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塘乡村振兴样本:借电商与旅游拉动产业发展

李馨婷
2021-03-15 15:36:32
来源: 时代周报
拉吾村的目标,也是全国千千万万个乡村的发展方向

如今走在村子里,王大军总会想起这里改造前的样子。

王大军是四川省甘孜州理塘县绒坝乡拉吾村的第一书记,拉吾村位于理塘县东南部,高山峡谷环绕,旁边雅砻江水奔流。 

2020年底,理塘县因为少年丁真爆红而成为新晋旅游景点,但在此前更长一段时间里,理塘县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2020年2月才正式摘帽。

屏幕快照 2021-03-15 下午2.04.22.png

拉吾村的羊肚菌大棚 受访者供图

2018年,拉吾村成立“高山峡谷羊肚菌种植专业合作社”,并以此开创专业合作社+农户的发展模式。靠着种植羊肚菌与油菜,拉吾村2019年全年总收入19万元,贫困户人均收入达2000元,非贫困户人均收入达1600元,正式脱贫。

据王大军描述,脱贫前,拉吾村都是坑坑洼洼的泥巴路,没有路标;村民的房子一楼住牛羊、二楼住人;厨房如斗室,电线乱拉。如今,村里铺上了崭新的水泥路;重新修缮后的民房牛羊单独入圈、厨房得到扩建;村里的文化室、医疗室等公共设施也完备了。

屏幕快照 2021-03-15 下午2.04.30.png

拉吾村道路修建前后对比 受访者供图 

“路都是政府资助修好的,县里出资金和技术人员,村里则组织村民参与工程,以工代赈,帮助村民脱贫。”3月14日,王大军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除此之外,民居在改建时也都得到政府补贴,村里护林员、护草员、清洁员等公益性岗位,每年能获得政府补助6000元。

屏幕快照 2021-03-15 下午2.04.42.png

王大军正与清洁员进行路面清洁 受访者供图

接下来,拉吾村将继续发力种植羊肚菌、油菜与中藏药材,用农业产业巩固脱贫成果。同时,村里还计划借助丁真的网红效应,因地制宜发展旅游业和电商模式,努力实现乡村振兴。

拉吾村的目标,也是全国千千万万个乡村的发展方向。

今年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促进农业稳定发展和农民增收。接续推进脱贫地区发展,抓好农业生产,改善农村生产生活条件。同时,要做好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

此前,2月2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的意见》发布;2月25日,国务院直属机构国家乡村振兴局正式挂牌。

乡村振兴已成为国家解决三农问题的重要战略,产业则是实现目标的重要方式。拉吾村所瞄准的乡村旅游与农村电商,也成为全国两会上代表委员们的关注焦点。

“乡村旅游主攻线下,农村电商主攻线上,两者完成了乡村振兴两大渠道的会师。”3月12日,广东文商旅游规划研究院院长宋丁向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同日,数位深入研究乡村振兴概念的专业人士告诉时代周报,乡村产业发展的大路径虽已基本廓清,但在实践过程中,乡村旅游仍需深入挖掘各村特色,农村电商也还需要一定时间来建立强大供应链体系。

乡村旅游需可持续

今年两会,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旅游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广东省旅游协会会长黄细花将乡村旅游产业发展称为推动乡村高质量发展的最有效路径之一。

黄细花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发展乡村旅游在增加农民收入、提升农村居民的生活水平和质量、保护乡村生态环境、实现村容整洁以及解决乡村留守问题方面都发挥着积极作用。

近年来,乡村旅游已成为有关地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支柱产业,也成为旅游业新趋势。

根据国家文化和旅游部(下简称“文旅部”)数据,到目前为止,我国共有全国乡村旅游重点村1000个。同时,2020年1-8月,全国乡村旅游总人数为12.07亿人次,总收入5925亿元,乡村旅游从业人数达1061万人。而2019年全国乡村旅游总人次则为30.9亿次,占国内旅游总人次一半以上,乡村旅游总收入1.81万亿元。

艾媒咨询《2020年中国乡村旅游发展现状及旅游用户分析报告》则显示,2020年中国旅游用户最近一年或半年到城郊或省内乡村旅游的比例达七成。其中,18.12%的旅游用户甚至1个月内多次到乡村旅游。 

