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安成长混合基金套牢“基民”,亏损太大不敢看账户

孙越
2020-09-22 10:36:32

时代商学院研究员 孙越

【事件概述】

在业内一直中规中矩的诺安基金,不久前因旗下诺安成长混合基金(320007.OF)业绩大幅回撤,多次被投资者送上微博热搜,创下了基金发展史上连续被怼的记录。

诺安成长混合基金成立于2009年3月,是诺安基金旗下的一只主动权益类基金,以获得长期稳定的回报为投资目标,基金经理为蔡嵩松。

时代商学院研究发现,在诺安成长混合基金成立后的前十年里,业绩表现不如人意,大幅跑输业绩比较基准。自基金合同生效起至2018年末,该基金的份额净值增长率为-4.74%,同期业绩比较基准收益率为61.14%,跑输业绩比较基准65.88个百分点。

2019年下半年开始,该基金投资风格大变,重金押注半导体单一行业,持股也高度集中。今年半年报显示,该基金前十持仓股票均属于半导体行业,持仓占比合计81.43%,第一重仓股还高达12.64%。

自7月14日至9月15日仅2个月时间,上证综指跌幅仅为-4.29%,但诺安成长混合基金净值跌幅接近30%,同期蔡嵩松管理的另一只基金诺安和鑫灵活(002560.OF)的跌幅也高达26.86%,两只基金的跌幅在所有基金中分别排名第一和第二,并引起市场热议。跌得心慌的“基民”在股吧贴出账面亏损的图片,亏损之大甚至令人不敢直视账户。

蔡嵩松的赌注或许下得比较大,有的基金业大佬也看不过眼了。“最近听说一只硬核成长类产品,基金经理从业才三年,做投资仅一年,规模从去年的十几亿迅速膨胀到当前的近两百亿,且大部分规模是今年二季度流入的,该产品基本上全仓半导体。”在长信内需成长混合的2020年中期报告中,该基金经理安昀如此吐槽。

对于市场关切的问题,9月16日,时代商学院就上述问题向诺安基金发函询问,但截至本报告发布,仍未获对方回复。

【分析解读】

一、前十年业绩平庸无奇,这两年如坐“过山车”

都说“股票有风险,投资需谨慎”“炒股不如买基金,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做”。但有些基金的操作极其激进,风险比股票还要大。自7月14日至9月15日短短两个月内,诺安成长混合基金份额净值跌幅高达27.28%,跌幅在6581只基金中排名第一,同期上证综指跌幅仅为-4.29%。

公开资料显示,成立11年来,诺安成长混合基金的基金经理已发生7次变更,蔡嵩松于2019年2月上任。据基金招募说明书,该基金的投资理念为精选个股以获得成长性溢价,严控风险以保障持续性增长。

时代商学院研究发现,诺安成长混合基金成立的前十年业绩表现极其平庸,大幅跑输业绩比较基准。

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末,诺安成长混合基金可供分配利润为-7.05亿元,基金资产净值为3.8亿元,自基金合同生效日起至报告期末的份额累计净值增长率为-4.74%,同期业绩比较基准收益率为61.14%,该基金跑输业绩比较基准65.88个百分点。此外,该基金仅在2009—2011年分红四次,合计每份派现金0.445元。

换言之,在诺安成长混合基金成立后的前十年里,该基金的表现可谓平庸无奇,更谈不上“获得成长性溢价”和“保障持续性增长”。

2019年,该基金因重仓押中半导体行业的风口而取得95.44%的净值涨幅,位居基金排行榜前列,从而吸引基民追捧,基金规模也从2019年6月末的10.7亿元升至今年6月末的161.19亿元。

然而好景不长,今年7月14日至今,该基金已有4个交易日的单位净值跌幅超6%,日跌幅最高达8.19%,其间基金净值跌幅在所有基金中排行第一,波动幅度比部分股票还要大。


从今年基金业绩表现看,截至7月14日,该基金年内收益率高达80.45%;若截至9月10日,年内收益率仅有24.38%,对年初买入的基民而言,基金回撤幅度超56个百分点。需注意的是,在该基金净值大幅回撤的期间,仍有2806只基金取得正增长的收益。

此外,9月7日,基金经理蔡嵩松管理的诺安成长混合基金、诺安和鑫灵活基金是全市场两只跌幅超过6%的基金。

时代商学院认为,基民买基金更多是看重基金的专业操作和分散投资以获得成长价值收益,而诺安成长混合基金在成立的前十年没有如期为基民获取正收益,反而大幅跑输业绩比较基准,而近两年的业绩则如坐“过山车”般大起大落,造成大批基民高位接盘,亏损严重。从过往业绩看出,该基金的投研能力和风控能力令人诟病。

二、蔡嵩松投资风格激进,基金大佬安昀在中报公开质疑

近两年诺安成长混合基金业绩暴涨暴跌与新晋基金经理蔡嵩松不无关系。

公开资料显示,蔡嵩松本科计算机专业,硕士和博士攻读芯片设计,曾先后任职于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天津飞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华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11月加入诺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任研究员。2019年2月起担任诺安成长混合基金经理,同年3月起担任诺安和鑫灵活配置混合基金经理。

由于蔡嵩松任内管理的产品回撤大,而且其从事基金投资管理时长不足两年,市场人士对其能否驾驭过百亿元规模的大资金表现出一定的担忧。

更重要的是,其近乎全仓押注单一行业的激进投资风格有违基金分散投资的初衷和理念。

据基金招募说明书,诺安成长混合基金主要投资于具有良好成长性的企业,未对行业品种进行限定。

在2019年之前,诺安成长混合基金主要投资互联网、通信、新能源汽车、食品消费等多个行业。在蔡嵩松担任基金经理后,该基金的持股品种迅速收窄,主要集中于半导体行业。

截至今年6月末,诺安成长混合的前十大重仓股均属于半导体行业,持股净值占比合计81.43%。此外,第一重仓股为圣邦股份,净值占比高达12.64%。

在基金的投资中,除了基金合同规定的对个股配置的“双十”限定外,一般基金公司出于风险控制的考虑还会对单一行业的配置比例会有一个大致的限定,这是公募基金分散投资对冲风险的重要手段。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3—2015年的创业板大牛市中,中邮基金任泽松由于重仓押注科技互联网股票而声名鹊起,走向业绩巅峰。但随着2015年牛市泡沫破裂,任泽松也跌落神坛。

时代商学院认为,作为芯片设计专业出身的基金经理,蔡嵩松投资半导体行业无可非议,但其“梭哈式”近乎全仓押注半导体单一行业的做法难免有点赌徒投机的味道。与同行相比,诺安成长混合基金的净值大起大落,也凸显该基金的择时能力和回撤控制能力偏弱,不免有用基民的钱为基金经理“投机”行为埋单的嫌疑。

“我不禁陷入深思,虽不免有葡萄好酸之嫌,但是这样真的好吗?”在长信内需成长混合2020年中报中,基金经理安昀这样问道。

【严正声明】本文(报告)基于已公开的资料信息撰写,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未经时代商学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及其他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获得授权转载,仍须注明出处。(联系邮箱:TimesBusiness@163.com)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