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弦电气逾期账款增加,补助和税收优惠占比近七成,关键部件易被卡脖子

陈鑫鑫
2020-10-16 17:01:44

时代商学院研究员 陈鑫鑫

20世纪末期随着改革开放不断推进,致富机会层出不穷,不少体系内的有志青年也选择放弃稳定的工作而步入商海。深圳市正弦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弦电气”)的创始人涂从欢便是其中之一,其2003年创立的正弦电气,目前正处于科创板IPO的问询阶段。

正弦电气近年来业绩增速较快,营收从2017年的1.71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2.81亿元,同期净利润从0.23亿元增长至0.56亿元。然而,时代商学院发现,发展过程中正弦电气也存在应收账款逾期增加,销售回款的情况恶化等问题。

而且,正弦电气的盈利颇为依赖政府补助及税收优惠,两者占利润总额的比重曾接近七成。此外,IGBT作为正弦电气产品的关键零部件,仍存在依赖进口的问题,且容易导致被卡脖子。

9月27日,时代商学院就上述问题向正弦电气发函询问,截至发稿日,对方未作回应。


一、实控人为大学教授出身

正弦电气的实控人兼创始人之一的涂从欢先生,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知识分子,其1985—1987 年任武汉水利电力学院电力系助教;1987—1993 年于华中理工大学攻读博士研究生;1993 年,年仅29岁的涂从欢便成为华中理工大学的讲师、副教授,一直任职到1998年。

此后,知识分子涂从欢并未选择继续在学界海洋中探索,而是带着一身知识储备转身步入商海,1998 年 7 月至 2003 年 3 月,其担任深圳市安邦信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邦信电子”)总工程师、总经理,随后便带着自己在华中理工大学的同事张晓光一同创立了正弦电气有限公司。

涂从欢与张晓光的友情十分稳定,双方曾一起任职于华中理工大学,此后,涂从欢任职于安邦信电子期间,又于2000年将张晓光引入安邦信电子,随后双方于2003年携手创立正弦电气有限公司,至今仍为正弦电气前两大股东和一致行动人。

二、销售回款恶化

2017—2020年上半年,正弦电气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4952.82万元、5856.37万元、6970.06万元、11844.34万元,正弦电气的应收账款增速较快。

而且,时代商学院注意到,正弦电气的应收账款逾期金额在不断提升,占比也呈上升趋势。2017—2020年上半年,正弦电气的应收账款逾期金额分别为2181.73万元、2656.6万元、4001.19万元、4183.85万元,占应收账款的比重分别为44.05%、45.36%、57.41%、35.32%。2017—2019年,逾期金额占比呈明显上升趋势,特别是2019年,而2020年上半年末的数据或受到季节性变动的影响有所降低,更多需等待2020年末的数据。

应收账款逾期比例不断增加也导致销售收现率降低(销售收现率=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营业收入),2017—2020年上半年正弦电气的销售收现率分别为 65.31%、65.93%、64.38%和 56.49%,正常情况下若企业销售回款正常,销售收现率应略大于100%,因此可以看出正弦电气的销售回款的情况较差且正在恶化。

三、盈利依赖补助和税收优惠

2017—2019年,正弦电气取得增值税即征即退金额分别为769.95万元、813.87万元和 955.23万元,占利润总额比重分别为 36.82%、25.59%和 23.59%。

2017—2019年,正弦电气取得的政府补助资金分别为884.36万元、582.01万元和 591.45万元,占利润总额的比重分别为 32.59%、12.34%和9.15%。

两者合计占利润总额的比重分别为69.41%、37.93%、32.74%,可以看到,虽占比连续降低,但正弦电气的盈利依然颇为依赖税收优惠和政府补助,特别是2017年,比重已接近七成。而且政府补助表现出明显的不稳定性,补贴金额呈减少趋势,不排除未来继续降低,影响正弦电气盈利水平的可能性。

四、核心部件仍面临卡脖子风险

招股说明书披露,对于中低压变频器产品, IGBT组件是关键的核心功率器件,技术含量高,制造难度大,因此全球范围内生产IGBT器件的厂商集中于欧洲、日本等发达国家。我国IGBT行业的芯片晶圆仍然主要依赖进口。

IGBT的重要性体现在成本占比上,在正弦电气两大主要产品通用变频器、一体化专机中,IGBT的成本占比较高且逐年提升。在通用变频器总成本中, 2017—2020年上半年,IGBT占比分别为16.34%、19.15%、20.63%、21.39%。一体化专机总成本中, IGBT占比分别为19.46%、22.83%、26.66%、27.42%。

为了减轻对进口IGBT的依赖,正弦电气也做了一些功课,其引进国产替代品牌斯达半导体并逐步发展为IGBT第一大供应商,境外品牌采购占比持续降低,从 2017年度的 73.12%下降至 2020 年 1—6 月的 47.83%。

然而,时代商学院认为,IGBT作为顶尖的科技产品,世界上仅有少数厂商有能力生产,而重要性又极大,容易在贸易摩擦中作为制约我国的手段。整体来看,虽然IGBT产品的供应中,斯达半导体占比不断提升,解决了部分依赖进口的问题。但公开资料显示,斯达半导体约一半的IGBT用芯片晶圆仍依赖进口。

且除 IGBT外,正弦电气在编码器技术、CPU 等方面器件业较为依赖外资厂商,高精度的光电编码器主要依赖进口。正弦电气核心零部件被卡脖子的风险并未消失。

【严正声明】本文(报告)基于已公开的资料信息撰写,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未经时代商学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及其他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获得授权转载,仍须注明出处。(联系邮箱:TimesBusiness@163.com)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