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银中国资本华平:科技创新春天已到,未来聚焦信息技术和大健康

黄嘉祥
2020-10-30 15:58:54

文/黄嘉祥

“注册制推出之后,将推动股权投资走向正循环,打通‘募投管退’四个环节。对于被投资的公司而言,不仅可以在一级市场募资,也可以上市后借助二级市场的资金把企业做大做强。”10月13日,在第二十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举办期间,软银中国资本管理合伙人华平接受《创业圈》等媒体采访时表示。

软银中国资本(SBCVC)成立于2000年,是中国第一批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基金管理公司,走过了中国创投行业二十年的发展历程,致力于在大中华地区投资优秀的高成长、高科技企业,曾投资了阿里巴巴、淘宝网、华大基因等一系列优秀企业。10月20日,中国互联网医药健康平台叮当快药宣布完成10亿元的B+轮融资,亦有软银中国资本的身影。

作为参与软银中国资本创立的三剑客之一,华平主要投资领域包括信息技术、医疗健康和新材料等行业,其投资轨迹也正是软银中国资本的发展足迹。

回顾软银中国资本20年来投资方向的变化,华平表示,过去伴随着中国互联网的发展,软银中国资本投资了一批模式为主导的互联网企业。而现在,基本上都是投资由技术驱动的公司,技术公司变成主导了,软银中国资本一直在不断优化投资组合。

“科技创新的春天已经到了,未来10-20年里会出现技术创新的黄金时代,在此背景下,软银中国资本以及我个人会围绕信息技术和大健康两个方向进行投资。”华平说。

注册制改变创投生态

2020年是资本市场深化改革重要措施集中落地的一年,继去年科创板试点注册制之后,创业板也在今年接棒成为A股第二个实施注册制的板块。10月15日,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在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上表示,证监会将选择适当时机全面推进注册制改革。

注册制改革犹如一场春雨,较大程度解决了困扰国内私募股权投资20多年的退出问题。

作为股权投资行业的一名老兵,华平亦深有体会,他于2000年参与共同创办软银中国资本,20年来,经历了中国股权投资行业充分发展的黄金时代,见证了行业20年来的起起伏伏。

华平向记者介绍,软银中国资本同时管理着多只美元和人民币基金,过去投资企业中有不少会选择在美国或香港上市,因此非常熟悉注册制退出机制,也一直期待中国推行注册制改革。

“中国A股市场推行注册制,这对于投资高科技企业有巨大的促进作用。”华平说,高科技企业的特点是回报周期比较长,拉长了投资机构退出获利的周期,因此在注册制推出之前,资本投资高科技企业的顾虑比较多。

“如果在早期投进去之后,高科技企业是需要慢慢培育的,然后才能到销售环节,才能产生利润。如果没有好的注册制,没有好的退出机制,我们是不敢去投早期的项目。”华平表示,中国实施注册制之后,退出通道进一步打开,会促使机构更多关注早期的科技项目,有助于整个行业的良性循环。

注册制改革破解了股权投资的“退出”难题,但募资难问题依然严峻。华平对《创业圈》记者坦言,当前股权投资行业募资依旧很难,现在很多VC/PE机构的资金来自于政府基金,今年受疫情影响,资金分流到抗击疫情和复工复产上,相应地流向股权投资市场的钱变少了。

一定程度上,注册制对募资也起到了正向作用。在华平看来,募资难的问题明年应该会有所改善,注册制改革之后,相信明年会有很多企业上市,资本就会变得多元化了。一方面,政府引导基金仍然会投向股权投资;另一方面,社会资本看到投资企业上市并获得回报后,很多闲置的社会资本可能也会冲进来,“很多机构的资金比较充裕,只要开个小口,对整个一二级市场资金的供需关系将带来很大的改变”。

关注技术创新龙头

这一轮A股注册制改革,给国内股权投资市场带来了深远影响,软银中国资本的投资也随之发生了调整。

目前,软银中国资本同时管理着多只美元和人民币基金,投资阶段涵盖早期、成长期和中后期各个阶段。当下,华平主要关注医疗领域,在华平的主导下,软银中国资本这些年相继投资了迪安诊断、理邦仪器、华大基因、安翰科技等多家明星企业,而这些医疗企业的背后也同样是遵循技术驱动的投资策略。

“注册制下一步改革的政策都落实之后,非营利公司也可以上市,我们投起来选择面就非常广,能真正投到那些能补充经济发展中存在短板的一些公司,如生物制药、人工智能和半导体等。”华平表示,半导体等领域技术企业早期需要一个漫长的爬坡过程,机构投进去甚至可能需要等待将近十年,这也使得投资机构在进入医疗、科技等领域时会比较犹豫。

“一般美元基金是相对比较长线的基金,但人民币基金的周期大多没有那么长,而医疗、科技等领域的投资又是长期投资,这是一个天然的矛盾。”同属软银中国资本医疗团队的软银中国合伙人江敏也表示,在疫情的影响下,投资机构更应该沉得下来,做好技术创新型的医疗赛道,“医疗是一个慢火,我们需要熬得住,资本需要跟它有深度的耦合。”

对于未来的投资方向,华平表示,软银中国资本投资的大方向没有变化,围绕科技创新与核心技术是不变的投资主线,但选择投资公司的标的有很大的变化,“技术创新科技公司一定是大方向”。

华平表示,经过多年的经济发展之后,类似于华为这样的很多公司走在了前面,但很多核心技术还处于需要追赶阶段,还有很大发展空间。未来,软银中国资本的整个战略围绕技术公司来展开,也会根据市场发展状况聚焦不同阶段。一方面继续专注于科技板块,比如人工智能等;另外一方面则是大健康,这是目前投资力度不断增加的板块。

至于选择企业的标准,华平表示,投资标准在不同阶段会不一样,但软银中国资本在投资时的初衷主要有两个:一是聚焦行业头部企业,选择有可能成为行业龙头的标的;二是选择回报率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的企业,以保证良好的财务回报。

“我们希望投一些有国际视野的公司。早期,我们作为美元基金,善于把一些国外的模式和技术带到中国来。现在我们有人民币基金,则力争把一些优秀中国科技公司推向国际。美元基金和人民币基金的结合,可以帮助这些被投企业迸发出更大的力量。”华平说。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