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耗双控”攻坚战:上半年七省区一级预警, 虚拟币挖矿泡沫加速破裂

郭子硕
2021-10-12 20:16:46
来源: 时代周报
虚拟货币挖矿存在追踪难,管控取缔难等问题

用电紧张,高能耗的虚拟货币挖矿再次成为监管重点。

10月10日,江苏常熟经济开发区一家企业工作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当日下午收到紧急通知,因电力短缺没有得到有效缓解,目前全市所有工业企业分两组用电,实行“开2停2”措施。 

同日,浙江义乌双创街一家制造企业的工作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提供的一份通知显示:A、B两个园区10月限电总量为每日4900度,“届时若有超标,街道部门将强制实行全园区拉闸断电。” 

10月12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进一步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市场化改革的通知》,明确有序放开全部燃煤发电电量上网电价。 

国家发改委价格司相关负责人表示,此次进一步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市场化改革,真正建立起“能跌能涨”的市场化电价机制,促进电力行业高质量发展、保障电力安全稳定供应。 

此前,国家发改委已在10月8日就《市场准入负面清单(2021年版)》(下称《负面清单》)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虚拟货币“挖矿”活动被定为淘汰类“落后生产工艺装备”。

“虚拟货币‘挖矿’活动指通过专用‘矿机’计算生产虚拟货币的过程,能源消耗和碳排放量大,加之虚拟货币生产、交易环节衍生的风险越发突出,其盲目无序发展对推动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和节能减排带来不利影响。”国家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解释道。 

src=http___inews.gtimg.com_newsapp_bt_0_14058716599_1000&refer=http___inews.gtimg.jpg

查处矿场是监管难点。

10月8日,江苏省通信管理局对外表示,近期通过排查发现省内开展虚拟货币活动的矿池出口流量达136.77Mbps,参与“挖矿”的互联网IP地址总数为4502个,消耗算力资源超10PH/s,每日消耗26万度电。 

10月11日,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虚拟货币挖矿被列入《负面清单》释放两个信号:一是在电力不足的情况下,降低冗余低效率耗电项目是有效解决方式。二是当前对于清退加密虚拟货币的政策态度明确,即禁止增量,清退存量。 

高耗能省份亦是挖矿大省 

各地“能耗双控”一直备受关注。 

据媒体报道,2020年用电量最高的城市为上海、苏州、重庆、北京和广州,分别消耗1576亿千瓦时、1523亿千瓦时、1187亿千瓦时、1140亿千瓦时和997亿千瓦时。

两个月前,各省刚完成半年度“能耗双控”大考,进展总体顺利的省份不过三分之一。国家发改委印发的《2021年上半年各地区能耗双控目标完成情况晴雨表》显示,青海、宁夏、广西、广东、福建、云南、江苏属一级预警,区域耗电量严峻。 

部分地区的用电缺口甚至升至严重预警,情况不容乐观。9月29日,辽宁省最大电力缺口达到538万千瓦,达到严重缺电II级橙色预警信号,这意味着该省电力缺口至少超过10%。 

值得注意的是,国内挖矿算力位列前茅的省区和能耗双控警示省区有高度重合性。 

据此前央视报道,国内算力分布前四的省区依次为新疆、四川、内蒙古、云南。其中,四川被公认为是国内最大的矿工聚集地。 

然而,哪怕是可再生能源充裕的四川,也没能逃过能源消费总量考核失利的命运。四川在上半年能耗双控考核中被评为二级预警,形势比较严峻。 

“挖矿”带来的超高能耗问题,让原本短缺的电力资源雪上加霜。剑桥大学替代金融研究中心的研究显示,截至2021年5月10日,全球比特币挖矿的年耗电量大约是149.37太瓦时(1太瓦时为10亿度电),这一数字已经超过马来西亚、乌克兰、瑞典等国的全国年耗电量。 

事实上,挖矿不仅消耗大量电能,加剧环境二氧化碳承受压力。研究人员在Nature Climate Change(《自然气候变化》)公布调查结果,2020年因挖矿而产生的二氧化碳高达6900万吨,占比全球排放量的1%,这足以在20年内将全球气温提高2℃。 

上述国家发改委有关负责人补充,开展虚拟货币“挖矿”活动整治工作,重要原因是挖矿活动能耗和碳排放强度高,对我国实现能耗双控和碳达峰、碳中和目标带来较大影响,加大我国部分地区电力安全保供压力。 

抛开能耗,虚拟货币不具有与法定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且买卖属于非法交易。 

央行相关负责人9月24日在答记者问中明确,虚拟货币兑换、作为中央对手方买卖虚拟货币、为虚拟货币交易提供撮合服务、代币发行融资以及虚拟货币衍生品交易等虚拟货币相关业务全部属于非法金融活动,一律严格禁止,坚决依法取缔。 

监管难度大 

虚拟货币挖矿存在追踪难,管控取缔难等问题。 

央行反洗钱局局长巢克俭曾指出,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具有“匿名、无国界、点对点”等特点,不法分子利用匿名性掩盖犯罪资金的真实来源,在全球各地快速转移,给监管和执法部门追踪带来一定难度。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不少虚拟货币交易平台为躲避监管,把服务器放置在境外,撮合买卖双方点对点交易。

此次限电之后,加速虚拟货币整治向纵深发展。 

强监管背景下,非法挖矿活动潜伏更深。江苏省通信管理局调查发现,不少党政机关、高校、企业被入侵利用开展虚拟货币“挖矿”行为,占比约21%。以江苏省内虚拟货币“挖矿”活动较多的以太坊和比特币为例,“挖矿”较多的地市有苏州、徐州、南京。 

除虚拟加密资产大数据监测,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发电量也是监测虚拟货币挖矿和交易活动的主要抓手。具体而言,各地能源监管机构通过分析并网发电数据、异常用电数据,运用技术手段监测监控,加强数据中心用电大户现场检查,及时发现虚拟货币挖矿项目。 

此外,加大对并网电厂降负荷数据监控力度,防止公用并网电厂拉专线直供虚拟货币“挖矿”企业,也是监管方法之一。 

盘和林表示,“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是国民经济发展稳定器。禁止虚拟货币挖矿,将电力投向实力经济,是出于工业生产产值的考虑,也是出于保证供应链产业链正常运转,防止缺电导致就业形势下滑的考虑。从这个角度看,禁止虚拟币挖矿保证工业用电,是正确且必要的。”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发改委等多部门升级严查“挖矿” 三六零护航终端资源安全
败于信用保证险,大地财险前10月保费收入下降12%,净利润锐减
暴跌42%,苹果都不敢卖手机了,这个国家货币今年表现最差
葡萄糖酸钙80元买入,2184元卖出!原料药市场迎强监管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