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0亿元理财方案被否背后 方大炭素上涨记

    Time News > | Time Weekly - 2017-08-22 01:11:29 来源:时代财经
  • [摘要] 随着股价的上涨,截至2017年5月11日,方大炭素的控股股东方大集团陆续解除了几笔股权质押,其质押股份的总数为4.8亿股,占其持股总数的66.17%,占公司总股本的28.13%,相比于一年前,下降了许多。

    文/时代财经    吴平 李宛珊

    方威在笑。

    股价的暴涨,让方威的个人资产,在短短几个月内增加了120亿元左右。根据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排行榜的数据,方威的财富净值从3月的22亿美元增加到目前的40亿美元,排位从939名蹿升到507名。

    根据公开资料,方威现任辽宁方大集团实业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方威以个人或旗下公司的名字,持有3家A股上市公司的股份,分别为方大炭素(600516)、方大特钢(500507)、方大化工(000818)。即便仅从6月底计算,方大炭素的股价最高上涨也超过3倍,方大特钢涨幅最高则超过2倍。

    其中,备受资本市场热捧的石墨电极,让方大炭素成为中国核电石墨第一股。

    在监管层持续关注之下,方大炭素一路飙升的股价开始横向发展。根据公告,8月16日公司控股股东方大集团否决了理财产品额度上调到60亿元的提案;8月17日,公司公告指出,购买理财产品的资金已经全部被赎回。

    方大集团官网上的公开电话仅对接到保安处,无法联系到媒体对接部门。时代周报记者拨通方大炭素董秘办电话,董秘办相关人士婉拒了时代周报记者的采访:“最近工作比较忙,媒体采访不方便。”

    燃爆市场

    方威是谁?

    尽管互联网上能查询到有关他的新闻,但让很少接触媒体的方威显得更加神秘。

    最近的一次报道来自2017年8月11日的《营口日报》,内容是营口市委书记、市长会见了方威,并与辽宁方大集团签署医疗项目合作协议。

    根据媒体报道,方威出生于1973年,早年在辽宁抚顺靠收购废铁转卖给钢铁厂赚钱,后钢铁厂给了方威一处铁矿以冲抵货款,铁矿石几年后飙升,方威于是淘到第一桶金;2006年在甘肃,方大炭素原股东国有企业兰州炭素(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公开转让其持有的方大炭素51.62%的股份,方威以8132万元的价格获得了这笔股权。

    时至今日,50%的方大炭素股权价值已超过260亿元。

    在江西,2009年江西省国资委将持有的南昌钢铁57.97%的股权公开转让,方威最终买到了这笔股权。于是,方大特钢的控股股东在2012年从南昌钢铁变更为了江西方大钢铁。

    从外表上看,石墨电极就是一根圆柱形的棍子,根据直径、性能不同分为不同规格。在石墨电极的一头通电,另一头伸入炼钢用的熔炉里面,端头与炉料之间就会产生强烈的电弧,闪电一般发出3000摄氏度以上的热能,这样就可以开始炼钢。

    石墨电极发出的热能被延伸到了资本市场。

    从2017年3月底开始,石墨电极的价格突然拔地而起,出乎意料地直线上涨,涨幅超过4倍。

    以方大炭素兰州地区直径600毫米超高功率石墨电极价格为例,2012年以来,价格从来没有超过每吨4万元,而且都是连年持续下降的态势,但是,2017年3月底4月初,突然跳涨,到了7月底,价格达到16.5万元左右。据报道,某些高端的直径700毫米的石墨电极,甚至出现了每吨20万元的成交价格。

    据公开资料,国内市场石墨电极年销量50万吨左右,即便按照每吨4万元的均价,市场总规模也不超过200亿元,日常交易中,由供应商报价,其中市场上25%的供应是由方大炭素一家提供。

    “这个细分市场盘子小,供应商报价,理论上存在价格操纵的可能,或许动用20亿元资金加上行业内的默契可以做到。”某位有10年以上行业经验的分析师对时代周报记者说,但记者并没能在发稿前证实此猜测。

    根据证券研究报告、媒体报道的主流解释:价格之所以大幅度上调,是由于供需关系失衡造成,在石墨电极的上游,原材料针状焦、石油焦价格大幅度上涨,在石墨电极的下游,炼钢用电弧炉景气度回升需求上涨,另外,叠加环保督查及其他因素,使得石墨电极的生产和供应在短期内受限。

