阳光股份在公告中表示,中信的介入并不会改变这一现状,阳光股份仍将继续这种状态。

    文/童洁

    日渐式微的小房企阳光股份(000608.SZ)正面临着频密的股东变阵。近日,中信银行通过CNCB向阳光股份第一大股东Eternal Prosperity Development Pte.Limited的间接股东众佳有限、和领有限分别收购其持有的安富环球100%股权、金祐有限100%股权。收购完成后,CNCB将间接持有阳光股份约10.08%的股份。

    阳光股份一直处于“无主”状态,谁能拿下其实际控制权一直被投资者关注。不过,阳光股份在公告中表示,中信的介入并不会改变这一现状,阳光股份仍将继续这种状态。

    此前,旭辉的介入曾让外界认为这一局面将打破,但随着中信的加入,令阳光股份逐渐明朗的局势又添疑云。虽然旭辉和中信都将持股阳光股份的举动定义为“战略投资”,但双方均未否认未来增持的可能性,时代财经就此多次联系中信方面,但截至发稿时仍未获得回应。

    “无主”的小房企

    中信银行这笔交易涉及的资金总额为9571.6万美元。其中,安富环球100%股权的转让对价为810.5万美元、股东贷款250.3万美元;而金祐有限100%股权的对价为3347.7万美元,另有股东贷款5163.1万美元。这意味着中信仅仅花费了约6.2亿元人民币就获得了阳光股份10.08%的股权。

    777.tmp.jpg

    图:阳光股份大股东股权架构 来源:阳光股份公告

    不过,中信银行并非直接持股。安富环球通过尊天环球间接持有Greater Vision Limited以及丽明有限各40%的股东权益,后两者合计持有競日基金4%的资本出资比例,競日基金则通过其全资子公司领大有限的全资子公司EPDP持有阳光股份约29.12%的股份。

    而金祐有限也有着相似的持股路径,对应持有競日基金33%的资本出资比例。因此,转让完成后,CNCB通过安富环球间接持有阳光股份约0.47%的股份,通过金祐有限的间接持股比例为9.61%。

    换句话而言,中信这笔交易的股权变动实际上仅发生于安富环球及金祐有限,Leading Big Limited股权结构的其他部分并未改变,其背后唯一的股东也依然是競日基金。因此,阳光股份的整体股权架构并不会因为中信的这笔交易而有所调整。

    Greater Vision Limited作为競日有限合伙的基金管理者,其唯一股东为尊天环球。而尊天环球的三个股东分别为安富环球、皆科投资和信策,上述三方均不能单独控制尊天环球有限公司的股东会或董事会,进而均不能单独控制Greater Vision Limited。所以,在复杂的股权结构下,阳光股份实际控制人的位置始终悬空。

    阳光股份这一“遗留问题”在今年终于出现“破冰”迹象。上半年,旭辉以7.34%的持股量取代北京燕赵房地产坐上第二大股东位置,而在最新的股东名单中,旭辉的持股比例已经达到8.53%。换句话而言,旭辉已经再度买入了1.19%。

    与此同时,亦有自然人股东在不断增持,截至8月31日,自然人黄楚平持股量由6月底的1757.83万股增至2421.1万股,成为第五大股东。而前四大股东与上半年无差,分别为Eternal Prosperity Development Pte.Limited、上海永磐实业、北京燕赵房地产及自然人宋梓琪。中信银行的完成间接“举牌”后,强调不排除继续增持的可能性,而随着各大股东后续动作的深入,阳光股份或许会迎来新一轮股权争夺战。

    阳光股份重组猜想

    作为一家处于亏损状态的地产公司,阳光股份吸引众多股东不断加码的资本自然不局限于业务之上。2016年3月,体奥动力曾意图借壳阳光股份登陆资本市场,虽然重组新规的出台让这次资本运作不得不宣告终止,但阳光股份却是理想的重组对象。

    阳光股份本身也在不断酝酿资产的“出清”,今年3月,阳光股份与大业信托签订转让协议,以3.16亿元的价格转让阳光大厦所属项目公司权益;5月,这家公司再将天津杨柳青鹭岭景园二期和鹭岭广场项目卖给蓝光地产。

    阳光控股董事会秘书赵博曾表示,出售资产意在消化过往几年遗留下来的一些“历史包袱”,但在外界看来,这一举动意在提前为重组做好资产优化。安信证券在研报中表示,目前阳光股份持有物业真实重估价值估计在60亿元左右。

    一家手头拥有60亿元货值,且股价不高的房企对旭辉来说诱惑并不小,后者在香港资本市场长期面临着股价低估的尴尬,并且它的长远目标是要打造多家上市平台。而其近期频频的增持动作也在表明旭辉的诉求或许并不是战略投资那么简单。

    阳光股份公告披露,截至8月31日,旭辉旗下子公司上海永磐实业有限公司的持股权益提升至8.53%,而一个月前,旭辉的持股权益为7.34%。旭辉只要再拿下1.5亿股,便能坐上大股东的位置,拿到阳光股份的实际控制权。若以9月12日收盘价7.1元/股来算,旭辉只要再花10.68亿元就能成为阳光股份的最大股东。

    除旭辉之外,中信的介入亦为阳光股份带来重组猜想。中国房地产业协会会长刘志峰曾向媒体表示,金融产业参与房地产的并购重组和跨行业、跨区域合作是近年来房地产行业的一大动向。就以往来看,中信确实乐于参与房企的重组。

    2016年,佳兆业重组困难重重之时,中信银行及中信信托一共向佳兆业提供了166亿借款用于债务置换,极大缓解了佳兆业的重组现金压力。与此同时,中信银行还成立“一带一路”基金,希望以基金的形式来撬动社会资金,并设置了四类子基金,其中就包括“并购重组”基金。虽然重组能否成型还有很多不确定性,但旭辉和中信的加入已经提供了很多想象空间。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旭辉 阳光股份 中信 的报道

  • ·旭辉接连举牌后,中信银行也看上了这家“无主”小房企(2017-09-13)
  • 2011年6月30日,伴随着京沪高铁的正式运营,时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公司”)的董事长蔡庆华,写下了“朝辞天安门,午逛城隍庙”的词句。

    北京昆玉河畔,木樨地桥西南侧,一幢约20层的现代化玻璃幕墙大楼,被围在一圈并不高大的墙内。走近大院,悬挂在院门右侧的门牌一眼可见,上面写着: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

    光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洋洋曾向媒体详细阐述了这一不同:光启的很多想法“太新了”,传统科研机构可能需要讨论立项、层层审批,等到条件成熟“黄花菜都凉了”。

    作为一家独角兽公司,柔宇仍然在飞快长大。上一轮融资它的估值是11亿美元,“目前估值已经比上一轮要高出好几倍了。”刘自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张茅介绍,在各部门协调配合之外,工商总局还要面对一些社会中介组织“被夺利”的意见。他在深圳调研期间,曾收到注册会计师提出的不满意见。

    聚集改革风云,凝聚改革共识——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大型纪录片《风云四十年》在广州纪录片节隆重开机

    就在澳佳宝股价徘徊于低迷时,5月24日,海关总署正式下发通知,全面敲定了新政过渡期政策的执行细节,保留税率调整,其他按照各试点原有方式,延长一年过渡期。

    上海迪士尼乐园开园逾一月,距离迪士尼度假区大约6公里的川沙老街并没有想象中热闹。

    在信息爆炸但有价值内容却越来越稀缺的今天,“时代财经”将提供差异化的垂直报道、世界级智囊的卓见,让各圈层目标读者快速掌握财经要闻与前沿思想。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