但乡村旅游也有仍待完善的问题。在宋丁看来,目前国内大部分乡村旅游项目在呈现效果上都较为平庸。

“如果每个村都只有乡村景观、田园瓜果与生态养殖,并没有自己的特色,那么也不会有竞争力。”宋丁认为,眼下国内的乡村旅游项目要做出特色,在寻找核心IP与构建成型产业链方面,还需要较长的运作周期。

中国投资协会农投委副会长熊定国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要解决上述问题,厘清运营主体是关键。

“在乡村旅游项目的开发过程中,政府应该在政策支持、主题策划以及后期品牌宣传方面多发力,企业以及行业组织则需要在执行层面承担更多责任。”熊定国表示。

长期研究乡村生态的熊定国还在项目运作层面提出了建议。他认为,乡村旅游项目在建设时必须避免大拆大建。“乡村之美的精髓就是贴近自然,与其盲目砍树、填池塘建豪华酒店,还不如将古老民居改造成特色民宿,突出核心竞争力。”

除此之外,熊定国还指出了目前乡村旅游从业者服务意识的欠缺,“希望各个企业在开发旅游项目时,除了追求收益,还能对当地从事旅游业的村民进行从业培训,构建可持续的乡村旅游模式。”

VCG111275178314.jpg

图源:视觉中国

发展农村电商产业链

作为乡村振兴的线上发展渠道,农村电商近年来已成为各农村销售农产品的重要方式。

天眼查大数据显示,我国目前已有超过29万家农副产品电商相关企业,其中,2020年我国新增农副产品电商相关企业超13万家,数量甚至超过2016-2019年新增相关企业数量之和。

随企业数量增长的还有农产品销售额。根据商务大数据监测,2018-2020年,我国农村网络销售额直线的递增,截至2020年,全国农村网络零售额达1.79万亿元,同比增长8.9%。

各大电商平台也在积极布局这一领域。2017年9月-2020年9月,阿里兴农脱贫频道的农产品销售额超过5400亿元;2019年11月-2020年11月,字节跳动全平台帮助国家级贫苦县销售商品共19.99亿元。

在此背景下,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李洪亮表示,建议在农村区域进行电商、网络直播等培训,同时打造农产品数字化产业链,让农村电商成为解决农产品销售困难、增加农民收入以及满足城市多元消费需求的重要渠道。

虽然电商已成为农产品销售的常规形式,但在财经评论员王赤坤看来,农村电商领域还有深入发展的空间。“供应和需求是农村电商的核心因素,但目前的经营环境中,供应已演化成供应链,需求则已是流量链。农村电商不具有流量优势,只能从供应链上下功夫。”3月12日,王赤坤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农村电商只有在生产、品控与流通三个环节上发力,建立强大的供应链体系,才能在“触电”过程中占据主动权。

熊定国则指出了农村电商产业链发展上的两大具体难题。“农产品质量参差不齐,采购企业难以把控品质;同时,产业链上下游利益分配不均。”熊定国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农产品在深加工环节的附加值远高于种植与初加工,普通农民很难享受到这部分的利润。

针对上述问题,熊定国认为大型企业自建农产品供应链会是一大解决措施,在他看来,大型企业具备系统整合全产业链的能力。

“只有上下游主体间存在利益关联,利益分配才有可能实现相对公平。”熊定国表示。

在打造农产品数字化产业链方面,部分企业的尝试已初见成效。目前,阿里巴巴已通过在农产品种植基地、产地仓与共配物流以及盒马、大润发等零售平台布局数字化生产、流通与零售,打造了农产品从田间走向餐桌的数字化产业链。

“这是好苗头,需要政府和社会好好扶持。”对于这类尝试,熊定国点评道。同时,他表示,在打通上下游的过程中,相关政策的出台至关重要。“在深入农村开展业务合作时,政府的支持很重要。”

政府的支持,也是王大军频繁向时代周报记者提及的字眼。

尽管已计划好村子下一步的产业发展方向,但王大军深知,刚脱贫的拉吾村要想发展产业,还需要借助外力。

“村里的景观需要开发、村民们电商卖货需要培训,这些事情都需要政府和社会各界的投入与支持。”王大军对此信心满满。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数字金融创新 推进绿色金融 助力乡村振兴——广东华兴银行亮相第十届金交会
喜马拉雅上的乡村主播:为村民办人生第一场音乐会
“关公”搬走了,荆州的古城故事怎么讲?
致力缩小地区教育差距 三七互娱公益支持52所乡村学校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