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地三季度GDP出炉:粤苏总量差距缩小,湖北反超安徽

陈泽秀
2020-10-27 01:52:07
在GDP增速方面,20个省份前三季度增速超过全国平均水平(0.7%),贵州以3.2%的GDP增速排在首位,甘肃、云南紧随其后。与上半年相比,在已经发布数据的27个地区中,除了新疆之外,其余省份GDP增速加快。其中,湖北前三季度GDP增速同比下降10.4%,降幅较上半年收窄8.9个百分点,收窄幅度最大。

时代周报记者 陈泽秀  发自广州

继2020年前三季度全国经济数据公布后,地方经济答卷亦陆续交出。中国经济最新“成绩单”亮眼。

时代周报记者统计,截至10月26日中午,除河北、黑龙江、上海和西藏,全国已有27个省(区、市)发布了2020年前三季度经济数据。

从公布的数据来看,前三季度,广东生产总值(以下简称GDP)达到7.84万亿元,位居第一,江苏、山东分列二、三位。尽管粤苏鲁继续坐稳前三,但江苏与广东的差距逐渐缩小,山东与江苏的差距却逐渐扩大。

在GDP增速方面,20个省份前三季度增速超过全国平均水平(0.7%),贵州以3.2%的GDP增速排在首位,甘肃、云南紧随其后。与上半年相比,在已经发布数据的27个地区中,除了新疆之外,其余省份GDP增速加快。其中,湖北前三季度GDP增速同比下降10.4%,降幅较上半年收窄8.9个百分点,收窄幅度最大。

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暨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胡刚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今年的疫情使得外贸出口、国际产业链受到影响。沿海省份外向型经济比重较高,受疫情的影响比较大。中西部地区以内向型经济为主,国内疫情控制得比较好,受到的影响相对小。

粤苏鲁继续坐稳总量前三

从各地已公布的数据上看,前三季度全国进入“万亿俱乐部”的省份达到21个。广东、江苏、山东经济总量优势明显,继续坐稳全国前三强。

其中,广东和江苏GDP总量均超过7万亿元大关,分别以7.84万亿元和7.38万亿元的成绩占据全国第一和第二,是目前仅有的两个前三季度GDP超过7万亿元的地区。两者的GDP合计15.22亿元,占全国总量的21%。山东GDP处在“5万亿俱乐部”,以5.22万亿元位居全国第三。

尽管前三强的位置不变,但数据背后却出现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前三强中,广东GDP增速最低,为0.7%;江苏则实现了2.5%的增长,在已公布的东部省份中排名第一,两者GDP差距由2019年前三季度的4992亿元缩小到目前的4588亿元。同时,山东与江苏之间的GDP差距在拉大。山东2019年前三季度GDP跟江苏相差9890亿元,今年这一数字扩大到21623亿元。

“江苏一直在追赶广东,前些年两者的差距比较小,后来又拉开了,今年江苏的经济增速快了点,广东相对慢,但这不影响总体的格局,”胡刚分析。

胡刚认为,江苏发展较快得益于上海的带动。当前,上海主要往科创、金融、航运等高端产业发展,大量的制造业企业转移到苏南地区,带动了江苏的发展。

而最近几年,山东青岛的发展趋缓,济南的发展势头虽然不错,但经济总量不大,导致山东缺乏像上海这样的中心城市的带动。另外,山东资源类的基础性工业比较强大,国企也比较强大,从经济结构上看,跟江苏、广东相比,缺乏活力和创新。

除了粤苏鲁,目前GDP排名4―10位的分别是:浙江、河南、四川、福建、湖南、湖北和安徽。南方省份占了8个,北方仅有2个。

“中国经济南强北弱的特征越来越明显,经济重心正在往南方转移。”北京大学国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苏剑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任何经济活动都离不开水,如果只考虑水资源的分布,上游水资源分布相对分散,很难形成大城市,人口也难以集中。尽管可以采取南水北调的措施,但成本太大。水资源在下游汇合,就可以滋养起一个大城市了。

