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赴港上市未满一年 邮储银行再战A股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7-09-05 01:10:30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在港上市的地方银行中,除了天津银行、九台农商行、广州农商行外,都已宣布将冲击A股IPO以实现“A+H”上市,这些银行的A股上市方案或被各自股东大会通过,或已进入证监会A股上市排队名单,但暂时还没有成功的案例。

    文/曾令俊 实习生 向海霞

    赴港上市不满一年的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宣布回归A股。

    8月29日,邮蓄银行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拟申请在A股发行数量不超过51.72亿股新股,折合不超过A股发行后总股本的6%,且不包括根据超额配售权可能发行的任何股份,每股面值1元人民币,拟上市地点为上交所。

    公告称,此次A股发新股所募资金将全部用于充实资本金。申请A股上市的议案已经获得董事会会议通过,将提请2017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2017年第二次内资股类别股东大会及2017年第二次H股类别股东大会及证监会审议批准。

    事实上,不仅是邮储银行,大部分赴港上市的银行都宣布了回归A股的计划。据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在港上市的地方银行中,除了天津银行、九台农商行、广州农商行外,都已宣布将冲击A股IPO以实现“A+H”上市,这些银行的A股上市方案或被各自股东大会通过,或已进入证监会A股上市排队名单,但暂时还没有成功的案例。

    但邮储银行是国有大行,与城商行、农商行有明显的不同。“相对城商行农商行来说,邮储银行要特殊一点,毕竟是央企当中的大银行,回归A股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工农建等国有银行都是A+H股的战略布局。”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说,邮储银行回归A股没有任何问题。

    8月30日,邮储银行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称,目前本行A股IPO工作正在稳步推进中,有关A股IPO的进展,请持续关注本行的对外公告。

    净利润大增 半年赚266亿

    2016年9月28日,邮储银行在香港交易所挂牌上市,发行价4.76港元/股,募资规模约合566.27亿港元,这一规模,使邮储银行成为自阿里巴巴集团上市以来全球规模最大的IPO。

    为了在香港上市,邮储银行当时组建了超级豪华的发行队伍:联席保荐人包括中金香港、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高盛、美银美林,独家财务顾问为瑞银。此外,还引入了蚂蚁金服、腾讯、中国人寿等10家战略投资者。

    从上市之日截至8月29日,邮储银行225个交易日合计跌幅为0.23%,该股去年9月份上市以来,大多数时间都低于IPO价4.76港元。但在宣布回归A股的第二天,邮储银行股价大涨3%,报收4.80港元/股。

    邮储银行在公告中指出,回A股上市的目的是为保障本行未来业务平稳健康发展,并满足监管部门日益严格资本充足率要求,本行需通过A股发行进一步夯实资本实力,建立长效资本金补充机制,实现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

    截至今年6月30日,邮储银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67%、8.72%和8.72%。勉强满足监管设定的资本“红线”。

    在宣布回归A股的同一天,邮储银行公布了半年报。2017年上半年,邮储银行营业收入为1059.73亿元,同比增长13.60%;归属于银行股东净利润为266亿元,同比增长14.51%。

    与其他银行资产、负债纷纷“瘦身”不同,邮储银行资产负债稳步增长。截至6月末,邮储银行资产规模为8.54万亿元,较上年末增长3.37%;负债总额为8.17万亿元,增长3.29%。

    上半年邮储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273.75亿元,较上年末增加10.84亿元;不良贷款率0.82%,较上年末下降0.05个百分点;关注类贷款占比0.57%,较上年末下降0.24个百分点。

    报告期内,该行不良贷款余额增加较多的两个区域为西部地区和东北地区,不良贷款余额分别较上年末增加10.80亿元和2.12亿元,主要是由于在经济增长放缓的背景下,小微企业及个体工商户经营困难、财务状况恶化,导致产生不良贷款。

    该行公司类不良贷款余额的增加主要来自于制造业。“在目前经济增长放缓的背景下,低端制造行业小微企业受到较大冲击,企业经营萎缩、应收账期拉长、资金链紧张,导致形成不良贷款。”该行解释称。

    该行最大的单一借款人为中国铁路总公司。截至2017年6月30日,该行对中国铁路总公司的贷款余额为1865.63亿元,占该行资本净额的38.41%。这与银监会要求低于10%相违背,不过邮储银行称,过去为中国铁路总公司提供高达2400亿元授信额度,该额度获银监会批准。

    邮储银行称,截至2017年6月30日,中国铁路总公司在该经银监会批准的额度下的贷款余额为1793亿元,扣除该1793亿元后,该行对中国铁路总公司的贷款余额占该行资本净额的1.50%。

    由于出色的表现,市场对邮储银行的价值认可度有所提升。近日,标普全球评级宣布,对邮储银行予以“A”的长期发行人信用评级和“A-1”的短期发行人信用评级,对其长期评级的展望为稳定。这一评级结果与目前标普予以中国四大国有商业银行的评级结果一致。