    无论怎样,资本市场的情绪最终被点燃了。

    以生产石墨电极为主营业务的方大炭素,其股价在4月初围绕9元上下波动,一直到6月22日收盘,股价依然是11元左右,涨幅为22%。但是,在随后的6月23日、6月26日两个交易日,终于爆发,涨幅分别达到6.34%、10%,伴随着日成交量放大为此前日均的2倍左右,此后,以动辄涨停的气势,一直拉升到8月4日最高37.18元。如果以4月初的价格计算,最高涨幅为4倍。

    方大炭素也因此被市场戏称为“第一牛股”,在全市场非次新股的股票中,阶段涨幅位列第一。

    7月28日,方大炭素收到上交所下发的问询函,当天公司股票涨停,价格达到30.89元,静态市盈率772倍,市净率为9.61倍。

    8月2日,方大炭素股价继续涨停,收盘价格33.98元,公司在这一天回复上交所的问询称:券商发布的研究报告中“年化盈利能力已达70亿元”“高利润大概率持续到明年3月”,缺乏事实依据,公司业绩随时出现波动,公司产品价格随时出现上涨和下跌。两天后的8月4日,方大炭素创出盘中最高价37.18元。

    游资炒作,是方大炭素股价大涨的主要推手之一。

    8月15日,方大炭素股票涨幅达到9.4%,这一天,上交所开始限制投资者赖国昌名下的相关证券账户交易3个月,直到2017年11月14日之前,其不得交易上交所股票。根据上交所前一天的公告,赖国昌名下账户在7月28日交易中,出现了以涨幅限制价格频繁、大量申报又频繁撤销申报的异常交易行为,违规性质恶劣。

    募集资金去哪儿?

    方大炭素今天因为石墨电极备受瞩目,但公司与石墨电极的因缘却需要追溯到2002年的国有企业股东—兰州炭素。

    方大炭素是在1999年由兰州炭素(集团)有限公司作为主发起人创办,后者是20世纪60年代筹建的老牌国有企业。2002年,方大炭素上市,首发募集了4.64亿元资金,从德国和日本购买了高压浸渍、隧道窑设备,利用这些设备和工艺,可以把煤沥青、针状焦、石油焦等原料变成为石墨电极。当时,公司的石墨电极产能为4.5万吨。

    2006年,方威及其方大集团入主,替代了原有的国有企业兰州炭素,成为方大炭素控股股东,后来陆续把方大集团旗下的抚顺炭素、蓉光炭素、合肥炭素的股权注入到方大炭素。2010年,方大炭素收购成都炭素100%股权。

    数据显示,方大炭素是目前国内最大的石墨制品生产企业,石墨电极年产能16.5万吨。

    多年以来,方大炭素一直想向新领域拓展。2008年,方大炭素定向增发,募集资金投向中就包括特种石墨,2013年的定向增发中,募集资金投向则是针状焦项目的建设和增资。针状焦是石墨电极的原材料,供应被国外企业所垄断。

    但行业每况愈下,其子公司主营业务中包含针状焦的葫芦岛方大炭素新材料有限公司2013-2015年的净利润分别为-568万元、-468万元、-471万元;抚顺方大高新材料有限公司自2013-2016年的净利润分别为1062万元、640万元、98万元、3.3万元。

    在碳纤维项目方面,方大炭素旗下的吉林方大江城碳纤维有限公司近些年每年的亏损规模都在5000万元左右。

    2017年8月18日,方大炭素发布公告宣布变更经营范围,增加了“锂离子电池负极材料的研制”“碳纤维”等,要继续向新领域拓展。

    实际上,2013年定增的资金募集成功以后,方大炭素并没有将募集到的资金拿去投产针状焦,而是用作购买理财产品。

    根据方大炭素公告,2013年定增扣除费用后实际募集的资金净额为17.96亿元,其中,3亿元拿去购买了理财产品,2.8亿元存在账上,11.7亿元拿去暂时补充流动资金。

    根据公司资产负债表,2016年年报时公司货币资金为16.1亿元。在公司上市之前的2001年,公司货币资金仅为1900万元,上市后的2002年变为4亿元,但由于行业波动及其他因素,到了2005年货币资金仅剩下2800万元,2006年方威入主之后,货币资金逐年好转,在2008年定向增发之后,变为16亿元,2013年定增之后变为23亿元。

