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农商行股价跌成狗,刘仲生、刘宗波携手连任十年干到老

余坤
2021-07-30 17:56:48

文|记者余坤

“百亿利润、千亿市值、万亿规模”,这是2019年青岛农商银行(002958.SZ)董事长刘仲生在深交所敲钟后提到的远景目标,两年过去后,青岛农商银行离这个目标还有多远?

截至2021年一季度末,青岛农商银行资产总额(合并口径,下同)4232.92亿元,较2020年末增长4.05%。2020年,该行实现归母净利润29.59亿元。截至7月30日收盘,该行总市值为216亿元,股价在历史最低点附近徘徊。如此看来,刘仲生治下的青岛农商银行离目标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现在连半山腰都还没抵达。

近段时间以来,青岛农商银行的股价持续下跌,许多中小散户损失惨重,苦不堪言。6月11日,该行因股价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每股净资产,达到触发稳定股价措施的启动条件,该行持股5%以上的股东及主要高管、董事将出手增持股票,但7月30日,该行以3.89元的股价接近历史最低点。

6月24日,联合资信发布的《青岛农商银行2021年跟踪评级报告》称,该行房地产及建筑业贷款占比较高,贷款面临一定行业集中风险。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末,该行在房地产业及建筑业的贷款达到587.17亿元,几乎占该行对公贷款总额的四成。

此外,2020年,青岛农商银行控股的8家村镇银行有4家亏损,另有2家净利润出现下滑。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5月底,随着青岛农商银行第四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和第四届监事会第一次会议的落幕,已连任十年的刘仲生董事长、刘宗波行长、柳兴刚监事长携手走进他们的第四个任期,并有望在此任上迎来退休。

《创业圈》记者向该行发送采访函,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去年核销不良贷款27亿,房地产贷款占比严重超标

截至2020年末,青岛农商银行资产总额达到4068.11亿元,同比增长19.07%,在同期所有A股上市农商行中增速排名第一,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和归母净利润分别为95.72亿元、29.59亿元,同比增长9.65%、4.77%。

虽然青岛农商银行在业绩上依旧保持着稳定增长的态势,但能看出来有些后劲不足,疲态已现。年报显示,2017年-2019年,该行实现营业收入60.79亿元、74.62亿元和87.29亿元,分别增长22.75%、16.98%;实现归母净利润21.36亿元、24.19亿元和28.25亿元,分别增长13.23%、16.78%。这意味着,2020年,该行不仅营收增速连年下滑,归母净利润增速较前几年相比也已腰斩。

对此,上述评级报告指出,2020年该行减值损失计提力度较大,净利润增速放缓,盈利能力面临一定压力。去年该行共计提信用资产减值损失35.31亿元,同比增长30.9%,其中发放贷款和垫款信用减值损失32.04亿元,同比增长23.43%。

今年一季度,青岛农商银行营业收入26.6亿元,同比下降6.08%,实现归母净利润9.13亿元,同比增加6.96%。从利润表中不难看出,在营收下滑的情况下,该行计提的信用减值损失减少了2.31亿元,才使得盈利有所上升。

在青岛农商银行不断扩大贷款规模的同时,其不良贷款率连年下降,截至2020年末,该行不良贷款率为1.44%,同比下降0.02%,低于商业银行平均水平。不过,该行2020年共核销不良贷款27.44亿元,同比增长205.4%,增长幅度惊人。且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21年一季度末,该行的不良贷款率升至1.62%,该行想要保持今年不良率继续压降,核销金额恐怕也不容小觑。

由于以上种种因素叠加,青岛农商银行的拨备覆盖率逐渐下降。2019年末、2020年末和2021年一季度末,该行拨备覆盖率分别为310.23%、278.73%和252.70%。

《创业圈》记者注意到,房地产贷款是青岛农商银行贷款中的占比最高的部分,也是该行做大贷款规模的主要手段。截至2020年末,该行房地产业贷款金额达到347.86亿元,同比增长28.89%,若加上个人住房贷款的284.63亿元,房地产在该行贷款总额中的占比已经高达29.03%,远超过监管限制。

