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辉超市被“超级物种”伤得很深,董秘辞职“返乡”孝敬父母,市值跌去600亿

王言
2021-07-07 20:04:30
来源: 时代财经
“前段时间张(经仪)在跟媒体沟通时表达欠妥,引起比较大的争议,但其离开的核心原因还是永辉超市的业绩不达预期。”7月7日,一位接近永辉超市的人士告诉时代财经。

永辉超市(601933.SH)的一次公告“三连发”,引起了不少投资者的关注。

7月6日,因业绩不及预期,永辉超市发布了关于终止实施2017年和2018年限制性股票第三期激励计划并回购注销的公告。

4d30e493f109424081059cc0c0b0f0a9.jpeg图片来源:Unsplash

与此同时,这家公司还宣布调整回购股份用途。自2020年11月5日实施首次回购至5月21日,永辉超市已实际回购股份3.93亿股,基于未来发展战略并结合公司财务状况和经营状况等因素,拟将回购股份用途调整为“注销以减少注册资本”。

此外,在永辉超市任职长达12年的董秘张经仪也宣布辞职,永辉超市给出的解释是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张经仪则在朋友圈表示,自己要回家孝敬父母了,“不能和永辉人继续攀登远处那座山峰了”。

ca51-5a82d8566d5179ae36f7c2d29c1b5945.png张经仪朋友圈

“前段时间张(经仪)在跟媒体沟通时表达欠妥,引起较大的争议,但其离开的核心原因还是永辉超市的业绩不达预期。”7月7日,一位接近永辉超市的人士告诉时代财经。

面对多年前电商和新零售概念的冲击,永辉等传统超市流量见顶,销售增长放缓,在此情势下,以超级物种、mini店为代表的新零售业态应用而生,后者也一度将永辉推向巅峰。2017年初到2018年1月,永辉超市的股价从不到5元/股(人民币,下同)涨到接近12元/股,成为当时的大白马股之一。

不过,四年多的时间,超级物种等新业态坐上了“迅速走红、大幅扩张、收缩关店”的过山车。资本的耐心也逐渐耗尽,永辉超市市值一路向下。截至今日,永辉超市报4.82元/股,股价相比最高点下跌60%,总市值跌去600亿元。

永辉超市的业绩也是一路颠簸。根据财报,2021年一季度,永辉超市实现营收263.34 亿元,同比下降9.99%,净利润0.23 亿元,同比下降98.51%。

原本作为新零售赛道的重要一员,永辉超市还曾引来马化腾和刘强东的投资。

2018年6月,刘强东旗下的京东邦能与江苏圆周以4.425元/股的定增价,分别认购永辉超市4.785亿股的股份。2017年,马化腾的腾讯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受让永辉超市5%股份,成本超过8元/股。

然而,从永辉超市最新股价来看,刘强东入股至今的5年,并没有赚到太多钱,而腾讯甚至出现亏损。

一时风光无两的永辉超市,到底经历了什么?

新业态昙花一现

2016年,在马云提出“新零售”概念后,阿里、京东、苏宁等一众企业一头扎进了新零售的浪潮,各类新零售超市如雨后春笋般冒出,超级物种也诞生于这一时期。

超级物种以盒马为对标,目标是打造出“零售+餐饮”的新业态。2017年初,超级物种在福州开设第一家门店时就吸引了大批的消费者。同一年,超级物种的门店数量超过盒马,2018年最高峰时共有80多家门店。

然而,从2019年开始,超级物种的光环逐渐褪去,陆续出现关店的情况。当年年底,成都的超级物种甚至被一次性关停。到2021年4月,永辉云创已经关闭超过7成的超级物种门店,剩余门店仅有20多家。

以超级物种为主要业务的永辉云创的业绩并不理想。

2016年至2018年,永辉云创分别亏损1.16亿元、2.67亿元、9.45亿元,三年合计巨亏13亿元。持续亏损加之张氏两兄弟经营理念不合,2018年底永辉超市与永辉云创“分手”,后者被剥离出上市公司,到2020年7月,永辉云创才重新并表到上市公司。

联商网高级顾问王国平告诉时代财经,超级物种对于客群的质量要求非常高,选择也较为讲究,在产品打磨未成熟时就急于扩张,意味着客群质量的下滑,从而造成大规模失利。此后,超级物种又以弱化产品力、降低价格等方式来满足非核心客群需求,产品定位被摧毁。