    公司的交易性金融资产也是从2013年显著增加,达到9590万元,2014年进一步增加到1.46亿元,2016年降低为2277万元。

    虽然只有不到20亿元的货币资金,但8月1日方大炭素董事会层提出议案,建议把购买理财产品的额度提高到60亿元。随后,上交所针对此事下发问询函,让方大炭素披露“委托理财资金的来源”。

    但无论怎样,在此轮石墨电极涨价之前,方大炭素的业绩逐年恶化。2013年、2014年的净利润规模为2.3亿元和2.6亿元,但进入2015年只剩下1300万元,2016年净利润也仅为3002万元。

    如果利用杜邦分析来观察公司,能够发现,公司的净资产回报率,从2013年、2014年5%的水平下滑到2015年的0.54%和2016年的1.16%,相比起来,公司的资产周转率和财务杠杆水平并没有太大变化,主要的问题就是由于价格波动给公司带来的销售利润率的大幅度降低。

    此时,如果能有一次石墨电极的价格反弹,对公司来说就是久旱逢甘霖。

    此外,在大股东方面,根据公告,截至2016年5月,辽宁方大质押的方大炭素的股权为6.45亿股,占其持股总数的88%,占公司总股本的37.52%。

    2016年5月4日,在方大炭素业绩说明会上,公司管理层回答说:“公司按照证监会和交易所规定,认真履行信息披露义务,依法依规,努力做好市值管理。”

    激活公告

    2017年以来,伴随着石墨电极和公司股票价格的上涨,方大炭素的公告和动态也相对活跃了起来。

    例如,2017年7月,方大炭素公告,向江苏喜科墨增资;8月,方大炭素将持有的北京方大炭素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转让给了大股东辽宁方大集团,作价7222万元。

    同期,方大炭素公告了半年度业绩预告,预计净利润同比增长2647%。

    方大炭素在这个阶段还申请了中期票据的注册,根据公告,5月25日公司接到了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的通知,同意接受注册。中期票据是一种约定在期限内还本付息的债务融资工具,这意味着,公司12亿元的中票,可以根据需要择机发行,为公司融资。

    更引人关注的是股权激励计划。

    2017年3月16日,方大炭素董事会审议通过了股权激励计划,向公司245人授予3950.6万份股票期权,行权价格为每股9.44元,意味着这些员工能够以9.44元的价格购买股票,如果未来股票价格高于这一数字,员工就能获取差价;此外,股权激励计划还包括向公司404人授予6969.2万股股票,授予股票的价格为每股4.71元。

    几天之后,石墨电极价格开始暴涨,3个月之后,公司股价开始跳升。

    到了8月初,根据《中国证券报》记者粗略估算,404人被授予6969万股股票,按照35元的股票价格计,人均浮盈为524万元,董秘被授予95万股,其个人账户浮盈达到2877.55万元。

    实际上,在2006年方威入主之前,方大炭素董事、总经理等高管们的年薪仅为1万-2万元,而到了2007年时任董事长的年薪瞬间变为21万元,2008年定增之后,时任董事长的年薪更在2009年达到最高峰的154万元,目前总经理等高管的年薪也维持在50万元上下。

    对比起来,由于受价格影响经营业绩不稳定,方大炭素仅仅在2002年、2008年、2012年、2013年、2016年几个年份进行过现金分红。

    随着股价的上涨,截至2017年5月11日,方大炭素的控股股东方大集团陆续解除了几笔股权质押,其质押股份的总数为4.8亿股,占其持股总数的66.17%,占公司总股本的28.13%,相比于一年前,下降了许多。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方大炭素 的报道

  • ·60亿元理财方案被否背后 方大炭素上涨记(2017-08-22)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提高农村土地使用效率,推动新型城市化和城乡统筹,是一门“大学问”,也是攸关农村乃至整个中国社会“根基稳定”的战略性大局。

    1—10月,全国房屋新开工面积185634万平方米,增长10.0%,房屋竣工面积54211万平方米,下降5.5%。开工和竣工同比增速之间的“剪刀差”为15.5个百分点,较1—9月收窄1.7个百分点。

    作为优质铁路资产,京沪高铁公司业绩亮眼。11月5日更新的招股书显示,京沪高铁公司成立于2007年,自2014年以来已连续5年实现盈利。

    自从今年LPR利率改革完成之后,存贷款基准利率的参考意义已经大大降低,取而代之的,是央行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在政策利率上对市场进行引导。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