胡刚也认为,南北方省份的差距正在拉开。他分析,原来国内经济发展比较依靠矿产资源,北方矿产资源相对丰富,南方主要发展轻工业、服装工业、食品工业等。现在经济发展主要依靠人力资源和科技创新,矿产资源对经济的贡献逐步下降,南方物产丰富、气候宜居,人口都流动到了南方,互联网经济比较发达。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一季度,受疫情影响最大的湖北经济总量由去年的第7位降至第13位,被福建、湖南、安徽等省份超越。

此后两个季度,随着湖北经济逐步恢复,GDP排名也逐渐回升:二季度湖北排在第10位,三季度超过安徽,目前暂居第9位。

前三季度,湖北在有效工作时间减少两个多月的情况下,完成GDP2.98万亿元,恢复至去年同期的九成,同比下降10.4%,降幅较上半年收窄8.9个百分点。湖北省统计局表示,全省经济从一季度“按下暂停”,到二季度“重启恢复”,再到三季度的“加快恢复”,整体经济呈现持续稳定恢复态势。

20地增速跑赢全国

从经济增速来看,今年前三季度,中国GDP同比增长0.7%,分季度看,一季度同比下降6.8%,二季度同比增长3.2%,三季度同比增长4.9%。在已经公布数据的27个省份中,20个省份GDP增速跑赢全国,1个省份(广东)GDP增速与全国持平,6个省份的GDP增速不及全国。

前三季度共有14个省份GDP增速在2%及以上,包括贵州、甘肃、云南、湖南、重庆、宁夏、江苏、江西、安徽和四川等地,除了江苏、浙江、福建,其余均来自中西部地区,尤其是西部地区占了8个。

苏剑认为,一方面,西部地区经济总量比较低,所以增速相对较快;另一方面,西部地区今年受到疫情影响较小。

贵州是前三季度唯一GDP增速超过3%的省份,为3.2%,暂时排在全国首位。自2011年以来,贵州的经济增速已连续39个季度位居全国前列。此前,贵州经济增长较快与投资增速高有关,尤其是基建投资增速高。但今年前三季度,贵州全省固定资产投资仅比去年同期增长1.0%,高于全国(0.8%)0.2个百分点。

今年前三季度贵州实体经济投资增长保持较快。前三季度,贵州全省工业投资增长13.1%,其中,煤炭、电力、信息技术等领域投资增速均超过30%。此外,服务业快速恢复,对全省经济增长的支撑作用较大。

贵州省统计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彭龙介绍,前三季度,全省服务业增加值增长2.9%,比上半年加快1.1个百分点。其中,大数据与服务业加快融合发展,促进相关新兴服务业实现大幅度增长,一些新兴服务业增速都在20%以上。

此外,贵州进出口总额增长较快。前三季度,贵州全省进出口总额385.12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22.0%,也高于全国(0.7%)21.3 个百分点。其中,出口总额317.99亿元,增长39.9%,增速比上半年加快29.6个百分点。

不止贵州,前三季度四川、重庆等西部地区外贸出口增速呈两位数增长。苏剑分析,我国的产业地理格局正在发生变化,经济发达地区人力成本、租金成本等多项成本上升,逼着制造业企业往中西部地区转移。而我国的出口主要还是制造业产品的出口,服务业出口占比不大。四川、重庆等地营商环境相对来说比较好,外贸出口增速就增长快一点。

胡刚认为,原来外贸出口都是通过沿海港口,内陆地区比较封闭。中欧班列开通后将货物运往欧洲,时间更短,运价也便宜,带动了西南地区外贸的发展。不过,胡刚强调,尽管西部地区外贸的比例在慢慢增加,但总体上还是内向型经济为主。由于外贸的总量低,所以增速看起来快。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