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志:敲开那扇新闻的大门

2010-12-09 08:58:41

龙志 南方都市报记者

他以光头小帽成为恒定示人形象。他从一所不知名的大学辍学,挑战了当下传媒业愈演愈烈的只从名校进新人的潜规则。

特约撰稿 陆晖

“如果有一挺‘马克沁’重机枪摆在面前,现在,卿伯金还能在15分钟内拆开又重新装好吗?”这是龙志为《南方都市报》写的第一篇稿件《寻找抗战老兵之卿伯金》的第一句话。交稿几分钟以后,他被破格转正,成为一名正式的南都深度记者。

那是2005年的夏天,23岁的龙志,刚以一篇车祸受伤青年冻死路边的调查报道在《潇湘晨报》和湖南新闻圈崭露头角,便来到了国内报业最发达的城市—广州。

五年转瞬即过,如今他已成为南都最年轻的部门副主任,管理着南都最精锐的一支新闻部队。五年的征途上,是一连串工人房买卖人口调查、重庆彭水诗案、郴州纪委书记曾锦春案调查、邓玉娇案、重庆黑金帝国、安元鼎黑监狱等可以在新闻史上铭刻的篇章。

他以光头小帽成为恒定示人形象。他从一所不知名的大学辍学,挑战了当下传媒业愈演愈烈的只从名校进新人的潜规则。他沉默寡言,但会在酒酣之际突然滔滔不绝地表达对前辈同事—孙志刚案报道者王雷的敬慕。他不善饮,但善血拼,在报社年终宴上曾经凄惨得像一个破麻袋一样被几个人抬走。

被调查企业送来红包,他当场拍案而起,“不要侮辱我,侮辱南都。”一篇7000字的稿子写得不满意,他不重样另写7000字,仍不满意,把自己的MSN签名改成“一稿花哨,二稿枯燥”以自嘲。

在花心的新闻圈,他是少有的痴情男生。昔年前女友在重庆,于是总是奔波在渝穗两地路上,彭水诗案、重庆出租罢工调查等等其实不过是相思得慰的副产品。安元鼎黑监狱前后半年多的调查,其背后的隐情也不过是因为有个女生人在北京。

在现下稍有点名气就眼高于顶、指点江山的记者群里,他的低调和朴实十分另类,我至今还记得在写郴州纪委书记曾锦春贪腐案时,他采访到了省纪委书记,我当时惊喜交集,忙不迭地问:“你采访到了省纪委书记?你怎么采访到的?”

他只是无辜地看着我,说:“我跑到他的办公室去,敲了敲门。”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