与超级物种相类似的永辉mini也在疯狂扩张之后昙花一现。

从2018年,永辉超市根据大卖场小型化和下沉的策略,推出了永辉mini店,董事长张轩松甚至定下了全年开出1000家mini店的目标。

2019年,永辉超市开出573家mini店,但到了2020年就出现了关店潮。截止2020年底,仅存有156家。今年一季度,mini店又关掉86家,仅剩70家。

王国平认为,永辉在大卖场业务快速扩张的同时,向超级物种、mini店、永辉生活等多种细分业态渗透,极其考验控制人的多维度思维能力和反应力。进程如预期推进,问题就被掩盖在高速扩张中,一旦出现问题,就只能弃卒保车。“mini店和云创的永辉生活基本是同一业态,市场不接受过于超前的细分,两者留其一即可。”

发力仓储店,回归老本行

新业态磕磕绊绊,永辉超市开始掉转车头,回归老本行。在今年5月举行的2020年度股东大会上,张轩松表示,永辉将回归到民生超市的原点。

几乎是同一时间,永辉超市全国首家仓储店在福州开业。之后,永辉仓储店陆续在上海、四川、北京、河南等省份和城市落地。

时代财经注意到,永辉超市仓储店基本由老店改造而成,扩大经营面积,采用工业货架陈列,SKU(库存量单位)从1万精简到5千左右,主打民生流量型商品,线上线下商品同价。

有成都的消费者告诉时代财经,成都永辉超市此前几家生意差的门店都被改为仓储店,“身边很多人都去过,价格很便宜。”

在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看来,永辉推出仓储店模式实际上是在变相调整部分产品定位,回归平民超市的老本行。

“永辉仓储店基本上是由此前的精品店改造而来,这些门店很多人流不足,但直接降价,会伤害到流量、盈利状况较好的门店,更换成仓储店,实际上是换了一种方式去降价。”庄帅对时代财经分析称。

王国平则告诉时代财经财经,永辉超市本身没有做中高端的基因,属于苦干实干型,最初就是靠低价起家,核心管理人员也是从价格战杀出来的。“推出仓储店,是对自己的优劣势有了清晰的认识,更加立足于公司的实际情况,不再被外部赋予的虚名所推动,开始走自己的路。”

7月7日,永辉超市相关人员告诉时代财经,公司推出仓储店的目的在于通过平价吸引客流,并倒逼公司的供应链提高管理、经营效率。此外该人员还表示,永辉超市对mini店等业态的投入已经逐步减少,目前业务的重心就是仓储店。

这意味着,以超级物种和mini店为主力的新零售业务被永辉逐渐边缘化,兜兜转转后,永辉又回到了老本行。

价格低过批发价,有的赚吗?

与永辉超市需要在超级物种等新零售业态中摸着石头过河不同,山姆会员店、Costco等先行者已经验证了仓储店模式的可行性。

官方数据显示,2020年山姆会员店的付费会员数为288万,相比早前披露的2018年数据增长30.9%。Costco经历了美国业务的爆发后,也开始在中国加速布局,除首家上海门店外,还有4家门店正在筹备中。

时代财经了解到,永辉仓储店不仅采用了与Costco类似的低SKU策略,其商品价格也相当亲民,甚至有消费者评价称:“永辉仓储店的商品价格低过批发市场。”

WechatIMG3158.jpeg大众点评上消费者对于永辉仓储店商品价格的评价

值得注意的是,不同于会员费占净利润七成以上的Costco,永辉仓储店并不收取会员费,薄利多销的低价策略也许能在短期内吸引巨大客流,但仓储店在会员收入和黏性上可能遇到一定的挑战。

王国平告诉时代财经,会员与非会员的模式其实并不重要,核心在于是否适合企业自身。从精品超市回归到更加擅长的民生超市,对SKU进行精选,这既是永辉擅长,又节省消费者时间,利于永辉扭转现阶段不利局面。

庄帅认为,改造一些人流量不足的门店,进一步精简商品数量并调整商品结构,可以迎合目前的消费趋势。此外,改造老店的方式对于永辉超市的资金和供应链要求不高,会员收入并不重要。

永辉相关人员也告诉时代财经,目前公司开出的仓储店都是在原有门店的改造而来,未来会结合各个仓储店的辐射范围,再决定是否会重新选址开设新店。

实际上,相比此前在超级物种和mini店上的蒙眼狂奔,将原有门店改造为仓储店,对于资金承压的永辉超市来说,也是一种相对温和的打法。

财报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永辉超市的资产负债率从2020年末的63.69%攀升至79.84%,货币资金降低至117.27亿元,短期借款则上升至144.71亿元。

上述永辉相关人员表示,仓储店等新业务的扩张确实会在资金上对公司形成挑战,但目前公司整体的现金流各方面都比较正常,包括之前的股票回购,都是使用自有资金。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每逢过节,茅台必涨!一瓶近4000元,黄牛最开心?新掌门人控价首战
老广味道一路向北:新会陈皮借短视频出圈,北方年轻人的新养生神器
大湾区饼家的新故事:老师傅传授技术,广式糕点借电商销全球
领创“高颜整家定制” 欧派衣柜开辟家居行业新蓝海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