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三胎?专家:中国或已掉入“低生育率陷阱”,生育权应交给家庭

余思毅
2020-10-29 19:12:30
北京大学国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苏剑教授向时代财经分析,“预测放开三胎或全面放开是今年或明年的事,这次人口普查的结果一定会让决策层尽快作出决定。”

10月26日,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任泽平在最新发布的人口研究报告中称,“生育政策已被人为延误太久,应立即全面放开并鼓励生育,建议先放开三胎。”

“十四五”规划框架公布在即,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也逐渐铺开,开放三胎建议一出,激起了网上热议,“你给养吗?”“住房读书教育不用钱吗?”……

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人口研究所所长丁金宏教授10月28日对时代财经表示,“全面开放生育是大势所趋,但从生育政策的实施来看,没必要讨论开放三胎,要鼓励生育就直接全面开放。”

北京大学国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苏剑教授向时代财经分析,“预测放开三胎或全面放开是今年或明年的事,这次人口普查的结果会让决策层尽快作出决定。”

专家普遍认为,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的生育意愿大大降低,而生活成本高企也是一个直接原因,对此,苏剑认为,政府应给予一定的政策支持,除了增设托儿所、幼儿园等设施,还可以效仿国外提供医疗、生育补贴。

图虫创意-1052871023304638532.jpg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尊重家庭生育意愿

任泽平在报告中预测,中国人口将在“十四五”时期陷入负增长,2050年左右开始,中国人口总量将急剧萎缩,2100年中国人口将降至不到8亿,届时中国人口占全球比例将从当前的约19%降至7%。

自2015年10月全面开放二胎政策,迄今刚好五年。据统计,出生人口在2016年达1786万、创2000年以来峰值,但2017年即下滑至1725万,2018年再下降200万至1523万,2019年为1465万。显然,全面放开二孩,生育效果不及预期。

“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得太迟了,导致60后和一部分70后虽然想生二孩,但年龄已过。”人口与未来网主编何亚福对时代财经分析,中国出生人口从2017年以来连续三连降,由于二孩生育堆积趋于结束以及育龄妇女人数减少等原因,今年以及未来几年的出生人口也很可能继续下降。

对于任泽平的倡议,何亚福认为,“现在不但应该放开三胎,而且应该全面放开生育,把生育权归交给家庭。”他向时代财经提供一组数据,2000年人口普查显示中国的生育率仅为1.22,2010年人口普查显示中国的生育率仅为1.18。“尽管这两次人口普查存在低年龄组的漏报因素,但即使漏报率高达20%,实际生育率也不到1.5。如果不出意外,即将进行的2020年人口普查将再次证实中国已掉入低生育率陷阱。”

而在具体选择政策路径上,丁金宏则认为,绝大多数人生育两个孩子已经感到满足,只有少部分人愿意生三孩或四孩,因此他建议全面放开生育。“如果设置行政资源去监测所生是三胎还是四胎,这是对行政资源的浪费。政策应该越走越简单,不要越走越复杂。”

对此,苏剑也表示认同,“二胎政策实施后,一方面鼓励二胎,一方面却限制三胎,是不合理的。”

丁金宏认为,全面放开生育的好处在于尊重家庭生育的意愿, “如果他们想生却有困难的家庭,政府或社会可以帮助他们。如果他们不想生,也不要劳心费力去动员、鼓励。”

苏剑则指出,过去计划生育时代总是提到“提高人口质量”,然而质量再高,没有数量也无从谈起,数量还是很重要的。“人力资源本身消亡得很快,也很脆弱。如果一个人培养了几十年,天有不测风云,或发生了意外。所以,还是需要人口的数量来弥补质量的不足,以应对各种意外的出现。”

生育意愿降低,应给予政策支持

对于全面放开或放开三胎的效果如何,丁金宏并不乐观。“即便全面开放,人口也不可能大规模爆发。首先,人们的生育意愿降低;第二,生孩子的母亲人数下降。这两个因素叠加在一起,出生数和出生率肯定下降。”

中国科学院地理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贾绍凤则从社会发展阶段揭示出生率下降的必然性。他对时代财经分析,随着城市化的发展、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更加关注个人的生活质量,生育意愿大大降低,这是走过多个发展阶段的发达国家表现出来的普遍规律。

“中国新一代育龄女性的生育意愿已经与上一代人有非常大的不同,大多数不愿早生多生,甚至选择不生,社会也给予了很宽松的环境,使得总和生育率远低于世代更替水平。”

对此,苏剑持相同观点,他认为,多年的计划生育政策,改变了中国的生育文化,而生活成本高企是生育意愿低的最直接原因。

苏剑还指出,女性受教育程度提高是社会的进步,但对生育率是有抑制的。“女性教育程度提高之后,生孩子的机会成本就高了。职场受影响太大,养育小孩子牵扯精力也很多。过去‘男主外,女主内’的好处是女性压力没这么大,坏处是女性没有独立性。现代家庭分工,夫妻双方都去工作,但对于女性来说,照顾家庭和孩子负担并没有减轻。”

苏剑还提到,由于晚婚晚育的观念影响,现在很多老人跟年轻一代的年龄差距越来越大,老人难以照看孙辈,所以政府应在支持系统上发力,如托儿所、幼儿园的设置。

“现在北京海淀的孩子上课外班,一年得花好几十万。像日本在医疗教育补贴,加拿大“牛奶金”补贴等,政府要鼓励生育就应该效仿。”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时有传出儿童被拐卖,或是遭到袭击的新闻。苏剑认为,“政府要在维持社会治安上加大力度,提高拐卖儿童的违法成本。”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触礁直播新规罗永浩 “奔A”计划流产 尚纬股份回应质询陈情方案细节
欧拉全球青年共创计划第二季收官
万科瑧山海公布新销售方案,深圳政府介入社保信息审核
央行11月底意外实施2000亿MLF操作,货币政策回归常态化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