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喊捉贼!举报郑爽逃税后,张恒遭重罚:天价分手牵扯3.5亿、纠缠2年

武佩璇 幸雯雯
2021-10-18 23:04:05
来源: 时代财经
​“阴阳合同”事件“余震”不断,北京文化也因此“身陷囹圄”,无论是在证券市场、内部人事变动、公司经营等方面均可谓“一团糟”。

“恒爽”案再发新闻,张恒“贼喊捉贼”终被罚。

2021年10月18日,上海市税务部门公布了对张恒的处罚结果。

该处罚决定显示,张恒因在郑爽参演的《倩女幽魂》项目中,策划并操作了约定片酬的合同拆分、“掩护公司”设立等事宜,帮助郑爽逃避履行纳税义务。

因上述违法行为,张恒被税务部门依法处以3227万元罚款。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4月26日,因与郑爽产生的借贷纠纷,张恒曾发微博爆料郑爽偷税漏税,并且表示“我的清白交给我信任的国家税务总局”。

2021年8月27日,郑爽率被监管部门作出处罚决定,对其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共计2.99亿元。

当时税务部门还表示,因举报人之一张恒作为郑爽《倩女幽魂》项目的经纪人,涉嫌帮助郑爽偷逃税款。上海市税务局第一稽查局已依法对张恒进行立案检查,并将依法另行处理。

时隔半年,张恒所谓的“清白”没来,国家税务总局确认了张恒作为“帮凶”,协助郑爽偷税漏税的事实。

10月18日晚,时代财经联系了在张恒与郑爽民间借贷纠纷案中担任张恒方代理律师的北京市中闻(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周俊,周俊在接到电话听到“张恒”名字时便笑了,随后表示自己不是张恒税务问题方面的律师,并不了解张恒偷税漏税的事情,不方便回应。

VCG111221737844.jpeg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3.5亿元“分手”代价

在上述处罚决定内容中,上海市税务局有关负责人介绍,2018年12月,张恒负责郑爽拍摄《倩女幽魂》的演艺合同签订、演出报酬和支付方式确定等事宜。张恒与制片方等共同商讨郑爽片酬的拆分及收款方式,策划具体操作细节,确定了1.6亿元的片酬数额及支付方案:即拆分为4800万元和1.12亿元两个部分,对1.12亿元(实际取得1.08亿元)部分,双方商定由制片方对郑爽实际控制公司以“增资”的形式支付。之后,张恒与郑爽商定了设立收款公司、提供“增资”合同等事宜。在片酬支付过程中,张恒多次向制片方催款。

张恒通过上述违法行为,掩盖“天价片酬”,帮助郑爽偷逃税款,被依法处以3227万元罚款。

WechatIMG8392.png图片来源:上海税务局官网

而郑爽在2021年8月份,便被相关部门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共计2.99亿元。

加上郑爽之前讨要张恒的2000万借款,因二人分手撕破脸皮从而曝光在大众面前的财务纠纷、税款问题合计已达3.51亿元。

这可谓一次昂贵的“分手代价”。

2018年,张恒与郑爽曝光恋情。美好的时光不过两年,两人不仅分手,郑爽还因张恒借2000万不还愤而起诉,拉开二人“分手大戏”的序幕。

借贷案一审中,张恒方败诉。二审开庭前,1月18日,张恒在微博爆出自己和郑爽的两个孩子,并向媒体提供录音。录音内容透露,两个孩子是张恒和郑爽于美国代孕所生。

2021年1月19日,郑爽与张恒民间借贷纠纷案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二审审理。

当时张恒的律师周俊对时代财经表示,张恒从来没有主动问过郑爽借钱,并称“2000万中有750万是花在张恒和郑爽的共同生活费用、公司员工的工资、公司的装修、投资郑爽所开的一家服装公司身上。此外,至少有170多万花在了孩子身上。”

2021年3月31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驳回张恒上诉请求,维持一审原判,判令其归还郑爽借款人民币2000万元并支付逾期利息。

张恒随后在微博表示,“对判决表示遗憾,无法接受判决结果。”

2021年4月26日,张恒“实力反击”,在微博晒出证据,提供了郑爽、郑爽之父郑成华、郑爽之母刘艳的聊天记录。

聊天记录显示,郑爽拍摄的《倩女幽魂》合同中,包含了4800万片酬的“阳合同”,以及对某公司增资的1.12亿元“阴合同”。

8月27日,郑爽被追缴2.29亿税款,表示不复议不起诉,并致歉。9月7日,郑爽及其工作室社交账号被关闭。

截至时代财经发稿时,张恒未对税务部门的处罚作出回应,其账号已于8月26日被禁言。

而郑爽的微博账号关闭后,其在境外社交平台Instagram上较为活跃。

10月11日,郑爽发布小孩手脚伤疤的照片,并称张恒没有照顾好小孩,当初还强迫自己签署放弃领养的文件。

nimg.ws.126.net-2.jpeg图片来源:郑爽Instagram

10月18日晚,时代财经联系了在张恒与郑爽民间借贷纠纷案中担任张恒方代理律师的北京市中闻(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周俊,周俊在接到电话听到“张恒”名字时便笑了,随后表示自己不是张恒税务问题方面的律师,并不了解张恒偷税漏税的事情,不方便回应。

