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整治饭圈:有粉丝借贷数十万追星,募资平台才是饭圈最大赢家

夏子轩、郭子硕
2021-09-05 22:12:02
来源: 时代周报
毫不起眼的集资平台却成了最大赢家

监管部门再次出手整治饭圈乱象。

9月2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文艺节目及其人员管理的通知》(下称《通知》),进一步加强管理,从严整治艺人违法失德、“饭圈”乱象等问题。《通知》强调选秀类节目要严格控制投票环节设置,不得设置场外投票、打榜、助力等环节和通道,严禁引导、鼓励粉丝以购物、充会员等物质化手段变相花钱投票,坚决抵制不良“饭圈”文化。

近年,为刺激粉丝消费,各类节目设置集资投票、打榜、助力等环节和通道。在比赛中表演什么曲目、谁站C位、出道名额位次,皆由粉丝砸钱决定,粉丝非理性“追星”风气日渐浓厚。

多名接受采访的业内人士表示,从初期默默集资,上升到选秀比赛时期多人比拼式集资(又称“集资battle”),不少粉丝不惜一切代价砸钱“造神”,偶像人气竞争激烈,集资数额也水涨船高,甚至引发不少借贷纠纷等问题。

此前,全国人大代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少年家事审判庭庭长陈海仪表示,在校学生互联网金融借贷案大部分是因粉丝应援等追星行为产生,涉及直播打赏的案件大部分都是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金额少则几万元,多则上百万元。在这场竞赛中,毫不起眼的集资平台却是最大的赢家。

平台渔翁得利

选秀比赛的集资现象极为明显。

以2018年6月,孟美岐与杨超越的一场“For The Win”集资大赛为例,当时目标集资金额407万元,最终筹集额高达790.89万元,每个战队的集资额至少比预定目标多出50%。其中,孟美岐战队最后筹款341.5万元,相比120万元目标金额,完成度高达284.59%。

平台成为最大赢家。数据显示,摩点平台筹集总资金有586.44万元,摩点作为众筹项目平台收取3%执行费率,由此形成集资闭环利益链条。据官网,摩点是一个专注于文化创意众筹领域的平台,2014年6月成立于北京。

疯狂集资行为接连不断。2021年,饭圈交易平台桃叭根据选秀热度推出“秀粉观探台”。今年4月,“秀粉观探台”公示“创造营2021”经费情况,前五名在桃叭筹资近2700万元。按平台收取1%手续费计算,前五名选手的集资手续费就近27万元。

9月4日,某选秀出道的男团后援会成员张章(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桃叭提现24小时到账手续费为1%,第2天到账手续费为0.9%,排队提现无需手续费但时间不定。“相对其他集资平台,桃叭提现速度快。选秀的时候打投分秒必夺,我们几乎都是用桃叭。”张章表示。

除直接发起集资活动外,粉丝组织还会定制、出售应援商品。粉丝组织抬高明星周边商品价格,产生高额差价。在默认部分差价用以明星应援活动的情况下,粉丝自愿购买偶像周边商品。

不过,时代周报记者发现,自饭圈整治行动以来,超级星饭团APP、魔饭生pro”、桃叭等多款追星应用从应用市场下架。

8月13日,“桃叭”发布业务调整公告,关闭经费众筹、应援资源、二手周边的交易通道,并在7个工作日内陆续下线相关功能模块。

尽管多项追星App下架,但未成年人充值、经费交易等并没有彻底断绝。

9月4日,一名主打养成系团体的资深粉丝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目前很多集资活动都转移到微店。和主打服务饭圈的平台相比,用户只能通过App渠道搜索具体店名进入集资链接,加上微店的属性倾向实体经济,集资活动的隐秘性更强。

手续费是集资平台的摇钱树。以摩点众筹项目举例,2019年7月后的众筹项目服务费为6%,其中“支付费率”为1%,“平台佣金费率”为摩点平台自身收取的服务费用比率,统一为5%。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多路资本已布局饭圈集资平台。天眼查显示,“桃叭”曾获得来自个人的70万元种子轮融资,并在2018年获得由英格玛人力资源技术基金投资的250万元天使轮投资;爱豆、超级星饭团均获得四轮投资。其中,超级星饭团的融资轮次已达B+轮,融资总金额超1.9亿元。

未成年人应援集资危害不浅

饭圈追星愈加疯狂。部分粉丝为偶像借贷一年开销达6位数,甚至出现因追星花光积蓄,负债近百万元的极端案例。

央视《道德观察》今年1月报道,高三学生小珲(化名)在追星过程中谎称是富二代,参加明星握手会、住五星级酒店,追星投入从一开始的几百、几千,慢慢变成上万元,合计花费高达92万元。

小珲爸爸对儿子借钱追星根本不知情,直到法院的传票送到家门口,才知儿子犯下大错。小珲目前仍需归还借款88万元,且因长期逃学不上课,已被退学。

据中国青年报8月18日报道,王梦琪(化名)是一名研二学生,曾疯狂追星一年多,开销高达6位数。追星期间她不仅花掉了所有积蓄,欠下3万多元网贷。

智研咨询发布《2019-2025年中国泛娱乐产业市场竞争态势及投资战略咨询研究报告》显示,69.04%的追星族曾为偶像花钱消费,4.67%的追星族平均每月为偶像花费超过5000元。其中,网红、主播的粉丝最舍得花钱,36.36%粉丝为追星单笔消费都曾超过2000元。

水军刷榜、诱导未成年人打榜应援等问题在“饭圈”屡见不鲜,有市场人士认为粉丝集资行为可能涉及违法。

9月4日,广东法圣律师事务所曹振赫律师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后援会集资是否合规合法,主要是看集资的实际用途。“粉丝在集资时是明知钱款无法回收的情况下依然决定出钱,期间后援会没有任何对于任何形式的偿还承诺,是一种捐赠行为。”曹振赫解释称,后援会一般不具有盈利目的,而是代消费或赠与,不具备非法集资行为的构成要件。

若后援会出现携款潜逃情况,则能涉嫌诈骗罪或侵占罪。“后援会如虚构偶像应援投票事实,诱导粉丝捐款消费,骗取数额较大集资款的行为,为诈骗罪;未履行代消费购买真实产品或为偶像投票承诺,将粉丝资金占为己有的行为,则可能构成侵占罪。”曹振赫律师补充说。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