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语存亡:民意不需“被引导”

2010-07-15 03:05:03
广州当下最热门的话题,除了章鱼保罗八猜八中神奇地“主宰”了世界杯外,估计就轮到由广州市政协提案委引发的“粤语存亡”问题和纪可光副主任的“民意引导论”了。

事情起源于广州市政协提案委根据广州市政协主席的会议部署,围绕优化广州亚运会软环境,促进城市管理水平、市民素质、广州城市知名度的提高,为成功举办亚运会献计献策的主题,就广州电视台综合频道应增加普通话节目播出时段的问题作了调研,并因此提出了“广州电视台综合频道和新闻频道改为普通话播出,另辟粤语频道;或综合频道和新闻频道在主时段用普通话播出,适当时间安排粤语重播”的建议。消息一出,全城哗然。

在政协网站上的民意调查,赞成以粤语播音的,高达89.5%;希望综合频道维持现播音用语的占79.5%。但是面对这样一面倒的民意数字,提案委的纪副主任在接受《南方都市报》的专访时,还是坚持要用“引导”的方式,来推进此事。按照该提案的表达,就是“通过宣传教育,引导我市广大电视群众,正确认识广州作为国家中心城市的地位与广州电视台以普通话为基本播音用语的关系”。

先不论笔者不能理解国家中心城市的地位与以普通话为基本播音用语的关系何在,如果按照这个逻辑,香港作为亚太中心城市,在回归祖国十多年后,在面对要进一步扩大与大陆的政治、经济、文化的融合的时候,为何其主流电视台仍然几乎全部是用粤语作为基本播音用语呢?其实作为一个企业,从经营的角度来说,电视台首先要考虑的是收视率。而在提案委本身的调研报告中,本身也承认广州频道自从粤语播出节目后,已从远远低于香港本港台、翡翠台的收视率,发展到超过本港台,并与翡翠台旗鼓相当了。而另一个反面例子就是在2009年,广州台投资了3000多万元,将经济频道改成普通话播出以后,收视率从20094月的0.34下降到20104月的0.09。这两个事实,本身不正是有力地支持着应保留粤语作为基本播音用语吗?

其次,伴随着过去30年的经济高速增长,广州的城市现代化进程也是高歌猛进,这必然会对本土文化带来冲击,虽然城市的发展和历史传统的保育,是没有矛盾的。但是对传统的保持,并不就代表着狭隘的地方主义。并且一直以来,广州在中国各大城市中,突出的口碑恰恰就在于其包容性和多元化。但是也应该看到,在过去十多年的城市现代化进程中,广州的历史保育工作远远做得不够,大片的古迹、文物建筑受到拆迁的破坏和商业的侵蚀。

这个其实也正是这次民意调查中群众反弹的主要原因之一,体现了本土居民对广州的传统和历史的快速消逝和本土文化被侵蚀的焦虑。可惜的是,提案委和纪副主任在调研过程中,当遇到这个一面倒的群众反对意见时,并没有表现出体察民意、顺应民情的姿态,通过与民众的对话来了解群众真正关心的问题和反对的原因,反而摆出的是高高在上的领导心态。而这个,正是笔者最不敢苟同的。

在广州市政协的门户网站上,有关政协的主要职能介绍有三大项: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而其中参政议政一条明确指出,参政议政是对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中的重要问题以及人们群众普遍关心的问题,开展调查研究,反映社情民意,进行协商讨论。通过调研报告、提案、建议案或其他形式,向中共和国家机关提出意见和建议。这,正是政协与人大作为人民群众代表组织的基础所在。但是很遗憾,在这次的调研中,提案委和纪副主任看来更关心的是“重要问题”所在,而不是人民群众普遍真正关心的问题。诚然,将亚运会成功举办,确实是个重要问题。只是在面对一面倒的民意反对,而且对这一调查结果,提案委也承认是符合广州当前的实际情况时,为何作为应该反映社情民意的组织却不能面对这一事实呢?反而要提出通过宣传教育,引导广大群众正确认识所谓的问题呢?笔者认为,这还是普遍存在于我们政府官员当中的“父母官”心态以及一贯的公权力管理社会角度出发的单向思维方式作祟。而只有当我们的官员放下这种“父母”心态,更多地体现“公仆”的仆人心态时,才能正确认识和理解到公权力是来源于民众的授予,目的在于管理社会的同时,更主要的还是应该服务社会大众。只有在这种认识的基础上,一个真正的民意代表组织和一个真正的服务型政府才能建立起来,而到那时,群众才不会再说“被代表”,也不需要再“被引导”,因为他们真正需要的,是要“被服务”。

作者系广东省第十届政协委员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2020上半年净利润4.39亿元 金科文化聚焦IP主业显成效
民生银行惠州分行举办清廉金融文化建设警示教育展览
广发银行用金融力量推广七夕文化IP
读客文化盈利能力趋弱,线上运营严重依赖第三方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