“烂摊子”一堆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12月,郑爽和张恒设立了上海鲸谷座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鲸谷座”),法定代表人为张恒,大股东为郑爽,持股比例68%,二股东为张恒,持股比例32%。鲸谷座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实缴1020万元。

2021年3月17日,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法院将郑爽1360万元的股权数额进行冻结。

鲸谷座旗下还有一家全资子公司上海鲸乖乖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鲸乖乖”),法定代表人同样为张恒。

据媒体报道,2020年8月,鲸乖乖因拖欠多名员工工资被起诉。天眼查显示,2020年8月,王一婧起诉鲸乖乖,执行标的为10000元。然而,鲸乖乖并没有在指定时间内履行给付义务,于是作为鲸乖乖法定代表人的张恒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并被限制高消费。

除此之外,张恒在鲸乖乖涉及的其余8起司法纠纷中,均被“限高”。

而在郑爽与张恒的偷税事件背后,上市公司北京文化(ST北文,000802.SZ)的一举一动更是令市场关注,郑爽事件爆出后,北京文化的日子也不好过,先后停牌,更被ST。

其中,涉及二人偷税案件的影视剧《倩女幽魂》更引起监管层的密切关注。今年5月27日,深交所向北京文化下发年报问询函,其中还提到“《倩女幽魂》片酬成本是否合理,是否存在‘名为增资、实为成本’的情况”。

该问询函北京文化一直延期到8月3日才予回复。回复公告称,北京文化于2018年与天津嘉煊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嘉煊”)签订协议,约定天津嘉煊为该剧的承制方,负责制作完成该剧,该剧大部分片酬合约均由天津嘉煊与演职人员签订。

北京文化解释道,截至该公告日,该剧尚未最终制作完成,因此天津嘉煊尚未提交最终结算报告,故暂无法准确核算总片酬、演职人员片酬、单集片酬、片酬占总成本比例等数据。

但在同一份公告中,北京文化也无奈透露被《倩女幽魂》拖累,“该事项对公司2020年度净利润影响金额为-2.55亿元。”

WechatIMG8391.png图片来源:北京文化公告

至今,《倩女幽魂》仍未“现身”在大众视野,应该也不会“现身”了。

据天眼查显示,天津嘉煊的股东为两个自然人,分别名为周征源和周敏娴,其中周征源为实控人。

10月18日晚间,时代财经致电天眼查等几大企业工商信息查询平台上的电话(均为同一个电话),但对方表示,自己是搞建筑的,不知自己的电话为什么会在网上,也不知道天津嘉煊这家公司。

同时,时代财经致电周征源旗下的另外一家公司御嘉(霍尔果斯)影视传媒有限公司,电话接通后,对方表示打错了,然后便挂掉了电话。

北京文化难收场

“阴阳合同”事件“余震”不断,北京文化也因此“身陷囹圄”,无论是在证券市场、内部人事变动、公司经营等方面均可谓“一团糟”。

2020年12月,证监会便对北京文化立案调查,而后证实北京文化影视剧《大宋宫词》、《倩女幽魂》投资份额收益权转让未真实发生,北京文化授权时任北京文化副董事长、北京文化子公司北京世纪伙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娄晓曦知悉、组织、实施财务造假行为,导致北京文化在2018年年度报告中虚增收入合计4.6亿元,虚增净利润1.9亿元。

北京文化被“实锤”其2018年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被予以警告,处以60万元罚款。

“伤痕累累”的北京文化需要迅速“回血”,不惜把手上的“王牌”项目《封神》系列电影部分股权转让。

2021年4月,北京文化发布公告称,为了分散投资风险、缓解公司流动资金压力,分别将电影《封神一》、《封神二》与《封神三》三部影片各25%份额给西藏慧普华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慧普华”),转让价格合共6亿元。截至该公告日,北京文化已收到西藏慧普华上述转让款5.5亿元。

但5.5亿的款项未能救北京文化的“近火”。

10月14日,北京文化发布第三季度业绩预告,就算有全球单片票房最高的女导演贾玲的《你好,李焕英》“撑腰”,北京文化2021年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也预计亏损2300万元-3300万元。

对此,北京文化解释,报告期内确认了《你好,李焕英》等项目收入,同时对部分影视项目计提坏账准备,导致本报告期业绩同比减亏。

外部风雨飘摇,内部也并不平静。

就在新华社发布张恒被罚款的微博帖子前约2个小时,北京文化发布公告称,其证券代表张琳琳因个人原因辞去证券代表职务。

此时,距离张琳琳任职该职位不到一年半时间。

资料显示,张琳琳于2020年6月北京文化第七届董事会第三十一次会议上,被提名为证券事务代表。而再前一任证券代表江洋,任职时间近7年。

无独有偶,北京文化前董事、副总裁张云龙也于今年8月份辞去职务,距离其担任前述职务约3年。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魔核动力出鞘,华为智能座舱赋能,北京汽车广州车展“狂秀”黑科技
北京率先落地智能网联乘用车服务商业化试点,百度Apollo获国内首个自动驾驶订单
石榴春和景明首开惊艳北京 三大产品系助推石榴集团稳健向好
北京第三批次供地来了!东三环黄金地块,起拍楼面价仅2.8万,全部现房销售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