去年12月31日,中国人民银行、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建立银行业金融机构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管理制度的通知》,其中规定大中城市和城区农合机构房地产贷款占比上限为22.5%。

青岛农商银行如此高额的房地产贷款,势必会对其资产质量造成一定影响。年报显示,青岛农商银行房地产业不良贷款率达到2.34%,不良贷款金额占该行对公不良贷款总额的32.44%。此外,该行十大单一借款人中房地产业和建筑业占据半壁江山,贷款总额达到77.42亿元。

上述评级报告指出,青岛农商银行整体贷款行业集中度较高,面临一定的业务集中风险及政策风险,房地产贷款占比超过监管要求,未来将面临一定的压降压力及业务结构调整压力。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青岛农商银行控股的8家村镇银行有4家亏损,包括平阴蓝海村镇银行、弋阳蓝海村镇银行、日照蓝海村镇银行、济宁蓝海村镇银行2020年均出现亏损,控股的另外2家村镇银行的净利润出现下滑,只有2家村镇银行净利润有增长。

股价跌跌不休,董事长、行长、监事长连任十年干到退休

青岛农商银行成立于2012年,是经银监会批准,由原青岛华丰、城阳、黄岛、即墨农村合作银行和胶州、胶南、平度、莱西农村信用联社及青岛市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基础上,以新设合并方式发起设立的股份制商业银行,也是山东省第一家地市级农商银行。

2011年,时任山东省联社济宁办事处党委书记、主任的刘仲生,奔赴青岛农村信用联社,出任党委书记、理事长,与时任青岛农信社党委副书记、主任刘宗波搭班,共同推进改制。改制成功后,二人也分别担任青岛农商银行首任董事长、行长,直到今天。

在任期间,青岛农商银行规模迅速壮大,与同地区城商行青岛银行相比也仅稍逊一筹。2019年,继青岛银行登陆A股市场后,该行也紧随其后,于当年3月26日在深交所挂牌。敲钟当日,刘仲生对外提到该行将努力实现“百亿利润、千亿市值、万亿规模”的远景目标。

上市之初,青岛农商银行一度被资本市场看好,其股价最高飙升至10.52元。但近段时间以来,该行股票开始跌跌不休,截至7月30日收盘,股价已跌至3.89元,低于该行的发行价,接近历史最低点,继去年股价下跌20%后,今年以来累计跌幅达21%。

6月11日,青岛农商银行发布公告,自2021年4月27日起至2021年5月27日,该行股票已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每股净资产4.83元,达到触发稳定股价措施的启动条件,该行将采取持股5%以上股东及时任董事(不含独立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增持本行股票的方式履行稳定股价义务,该计划的实施期限为自11日起40个交易日内。

截至目前,刘仲生和刘宗波分别增持9万股、6.99万股,按交易当日均价来算市值约为36.54万元、30.20万元,其余高管则普遍增持5万股左右。这样的增持数量,与青岛农商银行约220亿元的市值相比只是杯水车薪。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刘仲生的薪酬总额达到169.43万元,虽然较2019年薪酬稍有降低,但在全部9家A股上市农商行董事长年薪中仍排在首位,行长刘宗波150.04万元的年薪也处在较高水平。同为A股上市农商行的重庆农商银行,2020年董事长、行长薪酬不过44.58万元,而其无论是资产规模还是营收利润都远超青岛农商银行。

此外,刘仲生和刘宗波分别持股59万股、56.99万股,今年分红还各自获得近9万元。

5月28日,在青岛农商银行召开的第四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上,刘仲生和刘宗波再次获得连任,今年也是两人搭班的第十年,如此共进共退,也算是业内的一段佳话,只是不知道,刘仲生是否能在卸任之前实现当年的野心。

刘仲生、刘宗波之所以能连选连任,连任十年至今,或许与该行股权分散有关。公开资料显示,青岛农商银行没有单一股东持股超过10%,青岛国信发展集团、青岛城建投资集团均各自持股为9%,目前无实际控制人。

公开资料显示,刘仲生出生于1965年,刘宗波出生于1963年,柳兴刚则出生于1964年。刘宗波、柳兴刚将在第四个任期迎来退休之年,而刘仲生董事长或许还能抓住第五个任期的尾巴。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