    此外,惠誉评级宣布,对邮储银行予以“A+”级别的长期发行人违约评级、“F1+”级别的短期发行人违约评级,对邮储银行评级展望为稳定。这一评级结果与中国主权信用评级一致,这是惠誉目前予以中国商业银行最高的信用评级。

    多家港股上市银行欲回归A股

    邮储银行计划返回A股并非个案。近两年来,在港上市的地方银行除天津银行、九台农商行、广州农商行外,都已宣布将冲击A股IPO以实现“A+H”上市,但目前未有一家地方银行实现“A+H”。

    实际上,内地银行股由于在港股市场知名度较低,估值相对偏低,交易量和流动性均不及A股市场。获得A+H融资渠道,后续融资可以不受制于单一市场规则和行情状况限制,资金层面更加稳健,大部分港股银行都计划回归A股。

    “目前A股市场重点解决堰塞湖的问题,一些农商行城商行已经在港股上市,市场不希望他们回来A股抢资源。目前IPO的常态化或者说IPO的扩容是优先满足没有上市的优秀企业的融资需要,像一些在港股挂牌的城商行农商行,目前让他们暂缓也是必要的,因为毕竟他们已经上市了,这样也可以将更多资源给到其他内地企业。”董登新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在众多欲实现“A+H”的地方银行中,盛京银行、徽商银行、哈尔滨银行、青岛银行以及郑州银行无疑是行动最为迅速的。上述银行不但已在证监会网站预披露了招股说明书,而且均先后进入了A股IPO首发排队名单之中。

    但这5家H股上市的银行如今在A股正常排队的仅剩下哈尔滨银行和郑州银行两家,而盛京银行、徽商银行、青岛银行等3家银行在两个月内相继被剔除出A股IPO正常排队名单。

    其中,“终止审查”的盛京银行撤回A股IPO申请的原因为董事会成员与股权结构出现变动。而“中止审查”的徽商银行与青岛银行,同为触发证监会规定的A股首发中止审查“情形四”,即发行人主动要求中止审查或者其他导致审核工作无法正常开展的。

    郑州银行的A股首发处于已反馈阶段,并已完成首轮资料补充;由于锦州银行A股IPO尚未获得监管机构的批准,在今年5月份召开的股东大会上,该行审议通过将A股发行议案有效期延长12个月。

    总部位于重庆的两家银行也计划回归A股。重庆农村商业银行曾于今年4月28日发布公告称,该行拟在上交所上市;2016年10月,重庆银行收到了银监会的批复,同意其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

    “发行A股是重庆银行的长期战略,可以补充资金和持续发展,去年获中银监批准发行A股,目前还在等中证监的审批。”重庆银行高层近日在中期业绩说明会上表示。

    但与城商行、农商行不同,邮储银行是国有大行,其返回A股的步伐会加快。“邮储银行是块头比较大的央企,从发展和规模效应这些方面讲,还是有扩大融资的需要。”董登新说。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赴港上市 邮储银行 的报道

  • ·赴港上市未满一年 邮储银行再战A股(2017-09-05)
  • 北京昆玉河畔,木樨地桥西南侧,一幢约20层的现代化玻璃幕墙大楼,被围在一圈并不高大的墙内。走近大院,悬挂在院门右侧的门牌一眼可见,上面写着: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

    2011年6月30日,伴随着京沪高铁的正式运营,时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公司”)的董事长蔡庆华,写下了“朝辞天安门,午逛城隍庙”的词句。

    作为一家独角兽公司,柔宇仍然在飞快长大。上一轮融资它的估值是11亿美元,“目前估值已经比上一轮要高出好几倍了。”刘自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光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洋洋曾向媒体详细阐述了这一不同:光启的很多想法“太新了”,传统科研机构可能需要讨论立项、层层审批,等到条件成熟“黄花菜都凉了”。

    张茅介绍,在各部门协调配合之外,工商总局还要面对一些社会中介组织“被夺利”的意见。他在深圳调研期间,曾收到注册会计师提出的不满意见。

    在信息爆炸但有价值内容却越来越稀缺的今天,“时代财经”将提供差异化的垂直报道、世界级智囊的卓见,让各圈层目标读者快速掌握财经要闻与前沿思想。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两件大事:其一是正式兼并中纺,其二是公布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就在澳佳宝股价徘徊于低迷时,5月24日,海关总署正式下发通知,全面敲定了新政过渡期政策的执行细节,保留税率调整,其他按照各试点原有方式,延长一年过渡期。

    “来到深圳后对什么感触最深”的提问时,马兴瑞坦承:“我们还面临很多历史积淀的问题,还有一大批未来发展的挑战,问题很多,需要我们的领导干部进一步发扬敢于担当的作风。”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